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闺蜜的爸爸

2021-10-20 16:49

都已经撕破脸皮了竟然还想着破镜重圆。

更重要的是,他还惦记上了强大的元宗,想收编据为己有。

这么一来的话,阐教将实力暴涨、一飞冲天,远远超过西方教、鲲族甚至魔教。

不过林凡早就看穿了他那虚伪的嘴脸。

为了所谓的大道本源置师徒之情于不顾,甚至还处心积虑地痛下杀手,这是他所接受不了的。

重归旧好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死也不可能。

女娲大隐于天,不问大教,冷眼立三界,就是因为看不惯圣人虚伪的嘴脸。

不过为了替林凡洗清冤屈,她果断站出来,看着元始天尊说:“大师兄有言在先,可以证明林凡不是所谓的逆天之子。在这之前,你们全都冤枉他了。我想知道,现在你们应该没有杀他的理由了吧?”

“那是自然,我一心替天行道,所以才六亲不认。他既然不是逆天之子,我自然没理由杀他。不仅如此,我还可以跟他重续师徒之情。”元始天尊慷慨激昂道。

“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从今以后山高水长,再无瓜葛。”林凡直截了当道。

“林凡小友,那他们……”

指着被困在诛仙剑阵的西方二圣和通天教主。

太上老君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是想让林凡把他们放出来。

“他们在没有明确证据证明我是逆天之子的前提下三番五次欲置我于死地,我困他们个三年五载的应该不过分吧?”林凡直言道。

“话虽这么说,但与圣人结仇与你不利,你应该不想他们出来后继续与你为敌吧?”太上老君笑着问道。

“大师兄,那你的意思是……”女娲主动上前问了起来。

“圣人不死不灭,他们是杀不死的,放他们出来吧。”太上老君直言道。

“放他们出来容易,但你能保证他们出来后,不再为难林凡吗?”女娲开门见山道,她需要得到一个承诺。

“这个我会从中周旋,毕竟林凡小友不是逆天之子,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为难的理由。”太上老君老成持重地说。

“既然师兄这么说,那如果他们出来后再为难林凡,师兄你可要主持公道。”女娲直言说。

当即看向林凡,对着他点头。

林凡心领神会。

虽然他很不爽西方二圣和通天教主。

但他心里明白,在成圣之前跟他们作对是鸡蛋碰石头,必须得苟着。

所以迟疑再三后,他果断收了诛仙阵图和诛仙四剑,让他们三大圣人瞬间恢复自由。

刚才太上老君的话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也知道林凡不是所谓的逆天之子,所以三人对着太上老君点

头行礼后,均不语。

“林凡小友是无辜的,他并不是你们口中的逆天之子,从今以后,都不准再为难他,你们可明白?”看着他们三人,太上老君以命令的口吻道。

“谨遵师兄教诲!”众人毕恭毕敬道。

他们为大道本源而来。

现在确定林凡不是逆天之子,更大的可能是剑尘。

所以除了女娲外,其余的几位圣人均没停留,皆为大道本源而去。

直到三清和西方二圣全都离开后,林凡、陆雪瑶等人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洪荒六圣齐现身于此,关键是还在他们的围戮中活下来了。

现在回头看看,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他们都在为大道本源而战斗,你不去吗?”看着女娲,林凡柔声问道。

女娲微微摇头,朱唇轻启,吐气如兰地说:“人生有三大悲: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能再度看到你,我已经很知足了。”

一旁,大巫九凤、九天玄女等人面面相觑,均惊讶万分。

虽然知道林凡和圣人女娲之间的关系匪浅。

可没想到她竟拼死相护,现在更是真情流露,当众表白,令人咋舌。

君子当以成人之美。

所以她们几人在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均识趣地离开,让林凡和女娲有独处的私人空间。

“我没听错吧,女娲和林凡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大巫九凤八卦问道,十分好奇。

“这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九天玄女微微摇头。

“你们了?你们一直跟在林凡身边,多少应该知道一些吧?”看向叶红月、陆雪瑶和凌冰三女,九凤追问不休道。

“我只知道他是因为亵渎圣女才入轮回的。”凌冰如实道。

“可从现在他们的关系上来看,明显是郎有情妾有意嘛。”九凤揶揄道。

“之前我们遇到困难时,女娲还出手帮过我们,虽然她从未直接现身。”陆雪瑶柔声道。

“可真有能耐,连圣人都敢泡,关键是圣人还动情了。”冥主叶红月抿嘴笑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次洗清了逆天之子的身份,希望三清和西方二圣不要再为难他了吧。”叹了一口气,凌冰感慨万千道。

“还是那句话,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想要不被圣人惦记,唯有自己强大起来。”九凤一针见血道。

“也不知道鸿蒙紫气会花落谁家。”眼神深邃地看向远方,陆雪瑶感慨万千地说。

“异域生,逆天行,食众生,炼鸿蒙,破洪荒,是为逆天之子。其实太上老君说得很清楚了,谁是逆天之子,谁将炼化鸿蒙紫气!”九天玄女脱口而出道。

“这么说来,剑尘会炼化鸿蒙紫气?”凌冰不安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他和林凡之间的恩怨,我们怕是永无宁日!”叶红月心悸道。

众女皆陷入深思中。

这是他们接下来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

干柴遇烈火。

久旱逢甘霖。

当林凡和女娲单独相处时,两人均痴痴地看向对方。

这一刻,他们无视时间流逝,无视身份差别,眼中只有对方。

当干柴被点燃的那一刻,立刻如星星之火,瞬间熊熊燃烧起来。

巫山云雨。

两人深入交流,互诉衷肠。

这一刻,似乎没有什么言语能胜得过身体碰撞,一切皆不言中。

三天后,精疲力竭的女娲在混沌珠中甜甜睡去。

纵然是圣人的体质,也禁不住折腾。

……

九凤、陆雪瑶五女还在远处等着。

林凡和女娲迟迟没出来,她们也不好意思过来去。

这一等就是三天。

“这都三天了,你说他们俩干嘛去了?”陆雪瑶轻声嘀咕道。

“干嘛去了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凌冰抿嘴笑了起来。

“可是,这都三天了,就算要交流情感也用不了这么久吧!”陆雪瑶娇嗔道。

“或许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比较深,玩得比较疯。再说了,女娲可是圣人,也许会些我们所不会的……”叶红月调侃道。

“你们……可真是的!不过林凡连圣人都敢盘,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大巫九凤揶揄道。

正说话时,九天玄女一副突然一副发现什么的样子,惊喜万分说:“他出来了!”

众人连忙看了过去。

只见林凡孤身从混沌珠中走了出来。

此刻的他红光满面,气宇轩昂。

得到圣人滋润后的他脱胎换骨,就连实力也有不小的突破。

“女娲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了?”陆雪瑶开门见山问道。

“她体力不支,在里面休息。”林凡咧嘴猥琐笑了起来。

“她可是圣人,怎么会体力不支了?”九凤悻悻地说。

“圣人又怎么样?首先她是个女人,然后才是圣人!”林凡不以为然道。

“你不会把她玩坏了吧?”陆雪瑶调侃道,风情万种的说。

“这是你的想法吧?”林凡邪恶问道。

陆雪瑶立刻一副后怕的样子。

她知道,下次再深入交流的话,林凡真的会那么做。

……

且说祖龙、鸿蒙兽、妖祖羲帝、大巫玄煌以及阴天子等人奉命去追击鸿蒙紫气。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他们姗姗归来。

跟离开时的意气风发相比,现在的他们士气低落。

一个个全都垂头丧气,提不起神来。

不过见林凡安然无恙,他们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

“我没事,你们怎么样了?”林凡朗声问道。

其实看到他们这幅表情时,林凡心中已经有了结果。

“让你失望了,我们都没能得到鸿蒙紫气!”叹了一口气,祖龙满脸愧疚地说。

“异域生,逆天行,食众生,炼鸿蒙,破洪荒,是为逆天之子。这是太上老君对逆天之子的定义。唯有逆天之子才能得到鸿蒙紫气,我不是逆天之子,无法拥有鸿蒙紫气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林凡洒脱道。

“太上老君?你见过太上老君了?”妖祖羲帝吃惊问道。

“你们走后,洪荒六圣全都来了。我也总算是洗刷了逆天之子的身份,不过从圣人的言语中不难看出,我是没机会得到鸿蒙紫气的。”林凡直言道。

“洪荒六圣没有为难你?”魂帝好奇问道,这也是众人想要知道的。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林凡傲睨道。

“呼呼,没事就好!”祖龙欣慰道。

“老大,既然你不是逆天之子,那谁是逆天之子?”孔宣追问道。

“满足那五个条件的人就是逆天之子。放眼整个洪荒界,虽然不确定剑尘是不是异域的,但他的嫌疑最大。对了,那鸿蒙紫气被谁夺走了?”林凡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们穷追不舍,本来压制住了燃灯、如来等人,但后来剑尘出现了。我们与之交锋,他一剑劈开虚空,鸿蒙紫气趁机钻了进去消失不见,剑尘也跟着去了。等我们也想进去时,一众圣人来了……”叹了一口气,祖龙满脸感慨道。

“这么说来,你们也没亲眼看到剑尘得到鸿蒙紫气?”林凡眯着眼睛问道。

“没有,不过他追着鸿蒙紫气进入空间裂缝中。如果说谁最后机会得到鸿蒙紫气,应该是他,不过圣人后来好像也进入空间裂缝中。”祖龙心有余悸道。

“他现在是圣人的猎物,即便得到了鸿蒙紫气,想将其炼化也没那么容易。”林凡冷冷地说。

“难道圣人会对他出手?”鸿蒙兽狐疑道。

“杀死逆天之子可得到大道本源。这些疯子穷凶极恶,为了得到大道本源不择手段,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林凡残酷地说。

【作者有话说】

感谢“七猫书友_102353545498”打赏1束鲜花。

喜欢混元主宰请大家收藏:

“你们俩缠住他,给我创造出手的机会。”动手前,林凡底气十足道。

闻此,女娲一脸诧异。

要知道,林凡只有准圣境的修为,很难相信他竟然想主攻。

不过见冥主叶红月没有异议,她也没说什么,照做便是。

陆雪瑶、凌冰、九天玄女以及大巫九凤四女站在远处看着。

此刻看到他们三人疯狂围攻圣人元始天尊时,全都莫名的紧张起来。

“洪荒六圣有五个在这里,其中三个被困在诛仙剑阵中,真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大巫九凤悻悻道。

从巫妖大战中活下来,她对圣人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

可眼下,林凡却鏖战圣人不落下风,这让她极为感慨。

“你们说,他们仨联手能打败元始天尊吗?”陆雪瑶六神无主的问道,忐忑不安。

“同为圣人,女娲的修为比元始天尊差了那么一点。不过随着林凡和月儿姐姐的加入,我相信他们至少不会落败!”凌冰直言道。

“还有三个圣人被困在诛仙剑阵里面,也不知道这一战最终会是什么结果!”九天玄女感慨万千道。

“对了,你们说那鸿蒙紫气会落入谁的手中?”想到了鸿蒙紫气,陆雪瑶脱口而出问道。

此话一出,三女全都齐刷刷地看向九天玄女。

毕竟她有本源心魄,能看到未来。

“我能告诉你们的是,祖龙、鸿蒙兽他们都没能得到鸿蒙紫气。”九天玄女脱口而出道。

“啊?”

陆雪瑶有些失落。

她本来还想着祖龙等人带回鸿蒙紫气,林凡有机会将其炼化然后成圣。

可现在来看,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

“他们没得到,那谁能得到鸿蒙紫气?”紧咬着嘴唇,凌冰不安问道。

“我也不知道,或者说,我也没看透,本源心魄没有给我答案。”九天玄女微微摇头道。

……

诛仙剑阵中。

西方二圣和通天教主被困其中狼狈不堪。

他们本想着林凡即便布设出诛仙剑阵他们也不怕,毕竟有四圣人在此。

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关键时刻,元始天尊竟然做了缩头乌龟,招呼都不打的就逃走了。

一时间,他们全都陷入被动当中,被困在里面根本就出不来。

“你们怎么看?”抬头看了接引和通天一眼,准提道人愤愤不平道。

“我们都被元始给算计了!”接引道人义愤填膺道。

“没想到他临阵脱逃,其实他连自己的徒弟都肯杀,我早就应该想到他不会跟着我们一起进入诛仙剑阵里面!”双手紧握着拳头,通天教主恼火地说。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被困死在这里面吧?”准提道人脸色铁青地说。

“这诛仙剑阵除非集齐四大圣人,否则根本就不可能破阵出去。在没有圣人进来之前,认命吧。”通天教主一针见血地说。

“如果要是被元始给算计的话我也认命,真不敢相信,我们是被一个准圣境的蝼蚁给算计了,丢人啊!”边说边摇头,接引道人一言难尽道。

“事已至此,哪还管什么丢人不丢人。不过那厮的修为确实可怕,还没达到圣人境就可以把我们打得吐血,真要是等他得到鸿蒙紫气成圣了,恐怕我们洪荒六圣中,根本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通天教主心有不忿说。

听到他的话后,西方二圣陷入沉默中。

……

在林凡的吩咐下,叶红月和女娲打配合,疯狂压制元始天尊。

别说,圣人的力量再加上九幽之力,确实打得元始天尊不复之前的狂妄。

林凡则一直在寻找下杀手的机会。

与此同时,他还祭出先天至宝混沌钟和天道无上异宝混沌珠,不遗余力地把元始天尊往死里杀。

“没用的,我有玉清圣光护体,本身早就不死不灭,你们即便联手,也不可能威胁到我分毫!”

虽心乱如麻。

但元始天尊仍鼓足勇气,不愿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胆怯。

“哼,玉清圣光又如何?在我的九幽之力面前形同虚设!”叶红月叫嚣道。

说话时,九幽之力在她的驾驭下化身为九条魔龙,张牙舞爪地攻击过去。

在这之前,圣人在叶红月心中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不可战胜。

可自从看到林凡接连把圣人打得吐血后,她这才意识到,原来圣人也是会受伤,同样能被杀死的存在,只不过相对来说比较棘手一些罢了。

此刻九幽之力突破玉清圣光的守护,直接威胁到元始天尊的本命,吓得他连连后退,噤若寒蝉,似乎这才意识到九幽之力的可怕。

同一时间,林凡总算是看到了出手的机会。

当即毫不犹豫地施展出混沌星辰爆第四式星团爆。

这是他最强大的攻击!

虽然在这之前接连施展星系爆、星团爆将身体中的灵力抽空。

但此刻的他是融合了四分身的存在,整体实力突飞猛进,那些被耗尽的灵力早就得到补全。

“破!”

电火雷光间,林凡的星团爆在法则力量和混元之力的加持下,直接突破时空的禁锢,出手的瞬间便来到元始天尊的胸口前。

“咦,不好!”

还没来得及摆脱九幽之力所带来的威胁,现在又不得不面对星团爆所带来的致命威胁。

这一刻!

狂妄不可一世的元始天尊是真的怂了,噤若寒蝉。

然而林凡的这一击志在必得,哪怕他是圣人,也没给他躲避的机会。

说时迟那时快。

星团爆实打实的轰击在元始天尊的胸口上,直接将他身上的玉清神光打得溃散。

同时他的胸口上也被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元始天尊更是忍无可忍的大口大口吐血,凄惨至极。成功得手了,林凡大喜。

可接下来一幕让他瞠目结舌,只见元始天尊胸口上那两头透光的血洞瞬间痊愈,就像是根本没受伤一般。

“咦,这怎么可能?”林凡喃喃道,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圣人历万劫而不死。无论多么重的伤,只要玉清圣光在,都能瞬间痊愈。”女娲悠悠道。

说话时,元始天尊身上那原本被打得溃散的玉清圣光再度凝聚出现,大放异彩。

“这么说来,我杀不死他?”不甘心的双手紧握着拳头,林凡恼火不已。

“死只是相对的,但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只能把他困住,想杀他几乎没有机会。”女娲一语中的道。

“能把混沌星辰爆修炼到第四式,除了逆天之子外,根本就没有人能做到。事已至此,你还敢否认自己是逆天之子!”目无表情的看向林凡,元始天尊冷冷道。

“如果你认为杀了我就能得到大道本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虽然我很想承认我就是所谓的逆天之子,但从始至终,我都不知道逆天之子所为何物!”林凡义正词严道。

紧接着又说:“我是被你们逼上这条路的!”

“休要狡辩,我今天非杀你不可!”

元始天尊一副魔怔的姿态。

那在看向林凡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

眼看着一场恶战又将开打时,突然,虚空中仙音焚唱,响彻寰宇。

“异域生,逆天行,食

众生,炼鸿蒙,破洪荒,方为逆天之子!”是洪荒六圣之首太上老君。

他姗姗来迟,但也总算是现身于此。

不仅如此,他似乎还带来所谓逆天之子的定义,听得元始天尊和女娲等人一愣一愣的。

很快,太上老君骑着青牛凭空现身于此。

真正看到他时,元始天尊和女娲等人不敢怵逆,连忙毕恭毕敬道:“见过师兄。”

摆了摆手,太上老君笑看着林凡说:“小友,我们总算是见面了!”

“林凡拜见太上圣人!”微微躬身,林凡虔诚道。

“不用客气,不过你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混沌星辰爆修炼到第四式,着实难得,也难怪你会被他们认定为逆天之子!”太上老君笑着道。

此话一出,女娲和元始天尊大惊。

尤其是那元始天尊,极其不淡定的问道:“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是逆天之子?”

“是我刚才说得还不够明确吗?”太上老君反问道。

然后又一副仙风道骨的姿态重复说:“异域生,逆天行,食众生,炼鸿蒙,破洪荒,方为逆天之子!”

“这是师尊对逆天之子的定义!首先第一条,异域生,说明逆天之子根本就不是洪荒界的人,单凭这一条,就可以排除林凡小友。”

“啊?如果不是他的话,那、那会是谁?”元始天尊怅然若失。

一时间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异域之人,逆天而行,以芸芸众生为食,炼化鸿蒙紫气,破绝洪荒世界,这样的人才是所谓的逆天之子!你仔细想想看,会是谁?”太上老君老成持重问道。

“是剑尘!”冥主叶红月脱口而出道。

“你确定?”女娲一脸认真地问道。

“他是不是异域之人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和魔族沆瀣一气,行逆天之事,而且以吃人的方法来提升修为,正好印证了你逆天行,食众生这两句话,至于炼鸿蒙和破洪荒,等下去就能看到了!”叶红月铿锵有力道。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替洗清冤屈。

见女娲和元始天尊沉默了,叶红月接着说:“异域生,逆天行,食众生,炼鸿蒙,破洪荒,这五句话,林凡根本就没有一句符合的。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逆天之子。”

“这么说来,他是被冤枉的?”怔怔的看向林凡,元始天尊怅然若失道。

林凡宠辱不惊。

是不是逆天之子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他也自始至终都没放在心上。

但接下来元始天尊的嘴脸恶心到他了,令人作呕。

“小凡,看来是为师错怪你了!为师决定恢复你阐教弟子的身份。不仅如此,元宗弟子,皆可归于阐教!”看着林凡的眼睛,元始天尊心花怒放道。

见过不要脸的,却从来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圣人。

此刻,林凡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看着元始天尊那等着回答的样子,他一忍再忍,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爆粗口了。

“老匹夫!去死吧!”林凡咬牙切齿的说。

喜欢混元主宰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有人在韩国看到了本兮
上一篇:女人梦见识破骗局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