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你抱着C 花式睡你1∨1

2021-10-16 14:16

 狗叫。

    “汪汪汪”

    叫的很凶。

    张文睁开眼,发现外面天已大亮。

    他刚想起床,就听见外面传来小云的声音:“大黑!”

    “呜呜~”大黑乖巧的不再叫唤。

    小云发现有人在敲门,打开门栓拉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个衣服鲜亮的漂亮女孩,年纪和她差不多大。

    “你们找阿文?”小云怯怯的问。

    一大早就来找张文的任婷婷脸色却不大好,她上下打量着小云。

    小云不施粉黛,却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穿着也十分的朴素,却有几分美艳。

    “你是?”任婷婷奇怪的问,她知道张文一个人住,此时却钻出来个女人。

    在小云不知怎么回答的时候,张文已经听见动静,披上衣服出来:“找我有事?”

    “嗯。”任婷婷不得不放弃追问小云,她担忧的牵着任珠珠过来,说道:“珠珠昨天晚上就像中邪了,一会儿说这儿有鬼,一会儿说那里有鬼。”

    张文朝任珠珠看过去,

    她脸色铁青,像是受了大刺激,精神极不稳定,身体不时的哆嗦,抽搐。

    “一晚上没睡,到天亮才好一些。”任婷婷怜惜的轻轻拍着任珠珠后背。

    “是楚人美。”张文肯定道。

    王姑逃走,终究是祸害,但更可怕的是楚人美,无形无相,无法琢磨。

    “看来我还是要去一趟黄山村,否则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比起王姑,楚人美更加难对付。

    她没理由,不要动机,想杀谁便杀谁。

    没底线的鬼,也让张文头疼。

    “你身上的伤…”任婷婷担忧道。

    “放心,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说来也奇怪,深可见骨的伤,当张文睡醒后已经恢复了不少。

    他身体已和普通人有了不小的差别。

    “你们先回去,这件事你们去了也帮不上忙。”目前只能张文一个人对付楚人美。

    送走了任婷婷二人后,张文拉了一条凳子坐在大黑身旁,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楚人美肯定要干掉,而且宜早不宜迟,而且平安镯不靠谱,必须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他看着手里的平安镯,陷入沉思:“把楚人美的尸体捞出老,火化了然后送去镇压?但是吴真人说过,火化了尸体,楚人美就会无法无天,无人能束缚,也就不会只在黄山村附近作恶。”

    “还剩下什么方法?”

    “八卦镜有没有用处?”

    “可惜九叔不在,否则对付楚人美,应该耗费不了多大的精力。”

    几次求不到九叔,张文深谙求人不如求己的道理,他此时想起九叔,也只是心中遗憾,没了取巧的选项。

    思索时,一阵香气传来。

    小云走出来,说道:“阿文叔叔,吃饭了。”

    “好。”

    张文到饭桌前坐下,

    桌上两个小菜,吃的是白粥,盯着菜他又陷入了思考。

    小云误以为张文不高兴吃的太差,张文昨天给的钱可不少,她赶紧解释道:“等中午我去杀只鸡炖汤。”

    张文低头喝了一口粥,笑道:“大嫂,好手艺啊!”

    小云不好意思的低头。

    张文说道:“我买了一套新房子,等过两天就搬过去吧。”

    “我?还是算了。”小云摇头,她说道:“刚才那两个姑娘来找你,应该是对你有意思,你家里住着一个寡妇,对你名声不好。”

    “任家镇也乱着呢。”张文说道:“你一个女人自己住,没人照料更不安全,放心,我买的是洋楼,房间多着呢,至于她们你就放心吧,没那回事。”

    他夹一筷子菜,说道:“你的厨艺也很好,正巧省了我再雇人帮忙做家事,旁人我一个月要开8块,大嫂你这么全能,一个月6块,就当给我个人情价。”

    “太多了。”小云连忙摆手。

    “嘿嘿。”

    张文三两口吃完了粥,说道:“我先出去忙了,今晚先不回来睡了。”

    小云也听了张文和任婷婷聊天的内容。

    她不知前因后果,所以听的一知半解。

    “会不会又弄一身伤回来?”小云担心的问。

    她只知道张文昨天走时好好的,朱大肠和鬼差那件事也没让他受伤,昨晚却满身是伤,血淋淋的吓人。

    张文笑了笑,却没回答。

    他是去和楚人美做个了断的,运气好,他活着回来,运气不好……如果运气不好楚人美发难,现在就能要了他的命,想那么多无用。

    所以,拖不得。

    “等明天早上回来喝你煮的白粥。”

    张文起身离开。

    等张文快出门时才听到小云的应答声:“哎!”

    离开家门,

    张文叹了口气:“这算不算立旗?”

    到九叔的义庄,除了签到一张五雷符外,没有额外收获。

    昏倒的秋生已经醒了,看见张文时还很高兴。

    文才见了张文也客气多了:“阿文,你来了。”

    听说不如看见,文才亲身经历后才知道大家为何佩服张文,对张文的态度也发生大变化。

    秋生拉着张文坐在桌前,探头说道:“阿文,听文才说你昨天够威风啊。”

    “威风?是拼了小命,那两个东西很难对付。”

    “两个?”

    “没错,不止是马匪,还有另一个,是任家小姐带来的?”

    文才赶紧过来,紧张问道:“是不是珠珠?”

    看他紧张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老婆被鬼盯上了。

    秋生笑了笑,没说话。

    一个任婷婷,一个任珠珠,别的不说,文才的审美确实不错。

    “当然是她,她在惹了一个比马匪魂魄还要麻烦的东西,就流窜在任家镇,而且已经开始有人死了。”

    张文往里看:“九叔有没有什么宝贝?借我用用。”

    秋生也不含糊,冲张文招招手。

    张文跟着秋生一起进了九叔的房间,房间不大,供着祖师铜像,以及一张小木床。

    铜像身穿黄色道袍,手中捏着一柄拂尘,其面前的供桌上摆着不少东西。

    鉴定术。

    “天师道袍(下品法器)”

    再看铜像手中的拂尘。

    “拂尘(下品法器),消耗:1”

    供桌上摆着三样东西。

    “桃木剑(下品法器),消耗:1”

    “金钱剑(下品法器),消耗:1”

    “八卦镜(下品法器),消耗:1”

    张文看的眼发直:“九叔,这么肥?”

    再看祖师铜像背后的墙上,挂着巨大的八卦盘。

    “八卦盘(中品法器),消耗:5”

    “这些都是师父的宝贝。”秋生小声说道:“平时供在祖师神像前,谁也不敢碰。” “队长!”

    看着这一幕的警察们,下意识的发出大叫。

    任婷婷和任珠珠也揪心看着。

    气势可怖的王姑,与“等死”的张文,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如此的大。

    “等的就是你!”

    张文另一只手托八卦镜,掌心爆发一束玄黄光芒!

    光芒如同实心的铁棒,撞在王姑身上,将其撞飞了几个跟斗,身上冒出阵阵白烟。

    “嘿嘿!”

    张文举着手中八卦镜,说道:“你不会以为老子只有符纸吧,老子真正的大杀招还没用呢,当初能杀你第一次,现在老子就能杀你第二次!”

    说完,张文直接冲向王姑,手中的八卦镜对准了对方。

    “这次定要打得你魂飞魄散!”

    随着张文呼喊,又一道玄黄光柱飞出,王姑躲闪不及再次被击中,发出惨叫。

    “看你能撑几道!”

    张文不停不歇,依旧举着八卦镜。

    第三道光柱飞出时,王姑当机立断逃走,遁入夜色之中。

    “呼!”

    张文撑着没有倒下,遗憾的自言自语:“可惜了,就差一点,我的八卦镜就能打的她魂飞魄散!下次她再来,老子一定快的让她反应不过来!”

    得到中品法器八卦镜时他就知道,八卦镜有奇特功效,但需要消耗“5”,晋升练气,拥有法力后,他也就清楚了八卦镜需要消耗什么。

    张文现在只有19点法力,每次消耗5点,最多能使用三次,即便没消耗过法力,也只能使用四次。

    但八卦镜第一次打中王姑时,张文就知道,除非射她十几次,否则杀不了。

    刚才张文展现出的姿态,只不过是透露给王姑一个假消息,八卦镜的玄黄光芒,他能无限制的释放,然后让对方惜命逃跑。

    王姑也真的没让他失望。

    “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王姑可能躲在夜色中,想看清我的虚实,而且楚人美也不知何处,绝对不能露怯!”

    张文强撑着走到小队前,说道:“把威强关到牢房,剩下的人收殓尸体!另外把祠堂的牌位先请回警察厅,等明天再和镇长一起商议怎么处置。”

    “是!”刘二等人回应。

    张文转头冲威强一笑:“现在牢房升级了,你一定会喜欢。”

    “我是九叔的徒弟!你不能!”威强大叫,但被刘二捂住了嘴,只能发出呜呜声。

    一旁文才也不敢说话,不说张文腰间的枪给他的威慑力,就刚才张文那股不要命和恶鬼厉鬼厮杀的凶悍场面,便让他看直了眼。

    当初听说张文去山上杀任老太爷,而且还是自己冲在第一个,文才还不屑一顾,认为是吹嘘。

    可今晚过后,他彻底的服了。

    不怕死的张三,他也总算是见识到了。

    “九叔?这件事我会和九叔好好聊聊的。”

    九叔能忍得了徒弟扯后腿,张文却忍不了,如果不是阿威这个混蛋煽风点火,四处传播消息,最后搞得王姑等鬼破封,只要过段日子张文有空去找解决的方法,王姑等厉鬼恶鬼根本不足为据。

    现在因为威强,让张文拼了老命,换了一身伤才解决。

    可王姑没死,最大的祸患仍在。

    只要王姑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定然会再来找张文报仇。

    “你的伤。”任珠珠指着张文流血的肩膀。

    王姑的利爪割破了张文的皮肤,血肉,一直露出白骨,十分渗人。

    张文控制肌肉绷紧,免得大出血。

    “放心,回去包扎后,很快就好了。”他说道:“你们最好也去警察厅,在牌位附近睡一觉。”

    “你呢?”

    “我回去包扎,不然会失血过多死的。”

    ……

    “嘶——”

    张文深吸凉气。

    小云扯着纱布帮张文包扎,脸已被吓得煞白,却还咬着下唇,继续为张文包扎。

    盆里洗去手上血水,小云为张文拿来衣服披上,遮挡他一身伤口,也防止他着凉。

    “麻烦你了大嫂。”

    张文对忙碌的小云点头,说道:“没想到任家镇的大夫这么巧死在祠堂,我只能找你帮忙。”

    刚才张文让人去找大夫,却得到了大夫已死的消息。

    警察厅都是糙男人,大手大脚的,张文也不想靠近任珠珠,免得再刺激楚人美出来,只能寻小云帮忙。

    “不碍事。”小云摇头:“我先回去了。”

    “好。”

    小云推开房间,回到了对门。

    房门敞开着,张文正能看见小云紧闭的房门。

    小云的房间里传来细细索索脱衣服的声音,随后火光熄灭。

    “孤男寡女,老子可经不起考验!”

    张文想起床到警察厅,但他伤的太重,最后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

    警察厅,

    刘二忙活着将祠堂牌位摆在大厅中。

    “明道长,没事吧?”

    看茅山明大步走来,刘二忙问一句。

    经历这一夜,他才知道张文的本领有多大,同样也知道张文为什么对茅山明那么客气,这种有本事的人在面对鬼时,比他们这群人靠谱太多。

    “没事,只不过是受了点伤。”茅山明摇头:“养两天就好了。”

    “哎!道长,你拿着包袱?”刘二忽的发现茅山明背后藏着包袱,奇怪的问:“你要走了?”

    “那个,咳咳……”茅山明尴尬。

    “刘队长!”

    外面传来女人的喊声,刘二只能放下茅山明,冲出去。

    只有茅山明能看到,在警察厅的门口,大宝和小宝站在那儿,牌位的威慑力仍在,他们进不了大厅。

    “明叔,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大宝抱着肩膀说道。

    小宝点头:“是啊明叔,张队长对我们那么好,你怎么好意思逃走。”

    茅山明转着脑袋,见没人,他小声说道:“今天晚上遇到的那个东西,难道你没看见?”

    “她不是被队长打跑了吗?”大宝问。

    “是打跑了,但是没打死,厉鬼这玩意最记仇了。”茅山明掂着包袱,里面能听见钱的动静:“嘿,现在有盘缠了,还是赶紧溜吧。”

    “放心,离开任家镇之后我给你们两个烧一套新衣服。”茅山明安慰两鬼。

    “明道长!明道长!”

    刘二大喊:“快来帮忙!”

    “怎么回事?”

    茅山明往门外看,发现刘二拉扯着一个少女,对方发了疯的抓挠刘二,另外还有一个少女在旁拉架。

想把你抱着C 花式睡你1∨1

    “中邪啊?”

    茅山明双指轻轻点眼。

    一个可怖鬼影出现在眼前,对方脖子像是生锈的门轴,“咔咔咔”的转动。

    黑发散开,露出一双白眼珠,盯着茅山明。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想要吗那就自己动 要撑爆了装不下了
上一篇:为什么越来越快会叫 怎么才算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