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来越快会叫 怎么才算紧

2021-10-16 11:48

 叶浅浅说的很是平静,江淮锦的心里却好似响起了炸雷。

    他一直都知道那一夜是意外,却让他魂牵梦萦,甚至梦中都会重现梦中那一晚的情景。

    所以当叶菲儿说她生下了属于他们的孩子,江老夫人让他迎娶叶菲儿的时候,江淮锦并没有拒绝。

    毕竟短短的一夜,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成亲之后,他却完全无法从叶菲儿感受到那一夜的温存,甚至根本不想和她亲近。

    因此成亲之后,他根本没有碰过叶菲儿,而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人也只有叶浅浅!

    这个念头在江淮锦的脑子里闪过,他觉得欣喜若狂,面上却不动声色。

    还有一点他不确定,既然和他有肌肤之亲的人是叶浅浅,那么怀有他孩子的人就是叶浅浅,但是叶浅浅说那个孩子已经亡故了,江错错又是怎么回事?

    当年江老夫人很是小心,利用宫中秘术查验过,江错错确实是江家的骨血无疑。

    难不成……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江淮锦心里成型,或许叶浅浅才是江错错的生母,叶菲儿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只是这件事兹事体大,必须有完全的准备才能说出来,否则就是大麻烦了。

    江淮锦的心里一番计较,叶浅浅却有些惊讶的抬起头。

    她看着一脸毫无表情的江淮锦,眉头皱了起来:“难不成……你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我不知道。”他回答。

    “那你怎么这么平静?”

    他的神色太过平静了,好似她说的不过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堂堂大秦的战神被设计是如此简单的事情吗?

    要是这样的话,不知道江淮锦会有多少女人多少孩子,更不知道淮安王府要被多少人围堵了。

    他低眸看着她白净的脸,面上没有泪痕,甚至眼睛都不发红,完全看不出有哭过的痕迹:“既然当年的人是你,那么我自然该娶你,对你负责。”

    “负责?”

    她刚想说不用这么麻烦了,就闭了嘴。

    这是封建社会,可不是现代社会,即使发生了一夜情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而是很可能会被浸猪笼的!

    关键是他接受能力是不是太强了?

    一点都不怀疑她撒谎就算了,毕竟她的人品是有保障的。

    问题是他不觉得这件事太奇幻了吗?

    叶浅浅摆摆手:“先别说这个问题,你不怕我骗你吗?那一天……”

    “那一天我被祖母下了药,所以才会被算计。但是那件事被隐瞒的很好,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他说的很有道理,叶浅浅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事情传扬出去,不仅对叶菲儿的名声不好,对江淮锦也会有印象。

    所以江家没有将这件事传播出去,而是息事宁人的娶了叶菲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但是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旁人知道,这件事就很是值得推敲了。

    既然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她,她也就没有深究:“那你怎么一点都不吃惊?”

    “为什么要吃惊?有了这样的既定事实,休她娶你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听起来是这么回事,但是叶浅浅怎么觉得这里面的问题多着呢。

    即使当时确实是叶菲儿李代桃僵了,可是江错错是叶菲儿和江淮锦的孩子,依着江老夫人重视血脉、心疼叶菲儿的性格,怎么可能允许江淮锦休了叶菲儿?

    只怕最后的结果是让叶浅浅做小!

    想到这个可能性,叶浅浅的脸就绿了:“我是绝对不可能给你做妾的……”

    “你已经说过一百遍了,既然说要娶你进门,自然是明媒正娶让你当王妃。”

    她变得无言了。

    关于这个问题,他们确实讨论过很多次。

    即使她没有说过一百遍,估计也差不多了。

    可是他的态度,总是让她有点不确定。

    “江淮锦,我告诉你当年的事情,是因为我们是合作伙伴,不是因为我想嫁给你。帮你休了叶菲儿,我也算是大仇得报,仅此而已,你懂吗?”

    “放心吧,我不会突然觉得你是想嫁给我。”

    “你知道就好。”叶浅浅有点心虚的回了一句。

    随着这段时日的相处,她能明显的感受到她对江淮锦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再不是之前那种坚定拒绝的态度。

    只是这样的心思,她自然不能让旁人知道。

    就在两个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张擎科的声音:“爷,府里传来消息,王妃生病了,老夫人让腻赶紧回去。”

    叶浅浅瞥了他一眼:“你媳妇生病了。”

    江淮锦凉凉的说了一句:“无事生非。”

    对于这样的评价,她的心里有点复杂。

    叶菲儿这个人确实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每天都会惹出各种各样的事端,让人厌恶。

    但是江淮锦作为叶菲儿的丈夫,说出这样的话也让人很是心凉。

    如果叶浅浅将来真的和江淮锦在一起,怎么知道江淮锦不会这么对她呢?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都必须走了。

    ……

    淮安王府,桃花坞。

    江老夫人看到江淮锦和叶浅浅一起走进来,眉头就拧了起来:“你们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

    江淮锦微微颔首算是行礼:“祖母,叶家有些事情询问她,孙儿就跟着一起去了。”

    “哼,跟叶家扯上关系就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别忘了,叶家嫡女,是你的王妃,淮锦。”

    这话听起来是说给江淮锦的,但是字字句句都在敲打叶浅浅。

    只是叶浅浅完全不放在心上,她从来没有想过攀附权贵,报仇才是正道!

    江淮锦应声:“是,不知道她怎么了?”

    江老夫人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叶菲儿,轻叹了一口气:“淮锦,你也太不关心菲儿了。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心里怎么能不憋屈?说到底就是一个丫头,还是菲儿的陪嫁丫头。菲儿想打想骂,甚至卖了都是正常的。你怎么就因为一个丫头,对她不管不顾呢?”

    “祖母,丫鬟犯了错该进行责罚,可是滥用私刑就不该了。”

    “你……”江老夫人有些怒气,却又不知为何压了下去,“我不和你争辩这些,让叶浅浅给菲儿诊脉,看看她怎么了。” 叶恩承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江淮锦不紧不慢的坐到了叶浅浅的身边,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浅浅自小在叶家长大,过的是大小姐的生活,性格又很是柔婉。你觉得好端端的情况下,她会毫无理由的离开叶家吗?如果不是有人设计陷害,怕是她还是安安稳稳的留在叶家吧?”

    大秦虽然很是安稳,但是一个女子几乎是不可能独自生活的。

    毕竟纯粹的男权社会,独身的女子别说容身之处,地痞流氓都能对她进行肆意骚扰。

    这么简单的道理,叶恩承怎么会不知道?

    他沉思半晌,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才重新坐到了桌前。

    只是他的视线落在了叶浅浅身上:“浅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我绝对不会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他说的很是认真,叶浅浅的心里却有种七上八下的感觉。

    不是她不相信叶恩承,而是觉得这件事如果告诉叶恩承,对他和叶家都太过残忍了。

    他们怎么去接受,自己的亲人竟然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面对叶浅浅的沉默,叶恩承又继续说道:“浅浅,你只是给我们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让我们去猜,完全无法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自然想法也会发生偏颇。毕竟当年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和我们心中所想,会有很大的不同。”

    人是有思维差异的,再加上亲情滤镜,叶恩承很可能只是觉得叶浅浅被叶菲儿送走了,而不知道叶菲儿几乎是毁了叶浅浅的一生,更是要叶浅浅的命!

    可是说出来,叶恩承能接受吗?

    她斟酌再三之后,轻声说道:“大哥,当年我不是离开了叶家,而是被叶菲儿软禁在了西城郊的庄子上。”

    “软禁?”

    “是。并且庄子上除了一个看管我的老嬷嬷之外,再无旁人,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处理,而她送来的供应时常短缺。”

    叶家在西城郊的庄子本身就地处偏僻,叶家人几年都没有去过。

    叶恩承的眉头微皱:“既然只有一个老嬷嬷,你不能想办法逃出吗?”

    叶浅浅苦笑一声:“我没有办法出逃,因为我怀孕了。”

    一句话让叶恩承睁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惊讶,显然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叶浅浅没有再看他,开始继续叙述当年的事情:“由于被叶菲儿设计,我怀孕了。不知道她出于怎样的想法,将我囚禁在庄子上。”

    “那时候的我满心痛苦,可是随着孩子在我的身体里长大,我又觉得不论他的父亲是谁,他总是该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的。所以我安心待在庄子上,等着孩子的出生,可是……”

    之前的种种,都是原主身上发生的事情。

    对叶浅浅而言,就好像是看了一段感同身受的电影一般,但是后面的事情就是她的亲身经历,让她的心中各种情绪不断地翻涌。

    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生孩的时候由于我气力不足,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乱葬岗,而身边有一个气绝的婴孩。”

    每每想到那个孩子,叶浅浅的心里好似被千万根钢针在扎一般。

    明明是想着让他看看这个世界,可是因为叶菲儿的残忍阴狠,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泡影,变成了空欢喜。

    “浅浅……”叶恩承显然没有想到叶浅浅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叶浅浅没有理会,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借以平复自己的情绪:“幸亏我命不该绝,被汪大夫搭救,在千叶医馆躺了三年,才算是捡回了这条小命。可怜那个孩子,却早已是烂成泥了。”

    对于她而言,这些事情明明也算是别人的事情。

    可或许是她们共用一个身体的缘故,每次想起来都让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和悲伤,让她无法心平气和的说出。

    江淮锦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叶浅浅的手,叶浅浅没有动,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之中。

    他抬眼看向了叶恩承:“如此的心狠手辣,休弃她不过分吗?”

    气质是不过分?胆敢这样伤害叶家人,就该大卸八块!

    但是叶菲儿也是叶家的人,叶恩承一时间有些说不出口。

    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我既然知道了,就不会让这件事一直遮掩下去。我会回去禀报爹娘,让他们做一个决断。”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就离开了,没有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

    叶浅浅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好似感知不到叶恩承的离开似的。

    江淮锦也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陪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伸手将她搂入怀中,轻轻地拍抚着她的后背:“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过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都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他的声音很是温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柔情。

    靠在他怀里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脏的跳动,让人心安。

    叶浅浅不自觉的想闭上眼睛,可是他是叶菲儿的男人……

    这个想法让她不安,但是如果不是她和江淮锦有了那一夜,叶菲儿又怎么能冒名顶替和他发声之后的事情呢?

    突然之间,她不想让这些礼教束缚下去,闭上眼靠在他怀里。

    她很是安静,连肩膀都没有抖动,但是江淮锦就是知道,她在哭,而那些眼泪好似一颗颗的落在了他心上,让他心疼。

    他一下一下的拍抚着她的背脊,以示安抚。

为什么越来越快会叫 怎么才算紧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依然埋在他胸前,声音很是平和的发出了询问:“你是被设计发生了一夜情,之后叶菲儿就通过这件事赖上你,和你在一起是吗?”

    江淮锦眉头微皱,声音却显不出任何异色:“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那一夜被设计的人是我,之后叶菲儿李代桃僵,竟然真的怀了你的孩子,还成了淮安王妃。”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想把你抱着C 花式睡你1∨1
上一篇:一个男人对你身体上瘾的表现 男生最希望触碰的地方是什么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