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大桥祭4个小孩

2022-02-22 16:49

看完刚才的全息影像,骆禾紧皱眉头,向侦察队员问道:“这些东西,蜂鸟是从哪里拍来的?”

侦察队员指向洞窟外的冰原:“我在这片冰原侦查的时候,沿途发现有许多人类组成的聚落,其中有很多都被摧毁了,从痕迹看,应该是最近发生的事。”

“刚才的影像拍摄于一处没被摧毁的聚落,就在我们北方两百多里的位置,他们以剑齿虎为旗帜,规模极其庞大,还拥有着非常完备的军事力量,光是我侦查到的武装人员就有数十万,而且全部处于动员状态,有的甚至身上还有刚留下不久的战痕,似乎不久前刚打过仗。”

侦察队员又指向南方,说:“往西南方向三百多里,我侦查到一处庞大的城墙,墙头树立着以月桂花为装饰的旗帜,防御极其严密,滴水不漏,毫无疑问是军事要塞。我的蜂鸟之前被野蛮人摧毁了,暂时探测不到那处要塞里面的情况,但从部署在城墙上的重型军械看,应该是属于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

骆禾在脑海中整合了目前得到的情报,当他构思出轮廓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北方有全副武装的野蛮人聚落,西南方向被不明军事要塞堵死,东南方向的沙漠地区有百万大军在打仗,我们这是被夹在中间了啊...”

鬼面短促一笑:“怕什么?局势越乱,水越浑,对我们就越有好处。”

骆禾咬紧牙关,对于鬼面这种想着搞事的人来说,局势乱确实有好处,可以浑水摸鱼,从中获利。

但对于帝临交代的情报搜集任务,这种局面相当不利。

战争期间,一个国家必然进入高度戒备,平时可以打听的一些情报,在戒备期间会变得非常敏感,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情报机构盯上。

再倒霉一点,万一那个国家颁布了禁足令,不允许平民上街,那他们这些轮回者的行动就会受到严重受阻,寸步难行。

骆禾面色无比凝重,沉声说:“鬼面,现在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我以队长的身份劝告你,不要再制造内部分裂。我们现在应该团结在一起,完成帝临交付给我们的任务,平安回归。”

“呵呵呵...帝临,又是帝临。”鬼面脸上露出浓浓的讥讽,他拿过那枚手环,重新播放了一遍全息投影,指着酋长朱庇特说,“看到那个注射器里的东西了吗?它能让一个人肢体再生,获得前所未有的力量,连断了一条胳膊都可以快速复原,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机遇!变强的机遇!就像《生化危机》里的T病毒,就像《蜀山》里的武学功法,这是一种超越常规奖励之外、只有这个位面才能遇到的变强机遇!”

“这种机遇不消耗奖励点,不影响评级,是一种完全外来的强化!它会让我们队伍的实力远高于立方体评级,以后去其它任务位面会变得更加轻松!”

“这是天赐的机遇啊,队长,对于任何一支轮回小队来说,这种机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多少队伍做梦都想要这种机遇,却苦苦求之不得,而它现在就径直摆在我们面前!这种有望让我们大幅强化、跻身一流队伍的机遇,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它溜走?!”

面对鬼面和那些激进队员的目光,骆禾也有过些许动摇,但却是一闪而逝,他重重地说:“是机遇还是毁灭,你拿得准吗?注射器里的那种液体,我们没有任何相关情报,这跟去《生化危机》找T病毒不一样。”

“还有本土势力,我们对傲慢世界一无所知,你要拿什么去和那些野蛮人交涉?你知道他们的文化吗?你了解他们的思想吗?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鬼面,你听我一句劝,我们现在的处境恐怕比想象中还要危险,不要想着去触碰那些我们无法掌控的东西。只有拿捏得住的机遇才叫机遇,而那些超出我们掌控的机遇,是披着诱惑外衣的魔鬼,只会引诱我们一步步走向灭亡。”

鬼面的神情终于冷了下来,他沉默许久,指了指身后那些选择跟着自己的队员,阴森地说:“看来,我们的想法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分歧。”

看到鬼面的眼神,骆禾知道靠语言已经没法把他劝回来了。

支持骆禾的保守队员,支持鬼面的激进队员,各自来到两侧,分为两派,目光复杂地看着彼此。

最终,骆禾没能狠下心来一场话语权的争斗,他只是看着鬼面,深邃地说:“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我有必须要完成的事,如果你带人走出这个洞窟,我就会立刻断绝与你们的通讯。”

“不管你们那边遇到了什么情况,哪怕被人团灭了,我都不会予以回应,也不会进行任何支援。”

“哇塞,这么绝情?”鬼面嘴角扬起嘲讽的弧度,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那如果,我拿回了好东西,你要不要分一杯羹?”

“你能活着回来再说。”骆禾说完,不再理会鬼面,转身进入洞窟深处。

“队长。”鬼面直勾勾盯着骆禾的背影,眼中浮现起诡邃之色,微笑说,“这很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喊你队长了。等我回来以后...呵呵呵...”

鬼面说完,带着激进派队员离开洞窟,从空间戒中唤出各式各样的单兵载具,有些是飞行器,有些是战术摩托,也有些是外骨骼装甲,仿若一支严阵以待的高科技军团。

在光学迷彩的隐形模块下,周围空间开始出现不规则扭曲,载具和轮回者们渐渐变淡,开始变得透明。

标签]在彻底隐形前,鬼面回首望向洞窟的方向,用力吐出舌头,配合脸上的刺青,仿佛恶鬼在狞笑。

鬼面带人离开后,洞窟内,一名轮回者走到骆禾身后,忧心忡忡地问:“队长,如果鬼面这次真的成功了,那您的地位...”

“保持专注,不要管别人做什么事。”骆禾冷着脸,阴森地说,“我们有自己要做的事。”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有新情报传回来,骆禾也没时间和鬼面对峙了,他接过侦察队员递过来的手环,将其戴在手上,按下按钮,虹膜识别的光线扫过眼帘。

经过生物体征比对,原先沉睡的芯片识别激活,手环投射出大量激光辐照光束,在骆禾前方形成了无比逼真的全息投影,清晰到连物体表面的纹路都能看见,让人感觉身临其境。

这种手环是轮回道具之一,而现在展露出来的全息投影,正是侦查队员拍摄的一段影像,事发地点在一处小屋,屋内光线昏暗,唯有些许橘色的烛火摇曳。

屋内站着许多人影,其中一个头戴冠冕、穿着酋长服饰的男人半跪于地,他前方站着两个身穿红衣的人,其中一人手中拿着类似注射器的东西,里面装着某种诡邃的液体,粘稠的质感像是血液,却又黑得像石油,也不知是不是光线使然。

酋长掀起衣袖,伸出自己的胳膊往前探去,就像等待垂怜的信徒。

红衣人动作不紧不慢,将注射器刺进酋长的胳膊,把那种诡邃液体打进了他的体内。

片刻的沉寂后,突然,酋长痛苦地倒在地上,开始剧烈挣扎,周围的酋长侍卫都发出了惊呼声,想上前查探,却被红衣人拦下。

下一瞬间,酋长的身体出现了某种畸变,他的脊椎因为异常生长反撑过来,密密麻麻的触须在皮肤下蠢蠢欲动,喉咙发出沙哑怪异的音调,仿佛某种邪祟的生物在嘶吼咆哮。

这时,红衣人看了一眼旁边的酋长侍卫,后者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乖乖把刀递给了红衣人。

“噗!”刀光闪过,血水飞溅,只见红衣人挥刀砍向酋长,将他的右臂直接斩下,血淋淋地落在地上。

酋长一臂被断,却仿佛不知痛觉,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只是一直嘶吼到精疲力竭,这才倒在地上不停喘息。

旁边的酋长夫人满脸惊恐,吓得泪水都在眼眶中打转了,她跪到酋长身边颤声问:“朱庇特...你没事吧?疼不疼?”

名为“朱庇特”的酋长身体已经停止畸变,脊柱形状恢复原样,皮肤下的触须也消失无影,看上去和原来没有什么区别,只有右臂切口处仍在流血。

朱庇特摸着夫人的脸,温柔地说:“流点血而已,没事的,你忘了我在战场上挥洒热血的英姿

了吗?”

夫人看着朱庇特血淋淋的伤口,神情悲痛,她伸手想要触摸,又转身跑开:“我去拿药!”

很快,夫人捧着药包回来,开始为朱庇特清理伤口、上药、包扎,动作非常娴熟,显然是做过很多次了。

看着温柔贤惠的妻子,朱庇特摸了摸她的脸,柔声说:“亲爱的,我有件事必须向你坦白。”

“你也知道,我们两个是部落联姻。我败给了你的父亲,为了苟活下去,我不得不入赘到你家,并宣誓带领整个部落臣服于你们。”

“我很抱歉,在最初入赘的那些日子,我心里无比狂躁,男人的尊严让我心生邪火,我甚至...甚至升起过要杀了你的恶念...”

夫人轻轻摸了摸朱庇特的头发,轻声说:“我知道...我以前能感觉出来...但这么十几年的相处,我们早已融入了彼此的生活,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啊。”朱庇特伸出残存的左手,在夫人脖间轻轻摩挲着,平静地说,“我是说,即使是现在,那个念头依然存在。”

“嗤——”恐怖的异象突然发生,只见酋长的断臂处有成千上万只猩红触手钻出,疯狂蔓延着,它们没有骨肉皮与血管血液乃至神经,一眼看去就像是无数猩红蛆虫被揉成了一团,最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塑成了手臂与手掌的形状!

夫人愣神之际,那只重塑的大手已经环在了她的脖颈间,如铁钳般死死夹着,远超常人的强大力量在此刻突显。

“呜...”夫人被单臂拎在空中,几乎出不了声,双腿在朱庇特身上胡乱砸着,但在悬殊的身体能力差距下,这样的挣扎显得无力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朱庇特咧开嘴倒吸冷气,呼吸都在打颤,仿佛被某种狂热的兴奋感所填满。

夫人的脸愈发苍白,唇间都已浮上青灰,她再没有挣扎的力气了,双手无力垂落在朱庇特的手臂上,泪水从眼眶中决堤而出。

“力量...这就是力量吗?!”朱庇特狰狞地笑着,浑身因为舒畅感而不停发颤,“真是荒谬啊!真是可笑啊!我居然现在才选择接受这种力量!”

朱庇特猛地将夫人的尸体砸在地上,他闭上眼睛,似在回味,最后跪到在两个红衣人面前,声色狂热:“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若不是祂,我怎能找到真正的自我?请转达你们伟大的神明,我们将成为无尽虔诚的信徒!”

“我们,会为祂献上一切!”

...

画面进行到这里,酋长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厉芒,看向侦查器的方向,仿佛在注视着镜头外的骆禾等人。

下一瞬间,酋长的身躯化作扭曲的残影逼近,全息影像突然变成了一堆故障乱码,播放到了终点。

影像结束后,侦查队员沉声说:“这是蜂鸟侦察机拍到的影像,刚才就是全部画面,我这里显示蜂鸟已经失联,应该是被那个叫朱庇特的人摧毁了。”

骆禾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蜂鸟是由立方体先进科技制造的侦察机,外形比一只蚊子还小,飞行时无热无声,形如鬼魅,最灵敏的探测器都很难捕捉到它的存在,是一种无孔不入的侦查设备,许多轮回小队都很喜欢。

这种侦察机会被发现就已经很不寻常了,更可怕的是,它居然直接被摧毁了!

除了隐蔽性,蜂鸟最厉害的地方就是速度,它拥有强大的反击毁系统,一旦有外物逼近就会自动规避,瞬间速度可以达到马赫级。

有这种恐怖的速度,竟然还难以逃脱朱庇特的击毁,很难想象他体内有着怎样的力量。

和面色凝重的骆禾不同,鬼面对刚才的影像露出了浓厚的兴趣,笑容有些狂热,低声自语着:“注射了那种液体,肉身竟然会诞生如此强大的力量,有趣...”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上一篇:千万别手贱去浏览暗网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