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孕事(限)路漫漫 通房BY无删减

2021-10-18 08:53

这几天张凡是忙的顾头不顾腚,不光要组织内科的人跟着老头们研究治疗方案,还要组织年轻医生跟着老头们学习,还要组织人手去私下里接触老头们带的学生。

    说实话,真的忙。甚至回家就是睡个觉,邵华也知道张凡这几天忙,可邵华算日子,这几天到了排卵期了,看着张凡好像也不是很疲惫就抓着张凡不松手。

    “你猜猜我手里拿的是啥?”邵华看着躺在床上有点想睡觉的张凡,坏笑着问道。

    张凡瞅了瞅,看到邵华小拳头,也没鼓起来啊,再想想刚刚就在床上打架啊,也没下地了啊,她手里能有啥啊,所以,也就没多想,说道:“啥都没!”

    “嘿嘿,猜对了!”邵华伸开拳头,白葱一样的手指分开,真的啥都没!

    张凡无奈的瞅了一眼邵华,邵华继续嘿嘿一笑,小声的说道,“猜对了,奖励是再来一次!”

    张凡尼玛都傻了,还有这样的,如果说刚说手里有火车,估计都逃不过再来一次吧,张凡都有心扛着火车皮跑路了。

    晃哒晃哒的结束后,张凡颇有一种加班不给钱的感觉,小肚子都感觉有点酸疼了。邵华抱着双腿,屁股朝天的摆了大约十几二十分钟后,才安稳的躺下。

    “贾苏越给我打电话,说让你给帮个忙!”

    张凡一听贾公主的事情,装着赶紧睡着了。可惜演技不过关,让邵华给拧着胳膊,把眼睛睁开了。

    “什么事,最近比较忙。”张凡是真不愿意接手贾公主的事情,主要是这个姑娘略有不讲理,张凡是有点降不住。

    “这个事情得帮帮,她表妹被人把鼻子给打歪了,明天白天估计会去医院,你给看看吧。”

    张凡一听,心里的石头落下来了,这个事情问题不大,不过他又问道:“别是个小太妹啊!”

    邵华瞅了一眼张凡:“没有大学生!”

    “嗨,什么情况?”

    原来啊,贾苏越的表妹在茶素学院空乘专业上学,也快毕业了。茶素的这个学院,也就农牧稍微好点,其他专业,也就说一说而已。而且,学院的动物实验室被茶素医院长期包房。

    你想一个把实验室都包出去的学校能好到哪里去。

    生源也就一般,可奇怪的是,这个学校不行,可学校里的男生女生都挺标致。

    而贾苏越的这个表妹,也挺漂亮。

    然后呢,事情也很简单,就是打饭的时候,见到一个姑娘插队。贾苏越的表妹不太乐意了,就说了几句。

    而插队的这个姑娘是武术系的,让同学帮着站队。结果两个姑娘一个是英武型的,大高个快175cm了,另外一个是标志型的,也差不多175cm。

    不知道怎么回事,两姑娘吵的越来越凶,结果贾苏越的表妹,不光漂亮,嘴上的功夫也厉害,骂的对方还不上嘴,对方也生气了。

    然后竟然动手了。

    也是年轻,贾苏越的表妹空乘专业的,对上人家武术专业的。一个照面,一拳头打在鼻子上,嘭,鼻子歪了!

    邵华给张凡说着,张凡听着听着就听睡着了。

    他已经过了那个听到这种事情就两眼发光的年纪了。

    第二天,张凡给五官科的主任打了一个招呼,自己没去,今天要忙着私下里接触这些博士呢,哪有时间去看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虽然就是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声,五官科的主任还是亲自给贾苏越的表妹复位了鼻子。

    贾苏越也去了医院,然后安排着表妹住院,一脸生气的出了医院然后去找邵华。

    贾苏越不是生气张凡没亲自来,她现在也知道,张凡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医生,不是随便请个领导就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小医生了。

    她生气的是她的表妹,这个表妹不是省油的灯,就在前几天,她偷着在茶素美容院做了一个隆鼻手术。

    鼻子被打歪以后,如果是个正常女孩子,估计得吓的哇哇大哭。因为鼻子歪了啊!

    结果,这个小孩,都没去医院,先是报警,然后说自己要去医院,就在去医院的路上去了一趟美容院,然后和美容院的老板商量了一下,把本来几千块钱的隆鼻费用,直接弄了一个七八万的!

    然后,就给贾苏越打电话,她知道贾苏越家里在茶素也有点能量。

    警察来了以后,一看是两姑娘,本来说你们自己协商,可贾苏越的妹子抬着歪了的鼻子,不愿意调解。

    倒是打人的这个姑娘吓的一脸的泪水,因为人家警察说了,这个算是轻伤,要是不能私下解决,弄不好要判刑的。

    然后,这位拳头大的姑娘和家长陪着贾苏越的表妹来到了茶素医院。

    五官科的主任,拿个铁棍塞进鼻腔里面,然后只听咔哒一声,鼻子复位了。

    然后呢,拳头大的姑娘家长,当着贾苏越的面给贾苏越的表妹赔了八万多块钱!

    这小姑娘,尼玛太精了,不光一下子把这几年的学费给赚出来不说,弄不好自己的嫁妆钱都凑够了。

    邵华听着贾苏越的诉说,眼睛都瞪圆了,她都听傻了,“这还是小姑娘吗?感觉好像是个老江湖啊!”

    “谁说不是呢,我今天看着她收钱的时候,我也傻了。要是换我,我估计只会哭!哎,忽然一下,感觉好像自己老了!”

    邵华看贾苏越状态不好,就点着菜说道:“行了,行了,你哪里老了,还年轻呢!今天多吃点,压压惊!”

    “怎么没老,当年相亲的时候,这里的火锅锅底才三十一个,现在都涨到六十五了,怎么没老!”

    贾苏越一方面是被自己的表妹吓的,另外一方面是进茶素医院心理莫名的不舒服,特别是五官科的主任,不光亲自出面,还相当客气的问,“您是张院的朋友吧,张院打电话了,病号交给我就行了,不用担心!”

    要是以前,贾苏越会觉得理所当然,可现在社会上生存了几年后,她懂,她清楚,所以心理不知道是什么个滋味。想想这几年自己相亲的对象。

    真的,给贾苏越的感觉就是怎么没一个沉稳一点的啊!

    邵华和贾苏越两人吃着火锅,“王亚男也不出来,现在茶素医院感觉好忙的,我去医院的时候,看到大厅挂号的已经都排到院子里了。”

    “是啊,是挺忙的。听说沙漠国的老大来这边看病了!张凡他们这几天加班加点的在忙。”

    “哦,你们啥时候要孩子啊!”贾苏越吃着粉条吸的那叫一个顺溜。

    “快了,快了!说说你吧,最近相亲怎么样!”

    人其实就这样,小的时候有同学有朋友,好像朋友同学很重要,可到了二十五六岁后,感觉同学朋友都各自开始忙了起来,而且,这个年纪也是相互比较最严重的年纪。

    ……

    清晨,张凡到了办公室,王红就拿着茶杯给张凡开始泡茶了。“老王今天怎么没来报到。”

    “王总今天早早就来了,不过来了一看您还没到,又出去了,说是去政府。”

    “哦!”张凡点了点头,也没太操心。不就要打电话吗,多简单的事情。

    其实这玩意还真不简单,不光先要通过外交申请,还要通过办公厅预约,更要把说的事情提前通知到,然后让总经理有准备。

    这次老王是真对张凡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你说治疗吧,茶素这边最主要的就是给人家孩子做了手术,然后剩下的治疗几乎都尼玛是请的外面的大佬来制定的方案,可以说,张凡他们这次算白嫖。

    可就这样,人家沙漠国老大说话了,天然气项目可以谈,但双方要拿出0.5%的利润交给茶素医院。等于就是让两桶油多出1%的资金,然后把资金交给沙漠国,沙漠国这边再交给茶素医院。

    几百亿的贸易,这里面1%,还尼玛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年年有的,乖乖,老王得知沙漠国老大的想法,他只有一个感觉,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

    直接就等于茶素收了两桶一茬税啊!

    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决定不了,只能上报。当两桶油的领导得知这个事情后,直接把当初在沙漠国当代表的那位领导退休了,这位领导一脸的泪啊,这到底怎么了。

    中午的时候,茶素老大亲自来到医院。说是要和张凡共进午餐,张凡心里顿时觉得不好了,老大太亲热太客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欧院,是不是要赖账,您最近又让人去政府催费了?”

    张凡找到欧阳,小声的问。

    欧阳被问了一个莫名其妙,“没有啊,最近忙的没顾上,你们去国外,家里一摊子事,任丽啥忙帮不上,怎么上级给茶素拨款了?我这就派人去!”

    “别,别,别!”张凡拉着欧阳坐在沙发上后,把茶素老大要来中午一起吃饭的事情给欧阳说了一下。

    欧阳眼珠子转啊转的,忽然说道:“不好!估计沙漠国这边给咱医院下了大订单,他是来打秋风的。如果不是来打秋风,就是来催着要分红的!绝对跑不掉这两条!”

    因为当初,茶素医院和各大仪器公司合作的时候,要钱没钱,要地没地。

    最后不得不拉着茶素政府用土地入了股。可这两年,光生产设备了,效益也一般,政府这边也不提。

    今天政府老大忽然这么亲热的来,欧阳觉得他们是来分红的。说实话当初也是无奈之举,张凡和欧阳都有昧了政府这个钱的想法。

    私人和私人之间不还钱,原本的亲朋好友,都会变成仇人。

    可政府和政府单位之间不认账,说实话,往往你还真没办法。

    张凡一想,也对。“这怎么办?”

    说实话,终于见到回头钱了,张凡真不想给茶素政府分红,自己都还饿着肚子呢。

    “要不我先去手术室,就说今天有手术,您就来个不认账?”茶素的外科兴盛,虽然有一定的时代因素。当年,边防安定和老毛子关系好,数字医院萎缩,然后应运而生的就是茶素的外科,但也可以说是三代院长和无数的外科主任和医生们奋斗出来的。


    不然没有好的基础,没有老黄当年的眼光和欧阳置办的家底,张凡就算再牛也不行,这是厚积薄发的。所以外科提升起来根本不费力气。

    就目前,茶素的普外、骨科、烧伤,已经可以说是西北最好,而且在全国都能有一席之地的科室了。如果张凡把师父和师伯全部都请到茶素,茶素医院的普外可以在华国执牛耳了。

    当然了,师伯没封刀,短暂的邀请是可以的,要是真挖来,总后估计得开着坦克来找张凡麻烦。

    可内科始终差着一点意思,也不知道是医生的能动性比较差,还是什么原因,张凡都点出系统的内科学了,可仍旧不行,总是感觉都把妹子拉上床了,妹子一脸娇羞的说亲戚来了,然后下床穿鞋跑路了。

    钱也给够了啊?张凡很纳闷。

    而这一次,张凡总算明白了,这尼玛原来是自己的吸引力不够,引不起医生们的兴趣。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医疗界有这么一句话,想赚钱去内科,想学技术去外科。

    什么意思呢,普通医院的内科,从住院到主任,水平差距其实不是特别大,所以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的管控力度很小,然后造成的结果就是,回扣平分。

    要是主任多吃多占,明面上大家都愿意,私下里举报的,推诿病号的,反正这钱你也别舒服的拿到手。

    所以,转过头来看,也说明内科医生要出头也不容易,就和医院里的小透明,感染科一样。不来一场大的流行传染病,感染科永远无人问津。

    比如说老钟,03年以前,谁知道这老头是干嘛的。除了呼吸内的,别说行外的人,就连其他科室的医生都不知道这老头是干嘛的。

    内分泌这几天,气氛都不一样了,平日里不是讨论是的驴包是真是假,就是谈论口红的颜色有多少种,丝袜有没有更丝滑的。现在,当人家中庸的老头在茶素内分泌坐班以后。

    科室里面,一群的舔狗,张凡看的都尼玛气出内伤了。老头查房,乌泱乌泱的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回答问题,问自己的疑问,自己尼玛查房的时候,一群人争先恐后的通报黑买买江来了。

    张凡又不是傻子,这一看就知道,人家就把他没当自己人。

    不过这种情况,张凡气归气,还是喜闻乐见的,总算知道进步了。说实话,很多三甲医院的医生,内科医生到了一定的水准后就会寸步难进。

    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因为没有好的带头人给他们指路。这就是为啥华国最有钱的大农村医院挖人,一般的医生给三十万,而给学科带头人给三百万的道理。

    一个好的带头人,能带起一个科室,甚至一个地区的医疗水平的,这个一点都不夸张的。

    当然了,这种带头人,太尼玛少了。

    清晨,张凡和欧阳走了一圈内科,也没有院长大查房,毕竟人家几个老头在呢,你院长大查房就有点谱大了。

    就是简单的装着路过而已,“欧院,您说要是这群老头在我们医院长期坐班可多好啊!”

    “是啊!我现在都后悔以前进行政了!”欧阳不知道想起了啥,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老太太也不是看见落叶就悲春秋的人,叹了一口气,估计心情也就转复了。“这几天沙漠国老大的各系统任务,他们都完成了吗?”

    “心内的已经完成了,按照目前心内的治疗方案,患者心血管系统问题不大。消化的也完成了,预防应激性内出血的方案很经典,要不是消化科的主任亲自给我看方案,我都觉得这是他们从外面买来的治疗方案。”

    张凡和欧阳一边走,一边聊。沙漠国的老大的治疗方案,就好像是华国的基建,先大包,再小包,最后再汇总,各个科室负责相关系统的问题,然后在汇总到一起,综合治疗。

    这次让张凡欣慰的不光是内科的变化,还有药剂科的变化。医院,华国早年间是医院不分家,用药养医。好处很多,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也不太符合当下的社会背景了。

    本来呢,医疗临床和药剂是无法分开的,可发展到后期,各大医院的药方都沦落到只会卖药的地步,然后各个医院的药剂科主任,都尼玛成了高危职业。

    医院的回扣是怎么分配的,估计外行人都不知道。这里面其实是这样的,首先药厂会分好多级别的药剂代理商。然后呢,比如一级,二级,三级。

    这些商人拿到药品的出厂价格也不太一样,这个就不细说了,这玩意水太深。

    而到了医院,你得竞标成功,这就要和当地主管卫生的领导和医院院长做思想工作了,这里面就会有一部分成本出现了。而且往往这一部分成本比较高,大约占药物出厂后一半的成本。

    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药物,你凭啥能竞标成功,比如简单的一点的,丹参注射液,全国各省的药企几乎都在做这个药,不管有没效果,反正全国都在做。

    进了医院,还是那句话,都是一样的药物,你凭啥让医生用你这个牌子的药物,这个时候,药贩子就要做通科室主任和医生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明白自己的药物到底哪里好!

    这个时候也会产生一些成本,这个成本大约是所有成本的十分之一。

    等医生用了药物后,你还要统计这个药物到底是哪个医生用的,这个时候就要通过药剂科主任,去统计。这就是所谓的统方,一般情况下,一张处方一块钱的劳务费。

    看着不多,可一个月要是有几千张处方,药剂科主任也不用干啥,统计其实就拿出处方,让药贩子自己统计,一种药就几千张,你想想。

    所以,这个行业中,等雪崩的时候,肯定会埋死很多人!

    至于科研,华国百分之八九十的医院药房,都尼玛忙着统方了!哪有时间科研。茶素因为工资给的高,都是按年薪走,所以,在这个方面,张凡抓的特别严。

    我管不了外面的药贩子,可我能管的了医院的人,你敢统方,老子就敢砸你饭碗。

    大家都知道,张凡平时笑呵呵,不像是欧阳一言不合就骂人,可骂人的人手软,张凡是不骂人,但心黑。

    真下手的,所以茶素药剂科,也有一些小科研,可长久以来的关系户,导致药剂科正儿八经没顶梁柱。

    不光茶素医院,就满华国也差不多,一个药学毕业的本科生,如果进不去医院,就两条路,一条是去当药贩子,一条是转行。

    因为这个行当,想做科研,不到博士,想都不要想。可人家到了博士,就不会进医院卖药的,不是去了药企就是去了科研所。谁脑袋被驴踢肿了一样,药学博士毕业跑来你医院卖药!

    所以,这个科室,往往都是集中了医院关系户的地方。

    “你们骨科的抗生素用的太不规范了,你看看,这个用克林霉素就可以了,可你们用的是头孢克圬,而且从入院用到出院,你们临床药师的监督责任没有落实啊!”

    药剂科里,老头看着从各个科室来的处方,一点点的给大家找毛病,然后再给大家指明工作方向。

    这次张凡邀请来的专家够多,算是给茶素医院的各个科室来了一次升华。

    让很多医生明白了以后或者未来的方向,这就很重要了。很多医院,辉煌的繁花若锦,可落败的时候如同海水退潮,就是因为在关节节点上,没有高屋建瓴。

    一周的时间,来茶素的老头真的是快被累趴下了。一天从眼睛睁开,就感觉工作就来临了。

    而且,当治疗方案确定应用后,效果很好。

    这种没有针对性的疾病,找个对应的药物真的太难太难了。

    可这一次,茶素的努力没有白费,首先沙漠国老大莫名的发热被控制住了。

    当天用药后,发热开始消退,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沙漠国老大起床后,立马觉得,人生还是有意思的,因为不难受了,浑身疼痛消退了。

    查房的时候,张凡首先注意到的是沙漠国老大的脸色,这老头本来就白,虽然也是亚洲人,可他绝对比一般的亚洲人白,更比张凡白了不知道多少。

    可因为发烧的缘故,他就和关二爷一样,一脸的红彤彤,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老头喝高了,或者被上过蒸了。

    现在终于老头脸色恢复了。

    “谢谢!”老头很矜持,没有到感恩戴德的地步。但态度很客气。

    “目前只是体温得到控制,其他方面,还不能确定,不过因为药物副作用的问题,我们要暂缓一段时间,你回去休息一周后,继续来茶素进行下一阶段的治疗。”

    张凡笑着给这位老大解释,老大能退烧,他也高兴。

    等老头们带着茶素一群医生,把老大如同白面包一样揉了半天后,大家退出了病房,要去会议室总结治疗结果。

 

乔家孕事(限)路漫漫 通房BY无删减    张凡也笑着要出去的时候,沙漠国的老大发话了,“张院长,请您帮我联系你们总经理,我要和你们总经理通电话!”

    “额!”张凡楞了一下,不过也没推辞,其实他脑子里第一时间蹦出来的不是怎么联系,而是想到了一个问题,总经理有手机吗?

    他没联系方式不用怕,没见两桶油的老王都快成茶素医院的院办副主任了吗,天天来医院报到不说,每次来还要给张凡带点什么。

    比如好茶啊!稀奇的食物啊,老王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BTC跌破34000美元关口 日内跌幅为5.86%
上一篇: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可以持有比特币但不要靠它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