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台要了她三次 安全期射在里面怀孕率多少

2021-10-15 09:33

 刘依清脑袋里满是浆糊,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的话让大魔王不开心了。

    自己也算是实话实说嘛,又不是故意找茬。

    来到了病房之后,患者的家属也是眼巴巴的看着刘半夏。

    现在是真的担心啊,啥情况都不知道。

    刘半夏来到了患者的跟前,将引流管位置上的纱布掀开,盯着仔细的愁。

    刘依清看了看,也凑过来跟着一起瞅。

    “看出来了啥没有?”刘半夏问道。

    “呃……,我再瞅瞅。”刘依清说道。

    她都不知道该注意啥,现在能看出来啥。

    这次看得就更加的认真了,好像问题是处在这个创口上?

    看啊看得,她还真就看出点问题来,“刘老师,这个创口吧,表现得有些怪怪的呢。虽然时间有些长了,是不是也失活得太厉害?”

    “那么接下来咋办?”刘半夏又接着问道。

    “呃……,这个吧,这个是特例还是别的缝合口也是这样呢?会不会是因为凝血原因造成的啊?”刘依清有些迟疑的问道。

    “那不是问你呢吗,你说该咋办。”刘半夏说道。

    “这个吧,要是稳妥一些呢,就把别的缝合口拆开一处,看看啥样。但是对患者也是有一定的侵害性的,毕竟拆完了还得缝。”刘依清说道。

    “要不然直接做肌肉组织活检呢?有这样的指征不?关键是我现在还判断不好这是身体原因造成的,还是凝血障碍造成的啊,凝血障碍也是有可能的吧?”

    “医生,你们说该咋弄啊?到底该咋检查,你们说咋检查都行,不怕花钱。”患者家属也凑了过来。

    “别着急啊,现在有了一丢丢的眉目,我们再研究一下。”刘半夏笑着说道。

    “医生,不用研究,先检查,检查完了你们再研究呗。”患者家属说道。

    “那样不行啊,那样就会浪费很多钱,还会折腾她。”刘依清一本正经的说道。

    “刘主任,有眉目了?”这时候陈学海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

    “消息倒是蛮灵通的,过来看看这个插管处的创口。”刘半夏说道。

    陈学海走到了跟前,同样仔细观察起来。

    “肌肉组织失活、癫痫、乳酸性酸中毒,是不是可以确诊了?”看过之后陈学海问道。

    “刘依清的想法是先拆开一处缝合创口再看看,或者直接给患者的肌肉组织做活检。”刘半夏笑着说道。

    刘依清有些傻了。

    啥叫我说的啊?咱那不是顺着说的嘛,也不知道这位患者到底是个啥情况啊。

    “大胆一些,直接肌肉组织活检吧。”陈学海笑着说道。

    “也省得来回折腾患者了,指征还是比较明显的。刘依清,有没有想到可能是什么病症?”

    刘依清茫然的摇了摇头。

    “这个病啊,可能是一种线粒体遗传病。表现类型为脑肌型,只是因为现在她这个状态,所以才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卒中症状。”陈学海笑着说道。

    “医生,这个是遗传病?就搞成了这个样子?”患者的家属有些不淡定了。

    他一直以为是车祸撞的,然后成了这样呢。

    “从目前的表现上看有些像,这种病症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呢,患者的身体出了问题,无法给身体内各个系统的运转提供应有的能量。”刘半夏说道。

    “她最近这段时间不是在健身吗?对于碳水化合物的摄入肯定也是进行控制的。又加上健身的消耗,这就造成了她身体内的能量缺失。”

    “再加上这次的车祸,让她的身体也需要更多的能量来修复。人的身体啊,没有能量的话,就啥都玩不转。”

    “所以才会有了现在一系列的症状,无法分泌体内的糖分,造成了乳酸性酸中毒,也让她身体上的创伤表现的很严重。”

    “医生,那要是真的是啥遗传体病,能治吗?”患者家属问道。

    “治是治不了的,只能维持。尽可能给身体提供更多的能量和补充剂呗,稍后我们的调整手段也是这个。”刘半夏说道。

    “虽然还没有采样活检,我们可以先这么来。有可能在活检结果出来之前,她的症状也就有了改善。”

    患者的家属虽然也听到了一个很坏的结果,但是也听到了好消息。现在就没心思去管那个坏的了必须要先看看能不能有改善。

    “刘依清,你做肌肉活检采样吧。”陈学海说道。

    “好的,陈主任。”刘依清赶忙应了一声。

    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刘半夏和陈学海的心情都很畅快。

    “刚刚在办公室里还在琢磨呢,到底是什么情况。考虑了很多种可能啊,就是忘了考虑线粒体遗传病。”陈学海说道。

    “这个病的发病率其实并不是很高,也是被国家纳入了罕见病目录的。而且患者的表现吧,还略微有些特别。”刘半夏说道。

    “如果她不是车祸入院,没有肺挫伤,而是正常的病症发展,咱们还能够往那边考虑考虑。这次的车祸啊,就成了药引子一样,一下子把所有症状都给点燃了。”

    “现在治病,真的是太操心了。防不胜防。再拖下去,我估计脾脏的血肿都会破裂,到时候不管是缝合还是摘脾,对患者的侵害也都很大。”

    “希望咱们走对了路子,最起码能够把脾给保住。这要是跟外边说,就被电动车撞了一下,摔得不严重,伤得反倒很严重,恐怕都没人信。”

    “不过咱们大体的判断思路还是对的,只是没有想到病因是这个罢了。也没啥,我也得跟王欢与彭博通报一声。”

    陈学海笑着点了点头,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还得给患者开药啊,有一些补充剂目前没有办法口服,就只能静脉滴注。还有高能量补充液,也需要给患者安排上。

    目前身体无法产生足够的能量,就需要外部补充。等患者的情况有所恢复的时候,再慢慢撤量。

    这是患者的根本性问题,如果这个不解决的话,恐怕患者别的病症也很难痊愈。

    回到了楼下,把这个情况跟王欢和彭博一说,这俩人也是很感慨。

    “要是这么说的话,患者还是比较幸运的。你们说,患者之所以被电动车撞到,是不是也有了一些卒中表现呢?”彭博说道。

    “这个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这样的表现本来要是不留意的话,也很难发现。”刘半夏说道。

    “骑自行车总比开汽车的时候发作强,要是开车到时候发作了,指不定会造成多大的事故呢。”

    “现在的事啊,有时候真的是说不好。”王欢摇了摇头。

    就按照他们现在的考虑来看,这次患者入院还真是好事情呢。

    因为患者的病症表现就是脑肌型的,会有癫痫和卒中综合症、高乳酸的病症表现。

    不管是癫痫还是卒中,只要发作了,患者的危险性都会非常大。而对于这个病来讲,如果不进行控制和调整的话,发作会越来越频繁。

    而患者要是因为这两个病症入院检查呢?恐怕也要检查好久才能够确诊。

    因为那时候更多的都是在关注脑内的情况,没准腰椎穿刺都得来上一遍。经过几天甚至是十几天的观察之后,才会往遗传性线粒体病方面来考虑。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创口能够直观的观察,帮助他们做判断。

    “对了,这个病是母系遗传的吧?”王欢问道。

    彭博点了点头,“是母系遗传的,卵子和精子的细胞核结合是对等的,但是细胞质的结合远远不对等。”

    “突变的线粒体基因就会通过卵子细胞质的线粒体遗传给下一代,如果是女孩,还会接着传。要是男孩呢,表现为散发的偶然事件,遗传的可能非常低。跟患者家属讲了吗?”

    刘半夏摇了摇头,“还没讲呢,等患者的情况有所好转的,然后再跟他们说吧。这个事情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双方之间的感情,产生的影响比较大。”

    “确实是这么回事,得多注意一些。”王欢说道。

    “你小儿普外科的手术琢磨得咋样了?今年就接着放卫星呗,一年放一颗,我觉得挺好的。”

    “啥叫放卫星啊。”刘半夏哭笑不得的说道。

    “咋不是呢?前年的小切口,去年的noses,今年不就找落到了小儿普外科上了嘛。”王欢说道。

    “明年准备鼓捣点啥?骨科、心外?小儿普外科好歹大方向上来讲还是在普外科,骨科和心外这就有些技术含量了。”

    “哎……,我现在都不敢去多想,想多了脑壳疼。”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就好像欠了很多债那样的感觉,可是吧,又不敢有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那样的想法,是真愁啊。”

    听到他的话,王欢和彭博乐了起来。

    哪怕刚刚刘半夏解说的时候也说是因为刘依清说的“全身性功能紊乱”,然后他才想到的这个病。

    但是毕竟是想到了啊,这就比他们都领先了好多。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病症都是明明白白的摆在这里,差的就是那灵机一动。
“以前在里经常看到什么牵机毒,几种毒素混合在一起,治了这个那个就会变得严重。咱们这位患者虽然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处理起来也很棘手啊。”

    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这个未知的病症,对于患者的身体有着巨大的影响。而她的肺挫伤,又把一些原本应该存在的问题给掩盖得严严实实。”

    “咱们现在就算是把肺挫伤这层皮给扒下去,也看不到里边的实际情况。而且这层皮,也是真的很难扒啊。”

    “现在最要紧的,是得把她的这个高乳酸血症给查清楚。我个人来讲,还是倾向于内分泌系统的原因。”彭博说道。

    “正是因为某种病症导致了她的高乳酸血症,所以才会让她在我们帮助调整电解质到时候,也出现了乳酸性酸中毒。王医生有啥方向没?”

    “查起来有些费劲啊,各种可能的原因都会有影响。人体的内分泌系统也比较复杂,只能一点点的排除。”王欢说道。

    “通过现在的血氧情况,最起码能够排除掉供氧问题造成的影响。是有了酸中毒之后,血氧和血压才会继续掉的,但是她的癫痫呢?会是因为乳酸性酸中毒引起的吗?”

    “所以这位患者的因果关系才不是那么好倒,低血压和脾肿大究竟是因为出车祸后造成的影响,还是原本就有,只不过是因为车祸给掩盖了,理不清。”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患者的凝血时间,应该比咱们昨天手术前检查的时候,变得更差了。”

    “你们看胸腔的引流管内,血液占比还是比较多的。正常来讲,梁医生已经做完了止血手术,经过一夜的时间,现在顶多是有一些渗液。”

    听到他的话,大家伙齐齐看向了胸腔的引流管。

    可不就是这样嘛,引流管里还有血液。这又不是真正大出血患者,昨天做手术之前的凝血测试也是正常的,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有些不正常了。

    这都不用继续去测定凝血时间,肯定也是出了问题的。

    “目前我们的方案是先给碳酸氢钠和葡萄糖,接下来呢?是先检查还是先观察?”陈学海问道。

    听到他的问话时候,大家伙齐刷刷的看向了刘半夏。

    因为接下来要是做检查的话,那就太多了。尤其是内分泌系统的检查,上全套的话差不多得忙活一天。

    “都看着我干啥啊,我现在也有些懵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拿个主意吧,我们更多的还是只关注自己涉及的范畴,你平时接触各个科室的情况多一些。”王欢说道。

    “要是硬让我来建议的话,我觉得还是应该先观察。”刘半夏说道。

    “首先一点,现在患者的血压也不怎么高,怎们也在做缓慢补血处置。要是再检查呢,还得抽几管血,对于化验的准确度来讲,会有一些影响。”

    “第二个原因,就是患者目前的凝血时间了。脾脏上还有撕裂伤,检查的话,来回折腾,我担心会把包膜弄破,到时候还得上台。”

    “所以我的意见就是先观察,最起码咱们也要观察到中午。如果咱们的碳酸氢钠和葡萄糖补充调整,能够让患者的情况有了好转,咱们就省心了。”

    “病因可以慢慢探寻,关键还是患者的健康。这个肺挫伤对患者的影响也比较大,还是以稳为主比较好。”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这位患者的情况要多留心。”陈学海点了点头。

    暂时的会诊,就算是告一段落。虽然说还没有搞清楚患者的真正病因是啥,多少也有了一个应对的方向和方法。

    这样的方法看起来有些赖皮,可是目前患者的生命体征相对稳定,也给予了碳酸氢钠和葡萄糖,可以先看看效果。

    “刘老师,那位患者到底是啥情况啊?”

    等刘半夏回到了大厅后,刘依清好奇的问道。

    “现在也是判定不出来啊,先观察,然后再看看上什么样的检查。”刘半夏说道。

    “你没去跟那位幻肢痛的患者做游戏去?得坚持啊,每天玩上一次,说不准啥时候就能有效果了呢。”

    “下午的,上午来就诊的患者多一些。”刘依清说道。

    “刘老师,这是您现在忙吗?”这时候苗瑞问了一句。

    “患者什么情况?”刘半夏问道。

    “刚刚送诊的患者,据急救员描述,患者昏倒前疑似醉酒状态,走路歪歪斜斜。摔倒后,磕到了头部,有撕裂伤。”苗瑞说道。

    “诊断时发现患者意识不清晰,表现上来看也是明显醉酒状态。不过并没有嗅到酒味,患者血压有些低,现在送去拍头部ct了。”

    “那就只能看看结果了,也可能是头部有原发性病灶。什么原因让你变得有些迷惑?”刘半夏说道。

    “就是患者的表现,如果是脑瘤压迫到了神经,患者确实也会有行为改变,但是我好像没有看到类似醉酒状态的患者。”苗瑞说道。

    “刘老师,您说这位患者是不是也嗑药了啊?对了,年纪不大二十七岁。是摔倒在自己的车边,被热心群众打电话送医的。”

    “你是想做毒理检测啊,不过现在还不够支持。”刘半夏笑着说道。

    “检测,自然就会产生费用。仅仅凭借目前的状态,还是无法判定的。不过你也可以先做一些体表检查,看看有没有针孔。”

    “如果只是嗑药的话,那个就没办法了。除非患者产生了相应的幻觉症状,我们才可以有这样的倾向。现在有吗?”

    苗瑞摇了摇头,“没有,就是看起来像是醉酒。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还是通顺的句子。”

    “有这样的倾向性判断很好,不过我们可以有一定的判断倾向,但是给患者的检查还是要以指征为准。”刘半夏说道。

    “咱们国内不像是国外,要是国外的话,那玩意泛滥成灾,都差不多成了入院的首选检查了。”

    “好的,我明白了。”苗瑞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他刚刚还真的是差点就给开一个毒理检测,不过控制住了自己。当时的想法就很直接,现在想想确实有些冒险。

    万一患者是别的病症,等出院的时候发现单据里有毒理检测这一项,没准就会闹情绪。

    当医生的可不容易,检查也不是那么好开的。

    也算是帮苗瑞处理了一下接诊上的小问题,哪怕这个问题以前他也经常说。

    但是接诊的过程中,很多问题的表现也是多种多样的,也需要认真剖析才行。

    而刘半夏的心中就一直琢磨着那位肺挫伤的患者,观察是保守治疗。但是不能因为有了这个决定,然后就不管了。

    也需要预想一下或者说进一步剖析患者的情况,看到刘依清和李浩手边上没有活,他就把患者的基本病症表现给写了出来,让他们俩带着实习生讨论。

    “真的是太难了,这个病症光看这些,不检查的话,恐怕是搞不出来结果的吧?”

    讨论了一会儿后刘依清问道。

    “所以才会让你们讨论,有没有人有啥大胆的想法?干活的空余时间琢磨一下。”刘半夏说道。

    “观察到中午,下午就得上仪器检查了。也是蛮困难,要尽可能少做一些,不能胡乱的做啊。”

    “不好搞,开始只是车祸伤,然后是肺挫伤,接着又是横纹肌溶解、乳酸酸中毒、凝血障碍,谁知道到底哪个病症是最开始的病症啊。”刘依清说道。

    “没准也可能就是肺挫伤很严重,然后导致了身体机能的一系列缺失。现在看起来都像整个身体出了问题,只要脾脏的血肿别因为凝血障碍再破掉,那就是成功的。”

    “刘医生说得太对了,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没有折腾患者去检查,而是选择先观察。”刘半夏竖起了大拇指。

    “哎呀,刘老师,正经点,探讨患者病情呢。”刘依清无奈的说道。

    “有空就琢磨一下吧,估计陈主任那边也在讨论呢。毕竟是收入他们科室的患者,还是梁晓琳主刀的。”刘半夏说道。

    “嘿嘿,一会儿我找琳琳探听一下消息去。”刘依清美滋滋的说道。

    “好家伙,许一诺不在,你都成了包打听了。”刘半夏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不是今天大家伙都很卖力、很主动,我就有些闲了嘛。”刘依清说道。

    “不过这位患者的情况进展的好像越来越快的样子,也不能是因为脾脏的原因,所以导致的凝血时间延长啊。”

 

手术台要了她三次  安全期射在里面怀孕率多少    “现在是代谢出了问题,真担心还会有别的器官也出问题。横纹肌溶解本来就有一定程度发作肾衰竭,脾现在还这样,肝脏也受到了影响,来个多器官衰竭,可就危险了。”

    “呃……,刘老师,你那么看着我干啥?其实也未必会发展到那个程度,现在仅仅是患者恢复的慢一些罢了吧?”

    越说到后边,刘依清就越心虚。

    “跟我走吧,看一眼患者去。”刘半夏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往电梯走。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若若 小东西我们两个
上一篇: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而已视频 不能掉出来晚上回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