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乱l仑口述全过程细节

2021-10-14 10:37

 妙仙小脸一喜,喊道:“娘亲,是怪叔叔回来了吗?爹爹有没有和他一起!”

    妙瞳听到“爹爹”眉心一皱,明显有些抗拒。

    妙锦鲤知道四年前那个男人就是掌宫杉,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反正是他捅出来的,让他自己看着办,想要认两个孩子,这种表现可不行。

    “妙大人还是赶紧去看看吧,以免再起冲突,已经拦了一个时辰了。”百史说道。

    妙锦鲤回过神:“走吧,去看看就知道了!”

    几人来到学院前院,一片荒废的村子,巡逻队平日都在这个范围内巡逻。

    掌宫杉一身朴素老百姓装扮,和一群弟子对峙。

    周画听到前院有个闯入的男子,也从学院赶来,整合掌宫杉冷眼相对。

    “你是什么人?来灵学院做什么?”周画沉声质问道。

    掌宫杉面无表情,直接无视周画。

    “聋了还是哑巴!”周画态度蛮横,对于闯入着,一向如此。

    掌宫杉微微抬眸,透着一丝森寒:“本…… 我已经在这等了两个小时,来找人的!”

    周画被他盯着,莫名背脊一凉,大声喝道:“找谁!”

    “妙锦鲤和姜奎!”掌宫杉冷声说道。

    周画眉头紧皱,妙锦鲤他知道,姜奎是谁?听都没听过。

    向一旁其他巡逻的学生问道:“让人去找了吗?”

    “回队长,百史已经去找妙同学了。他说的姜奎没人知道是谁,我让一位同学去问大长老了。”

    “一点小事都去问大长老!”周画语气不满,眼前这个男人神武境十层,能认识谁。

    妙锦鲤总算赶来,见到周画和掌宫杉在对峙,喊道:“周同学,我认识,找我的。”

    周画见他们认识,脸色缓和下来,问道:“他还找什么姜奎的,你知道吗?”

    妙锦鲤愣了一下:“那个不太清楚。”

    掌宫杉有段时间没见妙锦鲤,见她还是戴着薄纱,两个孩子一左一右跟着。

    冰冷的脸色浮现一抹温和,只是两个孩子怎么好像瘦了,是学院没给吃吗。

    妙锦鲤一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冷淡问道:“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掌宫杉还以为他突然过来,会给她们一个惊醒,想象得到欣喜相聚的画面。

    这冷淡的态度让他有些懵,明明分开前才相互表露心声。

    忽然面色一震,难道他不在的两月,妙锦鲤已经有了新欢忘记旧人了吗?

    妙锦鲤看他深情奇怪,一脸无奈:“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问你话呢。”

    掌宫杉回过神:“来找你!”

    大家就在一旁静静看着他们,妙锦鲤听到如此直白的话,忍不住脸颊一红。

    “是被人扫地出门,才想着过来的吧。”妙锦鲤一想到他是四年前的那个人,就平静不下来,忍不住挤兑他。

    掌宫杉面色微变,想来妙锦鲤已经知道灵域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掌印神尊换人了。

    周画不合时宜的在一旁冷声说道:“不是学院的学生、导师不能入院!”

    掌宫杉憋了一肚子火,本来带着愉悦的心情过来,吃了闭门羹不说,还一个黑大汉在着叽叽喳喳个没完。冷声道:“要是本尊非要进去呢!”

    “凭你一个神武境十层,你大可以试试!”周画半步玄武的气息威慑掌宫杉。

    妙锦鲤一脸无奈,挡在两人中间:“行了,这事我找大长老问一下。”

    掌宫杉见妙锦鲤不让他动手,冷冷盯着周画,难道是新人是这个黑炭?

    周身杀气愈发强烈,以他的颜值、财力、和实力怎么可能让一个半步玄武鸠占鹊巢。

    周画感受到掌宫杉奇怪的敌意,一脸莫名:“那你去吧,他还不能进!”

    妙锦鲤正要回院,刚刚去找大长老的那个学生和大长老正好来到前院。

    看到妙锦鲤也在,大长老顿感头疼:“妙同学,你又惹事了?”

    妙锦鲤愣住,脑门一黑,这话问的,好像她专门惹事生非一样:“我哪惹事了!”

    大长老轻咳一声,刚刚一时嘴快,转口问道:“刚刚谁找姜奎?”

    掌宫杉脸色阴沉,冷声道应道:“我!”

    大长老看着掌宫杉那张脸,好像在哪见过,有点像灵域的掌印神尊。

    但是,感受到他的实力只有神武境十层,立即觉得自己想多了。

    那个大人怎么可能来这,他随口问道:“这位小友,你认识院长?找他什么事呢?”

    “以前认识而已,我是妙锦鲤的保镖,需要入院!”掌宫杉随口说道。

    “保镖?”大长老愣住,奇怪地看了眼妙锦鲤,一个神武境十层能保什么。

    妙锦鲤面色平淡,显然大长老没认出掌宫杉来,微微点头。

    大长老也不知道眼前什么状况,但还是要按规矩来:“要入院也行,学院有规矩,不是招生季,只能挑战灵塔成功后进入院。当初妙同学也是挑战灵塔入学院的。”

    掌宫杉并未在意这段话,看了眼周画:“他也是吗?”

    听到这突然的问题,大长老、周画、妙锦鲤愣住,一脑门问号。

    这关周画什么事……

    “他不是,是明导师招入学院的。”大长老还是回道。

    掌宫杉暗自松了口气,随后几人去到还关闭的灵塔。

    “只要安然无恙从灵塔四层回到地面,就是挑战灵塔成功。”大长老看向解释道。

    随即,灵塔的大钟被敲响,整个学院骚动起来。

    “又有人要挑战灵塔入学了?”

    “是不是有人搞恶作剧敲钟……。”

    纷纷有人赶来灵塔前,看到大长老和妙锦鲤他们都在,凑上前,不知道又有什么事。

    只见一个英俊潇洒,满脸冷峻的男人走上了灵塔。

    四周不少女学员,瞬间被掌宫杉这种高贵冷艳的气质吸引,打听着这是谁。

    妙锦鲤竖起耳朵,朝她们看去,冷冷瞪了一眼。

    几个女学员赶紧老实闭上嘴,她们可不想惹上这个女魔头,学院传遍了,萧狐月都被她杀了。

    妙锦鲤收回目光,紧紧看着灵塔上的身影。

    她当时挑战时实力可比现在的掌宫杉强,莫名有些担心他挑战失败。

    只见掌宫杉进入灵塔,没有任何阻碍一般,直接走到了四层,前后不过数息。

    然后人就从灵塔的四层下来了……

    飘逸冷峻的脸颊,引得四周女学员发出声援的喊声。

    引发一些男学生的不满,有人喊道:“是不是灵塔出问题了,随便一个神武境十层都能挑战成功。”

    大长老也觉得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这也太夸张了,如在普通平地走了一遍。

    正好周画也在,大长老便让周画入塔一试。

    周画感受到掌宫杉莫名挑衅的目光,好像在鄙视他,眉头一皱,便入塔一试。

    半步玄武的周画被二层的残魂逼得灵力耗尽,不得不从二层狼狈退出来。

    掌宫杉凑到妙锦鲤耳边说道:“本尊可不是他能比的,新人也想替旧人!”

    妙锦鲤一脸疑惑,这家伙莫名其妙在说些什么……。两个孩子乖巧点点头,看着妙锦鲤追出去的身影。

    元倾见大长老陷入媚术,赶紧喊醒他:“大长老!大长老!”

    大长老浑身一震,回过神,发现眼前妙锦鲤和萧狐月都不见了:“老夫怎么了?”

    “大长老中了媚术陷入晃神中,萧狐月要逃,妙姐姐已经追出去了。”元倾说道。

    大长老老脸一红,老都老了还中媚术的招,轻咳一声:“那就交给她处理。萧狐月不是她的对手!”

    一旁秦桧搓搓手,眼巴巴说道:“大长老,那个……五千灵值在哪领?”

    “等妙锦鲤回来问她要,是她发的悬赏,老夫可没灵值。”

    几人安静下来,在一旁等着不走,五千灵值可不是小数目,白赚的。

    不过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萧狐月忽然跑了,妙锦鲤追了出去。

    也没人解释他们的疑惑。

    一眨眼,妙锦鲤追着萧狐月已经从后山出了学院,一看对方轻车熟路的模样,早就规划好了离开路线。

    萧狐月见身后紧追不舍的妙锦鲤,只有她一个人追来,眼底的慌乱立即平复下来。

    既然速度比不过,迟早要被追上,索性停了下来。

    妙锦鲤停在了对面,笑道:“不跑了?”

    “妙锦鲤,你也太托大了,竟敢一个人追来,真以为我就这点实力吗!”

    萧狐月不知服下了什么东西,像是解开了禁锢,气势陡然攀升,一下冲破了玄武境。

    到了地武境初期。

    妙锦鲤眉头微皱:“你在学院刻意隐瞒实力!”

    “答对了,越靠前越惹人注目,我可不像你那么招摇。”萧狐月嘲讽道。

    妙锦鲤并未因为对方突破到地武境有任何波澜,面色平淡看着萧狐月。

    “你刚刚输了,告诉我四年前谁让你去京都城办的事,留你一命。”

    萧狐月目光微凝:“你想死我还不想死,没想到这样你都没死,今日你必死。要是让大人物知道你还活着,我的命都别想要了。”

    “那个银色蛇环男人,还是圆桌?”妙锦鲤试探性问道。

    萧狐月浑身一震,面露惊恐之色:“你……你……竟然知道!”

    随后又立即改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在找死!”

    说着,立即出手,直接不演了,几枚抑制灵力的银针射出。

    妙锦鲤闪身避开,面色一沉,果然萧狐月只是听命行事,就是那个蛇环男人和圆桌。

    “是不是凰族让你出手杀元倾的!”妙锦鲤继续问道。

    “凭那群魔兽也想使唤老娘!”萧狐月冷哼一声,凝聚灵力,“大媚术!”

    妙锦鲤眉头微皱,看来萧狐月和凰族没牵连。结合凰伍说的话,是圆桌下的杀令。

    粉红色灵力将妙锦鲤包围,媚术即是幻术,她最擅长的就是破解幻术。

    “你的幻术对我没用的。”妙锦鲤拿出天音琴,轻拨二弦。

    一阵琴音缭绕,粉红色灵力散去。

    眼前不见萧狐月的身影,忽然从身后传来声音:“去死吧,你以为我的媚术可不单单是幻术!”

    妙锦鲤差距到身后的攻击,想要转身,发现身体反应迟钝,来不及还手。

    要是普通神武者,肯定已经无计可施,不得不说,萧狐月的能力比秦峰高出太多了。

    妙锦鲤并未慌乱,她不单单只有灵力,还有精神力,玄品灵医可不是摆着看的。

    一道灵魂攻击,破天夺魂。

    萧狐月面目狰狞,瞬间眼前一黑,头痛欲裂,对自己的灵魂没有任何防御。

    妙锦鲤回顾身,看着倒在地上的萧狐月:“你以为我就那么简单吗?”

    萧狐月脸颊扭曲,仰视着妙锦鲤,内心感受到浓浓的恐惧。

    没想到她还是灵医,四年时间,竟然让一个废物变得这么厉害。

    “圆桌到底代表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对我和元倾下手!说出你知道的,饶你一命。”

    萧狐月没有理会妙锦鲤的话,一声惨笑。

    四年前,她向圆桌和红衣使者误报了妙锦鲤已经死了的消息,如今让对方成长至今,她在圆桌已经没有活路。

    没有任何征兆,萧狐月把银针朝她自己心脏位置的灵墟插了进去,灵力溃散。

    脸色煞白,满口鲜血,狠戾笑道:“我活不了,你和元倾也活不了多久。哈哈哈!”

    妙锦鲤面色难看,宁愿死都不愿透出圆桌的信息,一个地武境强者说死就死了。

    这个圆桌,恐怕远比她想象要恐怖得多,唯一的线索又断了。

    妙锦鲤随意把她就地埋葬,离开了山林。

    回到学院紫罗舍,大长老和元倾他们都还在。

    见妙锦鲤回来,纷纷迎上前,大长老看她身后没人,问道:“被她跑了?”

    “死了!”

    几人闻言,面色一震,一旁不明所以的秦桧等人更是一脸震惊。

    “死了?”大长老有些意外,“你杀了她?”

    妙锦鲤摇摇头:“她自杀了。”

    大长老见眼下人多口杂,没有继续多问,转口说道:“他们还在等你的灵值。”

    妙锦鲤将灵值划转给他们,周画眉头紧皱,忍不住问道:“大长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学院已经可以允许互相残杀了吗?这还是灵学院吗!”

    秦桧见有机会踩妙锦鲤,自然不甘落后:“是呀,大家虽然平时有竞争,也有灵斗,但都不可能伤及性命。最近灵学院都成什么样子了!五杰死了,怎么跟大家交代。”

    大长老同样眉头紧皱,这事他也发愁,他相信妙锦鲤的话,但是不能服众。

    这里毕竟是学院,五杰都丢了性命,这是多大的事。

    妙锦鲤面无表情,冷声道:“需要什么交代,她先暗袭元倾,再逃跑自杀。你们想要求证可以从后山离开学院走十几公里便能看到,我埋她的地方。大可验证!”

    大长老叹了声:“还是将她先带回学院再处置吧。”

    “此事交给大长老定夺便好,我们先走了!”

    妙锦鲤说完,带着元倾和两个孩子回到竹舍。

    刚回到竹舍,两个孩子见妙锦鲤脸色平淡,知道她在生气,乖巧坐在一旁。

    元倾率先开口问道:“妙姐姐,萧狐月是凰族的人吗?”

    妙锦鲤回过神,摇摇头:“应该不是,她虽然没直接回答,但不像凰族派来的。应该是圆桌的人,一直盯着学院的动静。”

    元倾对圆桌并没有任何记忆,不知道哪得罪他们了。

    “不用想太多,这些事只有自己不断强大,才能想明白的。”妙锦鲤安慰道。

    正说着,门外严少坤带着加入巡逻队的百史过来。

    “妙姐姐,我们找你好久了,老史说前院有个熟人找你!”严少坤说道。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乱l仑口述全过程细节

    “熟人?”妙锦鲤一脸疑惑,她能有什么熟人,问,“谁呀!”

    百史从妙锦鲤身上感受到浓浓的威压,这段时间全是关于她的传说。

    他们早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恭敬接过话:“就是之前一直在妙大人身边的那个保镖,还好我认识,不然就起冲突了。”

    妙锦鲤浑身一震,掌宫杉找来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女生睡觉去弄会不会醒 为什么搞的时候要盖被子
上一篇:快再深一点娇喘视频床震亲胸 边亲边做边娇喘视频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