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吗那就自己动 要撑爆了装不下了

2021-10-16 14:24

 苏清浅亲昵地刮了下慕容昂的鼻梁,这回不仅给慕容昂带了薄荷糖,还有薄荷香包,一个她特制的夜光灯。

    “晚上看书困,可以用薄荷糖醒神。”

    这么小的孩子都懂得用功,真乖,这就是传说中别人的孩子。

    看着苏清浅一脸羡慕的表情,裴涣舒展了眉头,调侃道:“夫人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不更好吗?”

    苏清浅白了男人一眼,不说话。

    天天晚上研究生孩子的问题,还不够吗?

    “殿下,糖已经交给皇后娘娘,你看都打雷了,早些回去吧!淋雨会生病的。”

    慕容昂道了谢,和两人告别。

    一声雷后,狂风大作,天阴沉着,眼看就有一场暴雨。

    两人找了个地方避雨,这个宫殿和别的地方不同,虽打扫过但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件摆设都没有。

    按理说,这个宫殿在御花园附近,该有人住才对。没人住,却有人天天打扫卫生,好奇怪。

    裴涣松开了苏清浅的手,从厅上走到了卧室,卧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画,画中的女人很美,凤颈龙目,伏羲之相。

    那双眼和裴涣很像。

    临窗前的梳妆台上还有一枚造型古朴的发簪。

    裴涣望着那副画良久,才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外头大雨如倾盆,天空黑压压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画像是你娘的?”

    男人回头,表情十分凝重,“她是你婆婆。”

    苏清浅满脸黑线,她每天都按规矩给公婆上香,合着白讨好了呗。

    “她以前住在这里?环境不错。”

    裴涣将那幅画收起来,面无表情地道:“这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这个地方离先帝的寝宫最近。”

    半个时辰左右,雨停了,两人回王府去,一路无言。

    回裴家苏清浅将那幅画接了过来,将画挂在了他的书房里,外面再用一张画盖住。

    裴涣的出身是个尴尬,以至于爹妈都不愿意承认,等到他不需要父母的时候,才想到还有这么个儿子,迟了。

    “我其实和你也差不多吧!”苏清浅坐到了男人身边。

    不,她更惨,现代的她父母在生下她便抛弃了,这个身份的母亲被父亲害死,父亲从来没把她当成女儿。

    裴涣什么也没说,握紧了女人的手。

    “以后,你有我,我也再不是一个人。”

    苏清浅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轻轻应了一声。

    晚饭苏清浅留在书房陪着,上官云端每天都会做各种吃食送来,哪怕知道裴涣一次也没吃过,也从不死心。她深信,裴涣对自己一定还有情。

    当看到窗户两个声音,上官云端诧异地问小厮,“你们主子不是不许别人进书房,那书房里的女人是谁?”

    小厮都被上官云端感动到了,“是我们三夫人,除了三夫人,别人要是进书房都会被罚。上次林夫人闯进去,爷直接把人丢了出来。”

    上官云端面色虽看不出变化,手指却在颤抖。

    “那你们三夫人还真得宠呢!”上官云端自嘲地说了一句。

    刚准备走,正巧苏清浅从屋里出来,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苏清浅缓缓地走下台阶,看到上官云端手里的食盒,有点想骂娘的感觉。别人都成亲了,还死皮赖脸地缠着,呸,还是什么堂堂大越国的公主呢!

    “公主来的不巧,饭呢我们已经吃过了,下次送早一点,我会给好评。”苏清浅挑衅道。

    上官云端心中正气恼,听到苏清浅挑衅的话,气的胸膛起伏,“为了早日修成正果,受点磨难算什么,哎,三夫人知不知道三爷最喜欢什么?最不喜欢什么?”

    她故意凑近苏清浅,“他最不喜欢女人穿黄色的裙子,最不喜欢你身上的薄荷味儿。”说罢得意地笑着离开。

    苏清浅摇摇头,她身上有薄荷味儿不是一天两天,裴涣还曾对她说,浅浅,你身上好香呀!

    有些问题,不是针对东西,是针对人。

    等苏清浅走远,上官云端再次回去,站在门口冲着房间里的人喊道:“涣哥哥,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我知道,你是利用苏清浅来气我,对不对,你明明最讨厌薄荷味儿。”

    “咱们和好吧!不要再互相伤害了。”上官云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守在门口的小厮走下台阶,恭敬地道:“公主,爷请您进去说话。”

    上官云端挺了挺胸膛,自信地扶着侍女的手,莲步轻移。

    男人坐在书桌后,她进来也没能让他多看一眼。

    “你还想说什么?”

    上官云端朝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走过去,替裴涣倒了一盏热茶,闻到茶味立刻放下,到门口吩咐人准备新茶送来。

    茶里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以前裴涣闻到这个味道就会生气。

    裴涣却不动声色地端了起来,喝两口茶,继续看公文。

    “涣哥哥?”上官云端瞪大了眼睛,他真的变了吗?连最讨厌的东西竟然都能用。

    裴涣斜眼看着眼前的女人,上官云端竟然用依恋的眼神看着自己,没错,就是依恋,男人身子靠在椅子上,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坻,傲慢慵懒,散散洋洋的语调:“公主以后无论人前人后还是叫我秦王,别让人误会。”

    伤害不大,侮辱极强。上官云端脸色煞白,美目有些湿润,一副受伤的表情,“涣哥哥,为了你我什么都放弃了,你知道外界是怎么说我的吗?”

    “我已经受到教训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说着,上官云端一把夺过裴涣的茶,目光坚定地说道:“你连最讨厌的东西都能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裴涣挑了下好看的眉头,眸光有点冷:“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么?”

    “我喜欢的只有她,这茶是她泡的,我就喜欢,我现在就喜欢薄荷,不喜欢牡丹,喜欢她的一切。”

    上官云端只觉心口像是被人重重地捶了一拳,疼的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喜欢是她,这三个字在上官云端的脑海里不断重复。

    “不,我不信!”上官云端眸低蓄满了泪水,她再也不顾忌什么,朝男人的怀里靠了过去,“涣哥哥,你骗我的对不对?” 苏清浅亲昵地刮了下慕容昂的鼻梁,这回不仅给慕容昂带了薄荷糖,还有薄荷香包,一个她特制的夜光灯。

    “晚上看书困,可以用薄荷糖醒神。”

    这么小的孩子都懂得用功,真乖,这就是传说中别人的孩子。

    看着苏清浅一脸羡慕的表情,裴涣舒展了眉头,调侃道:“夫人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不更好吗?”

    苏清浅白了男人一眼,不说话。

    天天晚上研究生孩子的问题,还不够吗?

    “殿下,糖已经交给皇后娘娘,你看都打雷了,早些回去吧!淋雨会生病的。”

    慕容昂道了谢,和两人告别。

    一声雷后,狂风大作,天阴沉着,眼看就有一场暴雨。

    两人找了个地方避雨,这个宫殿和别的地方不同,虽打扫过但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件摆设都没有。

    按理说,这个宫殿在御花园附近,该有人住才对。没人住,却有人天天打扫卫生,好奇怪。

    裴涣松开了苏清浅的手,从厅上走到了卧室,卧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画,画中的女人很美,凤颈龙目,伏羲之相。

    那双眼和裴涣很像。

    临窗前的梳妆台上还有一枚造型古朴的发簪。

    裴涣望着那副画良久,才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外头大雨如倾盆,天空黑压压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画像是你娘的?”

    男人回头,表情十分凝重,“她是你婆婆。”

    苏清浅满脸黑线,她每天都按规矩给公婆上香,合着白讨好了呗。

    “她以前住在这里?环境不错。”

    裴涣将那幅画收起来,面无表情地道:“这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这个地方离先帝的寝宫最近。”

    半个时辰左右,雨停了,两人回王府去,一路无言。

    回裴家苏清浅将那幅画接了过来,将画挂在了他的书房里,外面再用一张画盖住。

    裴涣的出身是个尴尬,以至于爹妈都不愿意承认,等到他不需要父母的时候,才想到还有这么个儿子,迟了。

    “我其实和你也差不多吧!”苏清浅坐到了男人身边。

    不,她更惨,现代的她父母在生下她便抛弃了,这个身份的母亲被父亲害死,父亲从来没把她当成女儿。

    裴涣什么也没说,握紧了女人的手。

    “以后,你有我,我也再不是一个人。”

    苏清浅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轻轻应了一声。

    晚饭苏清浅留在书房陪着,上官云端每天都会做各种吃食送来,哪怕知道裴涣一次也没吃过,也从不死心。她深信,裴涣对自己一定还有情。

    当看到窗户两个声音,上官云端诧异地问小厮,“你们主子不是不许别人进书房,那书房里的女人是谁?”

    小厮都被上官云端感动到了,“是我们三夫人,除了三夫人,别人要是进书房都会被罚。上次林夫人闯进去,爷直接把人丢了出来。”

    上官云端面色虽看不出变化,手指却在颤抖。

    “那你们三夫人还真得宠呢!”上官云端自嘲地说了一句。

    刚准备走,正巧苏清浅从屋里出来,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苏清浅缓缓地走下台阶,看到上官云端手里的食盒,有点想骂娘的感觉。别人都成亲了,还死皮赖脸地缠着,呸,还是什么堂堂大越国的公主呢!

    “公主来的不巧,饭呢我们已经吃过了,下次送早一点,我会给好评。”苏清浅挑衅道。

    上官云端心中正气恼,听到苏清浅挑衅的话,气的胸膛起伏,“为了早日修成正果,受点磨难算什么,哎,三夫人知不知道三爷最喜欢什么?最不喜欢什么?”

    她故意凑近苏清浅,“他最不喜欢女人穿黄色的裙子,最不喜欢你身上的薄荷味儿。”说罢得意地笑着离开。

    苏清浅摇摇头,她身上有薄荷味儿不是一天两天,裴涣还曾对她说,浅浅,你身上好香呀!

    有些问题,不是针对东西,是针对人。

    等苏清浅走远,上官云端再次回去,站在门口冲着房间里的人喊道:“涣哥哥,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我知道,你是利用苏清浅来气我,对不对,你明明最讨厌薄荷味儿。”

    “咱们和好吧!不要再互相伤害了。”上官云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守在门口的小厮走下台阶,恭敬地道:“公主,爷请您进去说话。”

    上官云端挺了挺胸膛,自信地扶着侍女的手,莲步轻移。

    男人坐在书桌后,她进来也没能让他多看一眼。

    “你还想说什么?”

    上官云端朝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走过去,替裴涣倒了一盏热茶,闻到茶味立刻放下,到门口吩咐人准备新茶送来。

    茶里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以前裴涣闻到这个味道就会生气。

    裴涣却不动声色地端了起来,喝两口茶,继续看公文。

    “涣哥哥?”上官云端瞪大了眼睛,他真的变了吗?连最讨厌的东西竟然都能用。

    裴涣斜眼看着眼前的女人,上官云端竟然用依恋的眼神看着自己,没错,就是依恋,男人身子靠在椅子上,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坻,傲慢慵懒,散散洋洋的语调:“公主以后无论人前人后还是叫我秦王,别让人误会。”

    伤害不大,侮辱极强。上官云端脸色煞白,美目有些湿润,一副受伤的表情,“涣哥哥,为了你我什么都放弃了,你知道外界是怎么说我的吗?”

    “我已经受到教训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说着,上官云端一把夺过裴涣的茶,目光坚定地说道:“你连最讨厌的东西都能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裴涣挑了下好看的眉头,眸光有点冷:“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么?”

想要吗那就自己动  要撑爆了装不下了

    “我喜欢的只有她,这茶是她泡的,我就喜欢,我现在就喜欢薄荷,不喜欢牡丹,喜欢她的一切。”

    上官云端只觉心口像是被人重重地捶了一拳,疼的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喜欢是她,这三个字在上官云端的脑海里不断重复。

    “不,我不信!”上官云端眸低蓄满了泪水,她再也不顾忌什么,朝男人的怀里靠了过去,“涣哥哥,你骗我的对不对?”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 施主就让贫僧进去吧 师兄一前一后一起
上一篇:想把你抱着C 花式睡你1∨1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