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老师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

2021-10-15 15:52

季初阳并没有外传的那般风光,此时她正站在泰和城下,望眼欲穿。

    一个时辰前,贺一娘只身进了城……

    数日前,季初阳安排楼牧护送梅太妃和季成献等回尹都,她自己则和前来奔丧的商觉等人,按照李应的谋划,率小乐大军开到了泰和城下,一路上过来秉承季越不打扰百姓生活的宗旨,倒是赢得了一些好感。

    但在泰和城下却遇到了难题,守将杨上虞只在小乐军初到城下时远远站在城墙上露过一次面便紧闭城门不再理会。

    意思很明确:誓与城中百姓共存亡!

    将季初阳等晾在城门外,任凭在城楼下怎么叫嚣都无动于衷。

    这样过了一天,商觉建议要不要强攻?

    季初阳明白她的意思:虽然他们堵死了泰和报信求救的渠道,但夜长梦多,时间久了消息自然会走漏。

    季初阳喊来李应商量,李应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强攻——虽然我们自觉师出有名,但在一般大昌百姓眼中,我们却始终占着个反字,这时候善待百姓、获取民心尤为重要!”

    季初阳皱眉道:“可这杨上虞是打定主意不沟通,他又如何能得知我们的想法?”

    李应道:“杨上虞这个人,先时是在京畿做了一段时间参将,有些名气,但因读多了书,有些文人风骨,便看不惯官场上的尔虞我诈,自求来泰和守城,算起来,他在这里应当有十年左右了,想必和这个地方有了情分……要与他沟通,得有一个他愿意见的人。”

    季初阳把自己假设成杨上虞,试图从自己的部将中找一个看着顺眼的, 结果发现只有年轻的商觉还顺眼些……

    不知那杨上虞会不会对能百步穿杨的小将青眼?

    边上的贺一娘突然道:“公主,让我去试试?”

    季初阳以为她开玩笑,没理会。

    贺一娘道:“我没开玩笑,领兵打仗我不懂,对付书呆子,我或许可以一试。”

    季初阳见她郑重,心思略动,问道:“你打算怎么劝?”

    贺一娘摇头道:“像他这种人心里一根直筋,只要找到关键所在,给他疏通疏通就好了……反正眼下谁也没有办法,让我去试试又何妨?”

    季初阳看向李应,李应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了头。

    季初阳道:“我跟你一起去!”

    贺一娘摇头:“你就在这里等着!如果杨上虞真如传言,是个儒将,应当不会对我怎么样,再说不是有句话,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吗?”

    季初阳不听。

    两人一起下马到城楼下,贺一娘向城楼上面守军喊:“烦请军爷禀报杨将军,孟安求见。”

    然后二人等了约一炷香时间未见回音,正当季初阳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为行不通时,上面有了声音。

    一个士兵扯着嗓子冲她们喊:“谁是孟安?”

    贺一娘忙走上前道:“孟安求见杨将军。”

    那士兵又问:“你怎么证明你是孟安?”

    贺一娘一笑道:“将军这样问,想必应当知道‘御风听啸北,暖寒入怀间’,它还有下两句,‘轻采浮云袂,落尘倚柳烟’”

    士兵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城门缓缓裂开一条缝,一士兵探出头来,道:“孟安请进!”

    二人大喜过望,但在门口季初阳就被拦下来了,那士兵道:“只有孟安可进!”

    季初阳不依,贺一娘将其拉到一边,道:“你听我的,就在这里等,我不会有事的,放心。”

    季初阳坚决道:“要么一起进,要么都不进!”

    贺一娘道:“我的公主大人,即便一起进了,他要真拿我怎么样,你去了也帮不上多大忙……”

    季初阳内心天人交战半响,才道:“好,但我只给你三三个时辰,三时辰之后你还不出来,我就强攻!”

    贺一娘郑重点头,随士兵走了进去。

    ……

    杨上虞做了必死的准备。

    他想,不管小乐是什么样的不得不反叛大昌的理由,但终究身为属国,哪里能对主国动歪心思?

    季家兄妹此举,不明摆着想效仿吴夏的列烈造反么?如此大逆不道,是杨上虞最为不齿的……

    但即便是死,在听到孟安的名字时,他还是动心了,孟安的人他未见,画他却爱不释手,她的画风时而磅礴时而婉约,心思独具。

    杨上虞曾在听闻这位孟安是个女子时就惊叹不已,却没想到还是个美丽的女子……

    杨上虞年逾四十,美眷两三,虽然对美丽的女子秉持着止乎礼的礼数,但还是不得不感叹造物者对眼前这位的眷顾,真可谓:腹中沟壑万章,面上颜色十分。

    ——虽然她来自敌营,但还是让他欣慰。

    两人互相见过礼,贺一娘见他桌案上放着一幅画,走近一看正是自己的那副风筝图……

    “得杨将军赏识,真是此生之幸!”贺一娘道。

    杨上虞忙道:“能见到孟安居士,才是在下三生有幸……”

    贺一娘俏皮笑道:“孟安非号,名也……”

    杨上虞忙道:“啊?是我无知了。”又奇道:“据我所知,文人墨客以号相传者居多,先生却用真名?”

    贺一娘道:“是我平日里不常用此真名,周围都叫我贺一娘。”

    杨上虞疑惑:“为何先生不将真名告知周围呢?”

    贺一娘看着香案上升起的袅袅青烟,缓缓道:“从小被叫贺一娘,习惯了就懒得改。”

    杨上虞更奇了,道:“为何从小叫这个名字,令尊令堂不反对?”

    贺一娘转身打量着书架上的数百册各类书,不答反问:“杨将军以为我的家世如何?”

    杨上虞坦诚道:“先生满腹经纶又才学惊人,容颜艳丽又谈吐优雅,家世必然是极好的。”

    贺一娘莞尔:“若我说,我是从小被卖到贺家,受主家驱使,长大后虽有才名,但依旧为夫家不齿,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将军是不是认为我一定是假的孟安?”

    杨上虞确实无法将此人和她口中所说联系在一起。

    贺一娘又道:“你知道我为何叫一娘吗?因为还有二娘、三娘……主家将我们买来,叫我们读书识字,也对我们棍棒相加,但我依然感谢他。”

    杨上虞感慨道:“真是成大事者,天必苦之。”

    贺一娘笑道:“将军听完我的故事,难道不应该也斥责我不守妇道,反而抛头露面、败坏妇德吗?”

    杨上虞坦率道:“先生天纵奇才,何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眼看香案的焚香将尽,贺一娘从旁拿起一根重新点上,道:“是啊,繁文缛节,更多的时候,是当局者作茧自缚,或许跳出来一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认识一个人,本来有机会离开龙潭虎穴,但他却想着忠君报国,最终年纪轻轻,惨死宫闱……其实有没有他,结局又何尝改变?终究因为看不明白放不下手,反而留下一世骂名。”

    ……杨上虞想到几个月前那场宫墙政变传言,不动声色。

    贺一娘走近杨上虞,看着他道:“说到底礼义廉耻、纲常法纪……只教会了我们如何在这世道上生存,可若是连生存的权力都被剥夺,那这些尺度还有何意义?”

    杨上虞自然知道她的来意,但此时他还是愿意听一听,便道:“姑娘有话直说……”

    贺一娘道:“当下乱世局面已开,不被随意决定生死,就是百姓最大的愿;不随意决定他们的生死……就是掌权者最大的善!”

    杨上虞坐在案后回味半响,道:“姑娘是要说我杨某人拉着城中百姓送死吗?生为大昌百姓,家国兴亡,事事关己,他们自然是愿意的。”

    “为一钱银子争得头破血流,为一分地官司数月不朽,为一副药跋涉数十里……杨将军,他们要的,或许更多的是活下去,或者活得更好!皇帝太远,国家太大,一个个小家,太不起眼了……” 贺一娘语重心长。

    杨上虞笑道:“听姑娘意思,外面的人能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

    贺一娘道:“以后的事谁知道呢?但至少眼下,他们能做的比大昌好。将军应该也听说了,他们每到一地,不扰民,减赋税!”

    杨上虞:“收买人心谁不会,若是不能保证以后,我又何必拉一城百姓冒险?”

    贺一娘咯咯笑:“那么大昌呢?这几年百姓生活如何,将军要装作不知吗?”

    杨上虞眼神黯然,这些年下至民间,上至朝堂,发生的一系列变

    故,他又何尝不知。

    贺一娘继续道:“将军方才说道以后,那我还要问一句,将军既

    然要顾全城中百姓的以后,为何当下又要拉着他们送死呢?”

    杨上虞语塞,被绕进去了……

    ……

    季初阳心神不宁地等到四柱香燃尽的时候,见城门依然丝毫未动,她吩咐商觉整军,准备攻城!

    大军慢慢往城墙跟前开。

    忽然就见城门有了动静。

    先是缓缓打开一道缝隙,像是在犹豫,然后仿佛下定决心般,哗然大开,走出一个人来。

    季初阳下了马,迎着杨上虞走去,商觉跟在身后。

    杨上虞在离季初阳四五步之外站定看着她,季初阳却立刻问道:“杨将军,贺一娘呢?”

    杨上虞道:“公主放心,贺先生没事,我一个人出来,是跟你谈事情的。”

    季初阳舒了一口气,和颜道:“杨将军想通了?”

    杨上虞道:“公主派的说客很成功,将我说动了,只是我也有我的条件……”

    季初阳示意他说。

    杨上虞道:“善待城中百姓,永不遗弃!”

    季初阳等了半天没等来下文,确认道:“就这个?”

    杨上虞点点头。

    季初阳对他又高看了一分,会心一笑,道:“杨将军放心,日后泰和百姓将会和我小乐百姓一样,我等定会全力守护!”

    ……

    站在泰和城墙上,看着城中郊野,秩序井然,季初阳问贺一娘:“你怎么确定说出那两句诗,杨上虞会见你?”

    贺一娘道:“是我曾经做过的一副画上的题诗,他若见过那幅画,自然会记得诗……”

    “……那你又是如何确定,他定见过你那副画的?”季初阳理了理其中的逻辑,越发好奇。

    “巧了,我进去时,那幅画就放在他的书案上……”贺一娘故作得意道。

    ……

    季初阳更加糊涂:“那也是你进去之后才知道的,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在进去之前……唉!你别走啊……”“哗!”

    丰京,万年府,万福年将一壶热茶砸到跪着的章玉头上。

    滚烫的茶水混着血从章玉额头流下来,他却无动于衷。

    “我养你们这群狗做什么!”万福年坐在榻上,身体似虎伏,脸色涨得青紫,垂首站在一角的单寅午觉得要是他能走动,下一刻,怕是要扑上去撕碎章玉。

    “不是围追堵截吗?不是全力追捕吗?季初阳怎么就跑去了南域!”

    章玉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请义父责罚……”

    “滚出去!加罚!”

    章玉忙躬身退出。

    万福年的恶毒地看着他的背影,办事如此不力,他原本可以将怒火全部发泄在这个人身上的,他甚至只需抬抬眼皮,就能他死无全尸,但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脚掌,将理智拉回了一丝。

    “回来!”

    “……义父有何吩咐?”

    “去建章!”他笃定,这宝物一定在散家兄弟手上。

    ——等自己得到《异阳经》,还愁治不好这残身?到时定将季初阳撕碎!

    章玉躲过了一劫,领命出去,单寅午却心里开始打鼓,该轮到自己了……

    “说说吧……”万福年目如蛇信,仿佛在单寅午干瘦的身上寻找下嘴的地方。

    “你说解决了季越就万事大吉,如今季初阳这个贱人又率军占了多个县郡……你如何解释!”

    “回首监……”单寅午强自镇定:“季初阳到底一个女娃,不足为惧!”

    在万福年的怒火即将燎原之时,单寅午赶紧又道:“但又不得不防……此时倒是给下官提了个醒……季初阳初上位,小乐上下必定有人不满,还有查日苏虎视在侧……不如咱们趁机筹谋,将其和小乐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这是单寅午方才缩在角落为自己想好的免罚说辞。

    论阴谋,万福年是一把好手,但说到战事,他实在一窍不通,听说能将季初阳和小乐一网打尽,气已经消了一半。

    待单寅午再巧舌如簧一番描绘,万福年便已听之任之了……

    ……

    吴夏地处大昌东北,冬寒夏热,眼见已入冬,李引却浑身燥热,火气烧脑,站在营帐里大骂:“列烈老儿,当年虽是个莽夫,但好歹是个真汉子,如今竟不能与我光明正大地一战,尽做这些把戏!”

    原来,自从大昌军队进入吴夏以来,就遇状况不断,先是官道被毁,随后百姓竟大胆到偷盗大昌粮草,生生将大军进程拖至月余才行进三县……以上种种,明眼人看来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除了列烈,谁还会作此算计?

    李引命人连吓带打、好不容易摆脱偷盗粮草的百姓,刚安生了没几日,又碰上索要过路费的!

    李引气结,这还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小贼强盗齐上阵了,难道列烈上位之后,打算靠这些邪门歪道治国了?

    而这位靠杀君篡位的名不正言不顺的新主,光能鼓动百姓这一条,足以让李引惊叹!

    李引知道列烈此举种种在于激化自己和当地百姓的矛盾,但已耽误太多时间,他也顾不上了再和这些刁民周旋,反正列烈舍得,自己也就无所谓!

    他在军中下了一道令:凡无故阻挡大军者,格杀勿论!

    当日就杀了数十拦路的。

    此后状况稍微好了一些,阻拦的人是来得少了,其他的事又出现了:上午几个士兵喝了河水,突然中毒身亡;下午大家在官道上好好走着,突然踩到了扎在路上的铁定,人仰马翻……

    这样月余下来,将士们的士气已被消磨掉一大半,再这样下去,李引感觉自己的人快要不战而降了。

    此时,李引已经行进至吴夏腹地,再往东走,过当水县和合车县就到了吴夏都城荆堂。

    却依然未见列烈派兵迎战……

    这日,派出去的探子终于回来报,说列烈亲自率大军在前方当水和合车交界处伏击,选择的地点正是两县交界的高峡水路处——这是前往荆堂唯一的路。

    李引心道果然没料错,列烈是想先消磨大昌军的意志,然后在大昌军战力薄弱的水路伏击,想一举将大昌军尽数歼灭!

    列烈到底是莽夫,计谋虽好,但做得过于明显,能成什么大事!李引不屑地想。

    吴夏境内多山水,地势复杂,比如李引来的路上,以北全是山地密林,只有一条官道通联各县以至都城荆堂,所以即便深受百姓骚扰,也没有更好的路走。

    现在他们处的位置以北是人迹罕至得原始密林,以南是被列烈设伏的龙潭虎穴,看似更加艰难——却也不是没有绝处逢生的选择……

    第二日,天蒙蒙亮,大昌军就出发继续前往当水县,然而等天亮仔细观察的人会发现,此时的战马虽然未少,士兵却比先前少了一大半,他们仿佛不急于行进,走两个时辰就会停歇,生活煮茶做饭……

    此时的李引当然不在他们中间,而是率大部一路向北去,穿梭在原始密林中……

    他其实在旧时来吴夏时就发现,这篇密林虽人迹罕至,蛇虫横生,但若能鼓足勇气穿过去,却是离荆堂最近的路!

    列烈在水路兴致勃勃地等着自己,等那老儿反应过来,他李引却已坐在荆堂王宫等着他!想到此,李引不自觉加快脚步。

    为了提高行进速度,李引安排一路先锋队在前面探路,用刀砍出一条路来。

    一路顺利,就连蛇虫在冬天也格外稀少,却见到了几个猎户打扮的人。

    李引起初疑心:这密林野物虽多,但方圆百里不见人家,怎么会打猎打到这里来?

    猎户显然被突然出现的庞大队伍吓到了,中有个圆脸圆眼,一说话就露出一队虎牙的少年怯怯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李引身边的副将抽出刀,恐吓道:“小娃娃,问什么你说就是了,不该问的别问。”

    娃娃脸和其他几个人纷纷瑟缩着点头。

    李引问:“小孩,你们是哪里人,怎么打猎打到这里来?”

    娃娃脸怯生生道:“我们是当水县人,原先是不来这里的,但这两年庄稼收成不好,好多人改行打猎,抢了我们的营生,我们没办法,所以进来冒险谋生活……”

    李引眼见几人身上背着几只狍子,手掌粗糙,料想他说的不会有错,慢慢放下心来,而此时他们也至密林深处,有个熟悉地势路况的引路人总比罗盘好用。

    于是,那圆脸少年摇身一变成了他们的向导。

    走了约莫一个时辰,李引见众将士嘴唇干裂,步伐逐渐缓慢,便决定歇一歇,吃点干粮再走。

    圆脸少年拿着李引赏的一块圆玉在手里爱不释手地把玩,见众人要休息,立即知恩图报道:“离这里四五里有一块地,要比这里开阔些,还有泉水,可甜了,还有温泉,我们平时累了都在那里休息。”

    众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当即决定再走四五里再歇。

    终于到了少年说的地方,泉水还未见到,却先看到一大片被砍倒的树木……

    李引立即警惕起来,少年和李引熟了,胆子也大了起来,见他蹙眉,便笑道:“将军不必多虑,这些也都是我们砍的,听说新国主即位以后,对原来的王宫不满,要再修建一座更大的,需要很多木材,我们也想趁机会多挣些钱,所以就……”

    说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李引看着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小儿子来,也是十来岁的年纪,也在不好意思的时候会挠头,语气便放软了,问道:“为何不在林子边上砍?”

    少年道:“上头有规定呢?不让砍,所以只能偷着在里面砍。”

    跟着少年绕过一个个树桩,果然就闻到了温泉的硫磺味道。

    味道虽极浓烈,却始终望不到泉水,少年露出两颗虎牙笑道:“温泉难找,都在落叶底下呢。”

    李引索性找了个地方坐下,命众将士就地休息,不许泡泉浪费时间,吃了干粮喝了水就出发。

    少年则随意慵懒地坐在李引身边,对着点点日光,举起手中的玉环不住欣赏着,全然没了刚见到时的胆怯……

    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李引心生起好感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李引喝了一口水,突然想到还不知少年的名字。

    少年转过脸来 ,依然笑容灿烂。

    “我叫列蒙……”

    “列蒙,列蒙,好名字啊。”李引咂摸着这个名字。

    ……但他隐约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突然,他喝水的动作凝滞。

    起身和拔剑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喊一声“小心!”剑锋夹杂着落叶对着列蒙砍去。

    但那列蒙动作比他更快,转瞬之间已在十步开外,冲他灿烂一笑,下一瞬便凭空消失了一般,没了踪影……

    众将士依言警觉的站起来,副将跑过来问:“王爷,怎么了?”

    数九寒天,李引头上的汗不断地冒了出来,心思也飞速动转起来:猎户是假扮的、树木是新砍的、硫磺……怪不得味道异常浓烈,分明是火油!还有……列蒙!是列烈的儿子列蒙!

    自己分明见过他的,怎么就……

    这一切从一开始就不寻常,自己真是该死,怎么就这么大意?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老师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

    “离开,赶紧离开这里!”李引竭力大喊。

    然而为时已晚,烈火夹杂着浓烟,从四面八方传来……

    李引强忍着呛鼻的浓烟,带着众人试图寻找出口,可不管跑到哪里都被热焰挡了回来——这是专门为他们砍出一个孤岛出来!

    惨叫声此起彼伏,李引也逐渐无法呼吸,一切发生的如此快,都容不得他去好好回顾自己的一生:是南征北战的辉煌,还是出师未捷的窝囊?是国贼未杀的遗恨,还是子仇未报的不甘?

    然而在最后一刻,李引的脑中只有那个笑容灿烂的圆脸少年!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两口子交换真实刺激过程 真实交换3和
上一篇:在浴室强奷校花腿让人桶 女校花被一群男生玩弄的小说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