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

2022-02-22 13:07

第1276章 昊天的杀手锏

昊天一听,大惊失色,踉跄退后两步,无比震惊地道:“陈玄丘已经成圣?这怎么可能,为何朕从未见此异象产生?”

青华上帝惨然道:“也许,是因为他所修功法,不是玄宗仙道吧。毕竟,我等对于成圣的经验,都来自于玄宗仙道法门。”

昊天犹自不信,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西天多宝成圣时,也是天生异象啊,虽其异象,与我玄宗仙道不同,但至大至正,至阳至恒,吾等皆有所感,知有圣人出,何以陈玄丘……”

紫微上帝忽然道:“前些时日,天生异象,天界一片凄风惨雨,大地四分五裂,一时轰动三界,不过顷刻间就停止了,难不成……那就是陈玄丘成圣的兆像,被他强行瞒过了天机?”

其实那是娲皇坠落圣位产生的异象。

不过就连这几位上帝,也不知道圣人堕落圣位时,是什么异象,因而假想到了陈玄丘身上。

在他们看来,陈玄丘是个敢于反天的大魔头,修的功法也是旁门左道,所以那末日一般的天地异象,也许真是他成圣的天机感应?

昊天上帝惶惶然道:“若陈玄丘已然成圣,我等如何阻止?”

昊天突然憬醒,振奋道:“圣人不入三界,这是道祖法旨啊,陈玄丘若已成圣,他就该退出三界争持之事才对,否则就是违背道祖法旨。”

勾陈上帝恨恨地道:“陈玄丘乃邪魔外道成圣,不是受道祖点化的圣人,他肯受道祖法旨约束么?道祖为了与天合道,现在抽身不得,谁能制止他?”

昊天沉吟道:“三清圣人,本是我玄宗一脉,渊源最是亲近,只是……”

昊天的脸色难看起来,自从三圣服下陨圣丹,只要离开他们的道场,立时陨圣丹发作,所以,就算他们想出世扶保天庭,也做不到了。

西方二圣……

不用想了!

他们巴不得天庭出事,一定会百般推诿,那两个不要脸皮的圣人,什么理由找不出来?

那就只有娲皇圣人了!

世间既有圣人现世,那娲皇出世,阻止他为恶,便不算违背道祖法旨,而是维护道祖法旨呀。

想到这里,昊天上帝把牙一咬,沉声道:“朕马上去拜访娲皇圣人,请圣人出面,约束陈玄丘。”

如今天庭形势危急,他是无论如何不能稍离了。

所以,昊天只分出一道元神,便往娲皇宫所在飞去。

一道元神逸出,昊天刚刚收拾了心情,要与三御商量眼下的棘手局面。

就见一道黄光,又直接冲进了大殿。

黄影一停,赫然是一只梅花神鹿,鹿背上坐着南极长生大帝。

太白真君追在后边,见是南极长生大帝到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能默默退下。

青华、勾陈、紫微惊喜道:“长生道兄,你无恙么?”

长生上帝喘息地道:“我没事!”

青华开心地道:“长生道兄不愧是我四御中最年长者,修为精深呐,竟能从陈圣人掌下安然逃脱。”

南极长生大帝翻个白眼儿,喝道:“呸!他是什么圣人了!假的,假的,我们被他骗了!”

昊天等人齐齐一怔,愕然道:“你说什么?”

南极长生大帝道:“不知他用了什么秘法,竟能将自己的修为强行拔到圣人境界,可是,时间极短,最长

不过一瞬之间。之后,他也会虚弱不堪,全无还手之力了……”

“什么?”昊天和其他三御一听,顿时呆若木鸡。

南极长生大帝苦笑道:“没错,如果我们当时继续出手,他……就完了!”

昊天神殿里,顿时一片静谧。

是长生大帝抱着牺牲自己的念头,让他们有时间脱险的,他们自然不会怀疑长生大帝的话。

一想到他们本有机会杀掉那个冤孽,无尽的悔恨便涌上了他们的心头。

半晌,青华上帝才重重一顿足,悲呼道:“我东极天域丢的好冤呐!”

紫微上帝见了,忙安慰道:“青华道兄,莫要悲伤。我的北极天也丢了,又如何?从来都是攫取中央天庭,进而威慑四方,还没有过先一一占据四方,再进逼中央天庭而能成功的先例,朕不相信那陈玄丘、东王公、西王母能成功!”

昊天咬紧牙关,思索半晌,沉声道:“东极失守,反叛马上就会从东、北两翼直接进逼我天庭了。朕痛定思痛,觉得我们之所以处处挨打,时时被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是守擂者,而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从各个方向,以各种方式对我们展开攻击。”

长生大帝道:“那么,天帝的意思是?”

昊天沉声道:“集结收拢所有天兵天将,于中央天域,与之决一死战,一战定胜负,一战定君臣!”

长生大帝和勾陈大帝脸色双双一变,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

如果这么做的话,他们两个就要主动放弃自己的地盘,将兵马收拢于中央天庭了。

昊天见二人脸色,耐心说服道:“长生道兄,勾陈道兄,若中央天庭失守,南极与西极,也不过就是多捱片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而通过大决战,于中央天庭重挫之,再想收附失地,又有何难?”

紫微帝君想了想,眼睛一亮,道:“天帝此计甚妙。我们主动放弃南极与西极,以叛军之贪婪,且其内部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各有利益诉求,必然就会有人势图抢占地盘,这样的话,他们必然分兵,如此一来,便削弱了进逼中央天庭的力量,若运作好了,甚至可以激化判军内部矛盾!”

长生大帝终于也想明白了,吁了口气道:“先丢一块骨头出去,叫他们饿狗抢食,然后打断仍向我中央天庭进逼的野狗的脊梁,再腾出手来,收拾他们?”

昊天击掌道:“正是如此!”

勾陈上帝道:“这个计划,倒也不是不成。只是,那陈玄丘既有秘法,可以暂时提升实力至圣人境界,哪怕只有片刻,我们能否捱得过,也不确定啊,这该如何是好?”

青华上帝苦笑,肉痛地道:“是啊,我的最强法器,玉净瓶、杨柳枝也毁了。”

昊天上帝目光一闪,冷笑道:“无妨,只要他只是刹那的圣人实力,我们把他引到这昊天神殿来,就行了。”

长生大帝动容道:“传说,这昊天神殿被道祖加持了一道封印,可灭一切来犯之敌,这个传说属实?”

昊天上帝傲然道:“不错!道祖确实在此,给朕留下一道杀手锏,专门迎对最凶险的局面。”

道祖留下的手段?

四御闻言,顿时信心大增。

……

昊天元神飞升直上,去往娲皇锦绣宫。

娲皇成圣,却没有自己的先天道场。

不提三清,就算西方二圣,还有一座须弥山,

但娲皇,却没能觅得一块洞天福地,足以配得上她圣人身份的灵脉栖身。

由此也可看出,诸圣之中,以她的实力最弱。

娲皇没抢到圣人栖身的洞天福地,又不愿将就,再扮作淡泊模样,运用圣人威能,开辟了一处空间洞府,是为锦绣宫。

不过,随着她跌落圣位,这锦绣宫失去圣人之力加持,已经被空间泯灭,不复存在了。

昊天按照已知的路径,飞升到了锦绣宫所在的位置,就见空空荡荡,哪里还有那座恢宏壮观的神仙洞府。

昊天懵了,娲皇圣人呢?

昊天元神四下搜寻半天,始终不见锦绣宫的半点痕迹,心中疑惑不已。

不过,打死他他也想不到,娲皇圣人竟已失落了圣位。

昊天只道娲皇圣人不欲再干涉三界中事,特意避开了他,只得怏怏而返。

昊天神殿上,昊天与几位帝君议定了大事,因他们个个身上带伤,便赐了丹药,让他们回去歇息。

昊天独坐神殿,想到竟要在此与反叛大军一决雌雄,他为天帝这无数年来,还从不曾遇到过如此事情,也是难免忐忑不安。

这时太白真君的声音又在殿外响起:“仙子,天帝刚刚与四御商议完大事,有些倦了。”

“麻姑准备了一坛仙酿,又亲手调制了几味小菜,那就劳烦真君,转呈于陛下吧。”

听见那动人的声音,昊天精神一振,扬声道:“是麻姑仙子吗?让她进来吧。”

太白真君听见天帝旨意,只好让麻姑仙子走了进去。

天帝抬头一看,麻姑一袭素衣,纤腰上浅浅挽个合欢结儿,风姿袅然,柔若流水,顿觉赏心悦目。

只因天后性格太过强势,天帝一直更喜欢温柔娴淑的女子,麻姑正合他的口味。

天帝展颜道:“麻姑,你来了。”

麻姑提着食盒,浅浅施礼:“多日未蒙陛下传召,小仙想着,陛下一定是事务繁忙,原也不欲打扰的,只是新出了几坛好酒,想着陛下劳累,所以进献一壶,叫陛下尝尝,小仙还亲手炒制了几味小菜,虽然比不得宫中御厨,陛下若不嫌弃,也可以尝尝。”

昊天闻言,心中大乐。

他不只一次暗示麻姑,意欲与她一修双好,奈何麻姑装聋作哑,就是不搭他的话碴儿。

而昊天自囿于身份,在不明白麻姑仙子真实态度之前,又不敢明说。

却不想,因为这几日实在担忧天庭局面,没顾上她,她反倒变得主动起来了。

果然呵,欲擒故纵才是王道。

昊天怡然一乐,抚须道:“卿有心了,来来来,就让朕尝尝你的心意。”

麻姑浅浅一笑,就袅娜上前,打开食盒,将精致小菜,一一呈上御案,又提出一壶好酒,用玉杯斟好。

昊天笑道:“不必拘于君臣之礼,一起用些吧。”

麻姑轻轻应了,便在侧面坐下。

美人呷酒用餐,自然也别具美态,尤其是几杯好酒下肚,颊生粉晕,更加媚丽。

昊天有秀色佐餐,吃得也十分畅快。

麻姑甜笑道:“方才见陛下眉宇之间,有些愁意,我天庭御极三界亿万载,陛下至高无上,能有何事烦忧?”

麻姑一笑,天然一股媚意,叫人心荡神驰。

昊天不禁叹道:“还不是因为那东王公、西王母,尤其是那陈玄丘,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成为阿修罗太古神族部落的首领,实力大增,如今北极天、东极天相继失守,恐怕不日大军就进逼天庭了。”

麻姑“呀”地一声,伸手掩住了樱桃小口,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吃惊道:“小仙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局势糜烂,竟然到了这般地步?”

昊天一见美人儿吃惊,豪气顿起,傲然道:“不必担心,敌势虽然强大,这不是朕还没有出手么?只要他们敢闯到昊天神殿前来,朕弹指可灭之!”

麻姑惊喜道:“陛下真有如此神通?”

昊天一见美人儿崇拜的眼神,不禁有些飘飘然了,忍不住卖弄道:“那是自然,麻姑你有所不知啊!朕这昊天殿,就是朕最后的杀手锏!”

麻姑愕然,环顾四周,惊奇地道:“难不成,这昊天神殿,竟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器?”

看见麻姑惊讶的模样,竟有一种少女般的娇憨,少女的清纯、与成熟女子的妩媚,交融在一起,看得昊天心都要化了。

昊天忍不住哈哈大笑:“没想到吧?朕不瞒你,朕这昊天神殿,实际上……”

昊天说着,轻轻伸手,捉住了麻姑的柔荑,以酒遮脸,轻轻摸娑了一把。

麻姑强忍恶心,故作羞笑地低头,轻轻缩回了手,耳朵却是悄悄竖了起来,听他卖弄地说了下去……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第1275章 兵败如山倒

“不能让天庭确信我已入圣,否则,一旦天庭请来圣人干预,又要横生枝节。”

见长生大帝跨着神鹿一溜烟儿逃去,陈玄丘淡定答道。

日猋大将登时恍然。

婆雅溜了陈玄生一眼,目中微泛犹疑,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

陈玄丘轻咳一声,道:“立即向纵横挺进,迅速占领整个妙严天宫。”

陈玄丘没有叫人去驰援其他三城,直捣腹心,自然能围魏救赵。

再者,从如今情形看,敌人的主要战力,都放在伏击他上了,其他城门的阻力应该不大,而负责其他城门的几路大军,可也是实力不俗,不必担心。

日猋、婆雅领命而去,朱雀辞翩然降落,扶住陈玄丘,低声道:“你怎么样了?”

陈玄丘抬手,以极细微的动作,将一枚丹药抹进了嘴巴,喉头一动,吞了下去,轻笑道:“无恙,歇息一下就好。”

……

拔度门,确实已经被攻破了。

大惠真人受伤,被人扶了下去。

冥河老祖本就是以杀证道的人,真杀得血流成河,愈杀愈勇。

他手持阿鼻、元屠两口神剑,十二品业火红莲烈焰升腾,一路向纵深杀将过去,身后是源源不绝的阿修罗武士。

不料,就在这时,却有一支人马,突兀地出现了。

趁着一连两道大门被攻破,妙严天宫的结界失去效用,他们直接越墙而入,趁着天兵天将都在主干道上阻击来犯之敌,如一口锋利的钢刀,直切向妙严天宫的主宫。

妙严天宫,名为宫,却如一座巨大的城池,范围极广。

这支人马,斜刺里杀出,从天兵守卫的薄弱处,迅速向纵深突进,速度奇快。

冥河老祖大惊,这是谁的人马,竟然抢了他的主攻范围?

冥河老祖定睛一看,不由得勃然大怒。

妖族!

冲在最前面的,正是鲲鹏祖师。

豪狶山人等紧随其后,众妖族也不缠斗,只以最快的速度,只取主殿。

冥河老祖怒不可遏,扬手一挥,一道血色便席卷过去,化作无数血神子,锐啸尖嚎着扑向众妖族。

冥河老族手执元屠、阿鼻两口神剑,跳到鲲鹏祖师面前,恶狠狠道:“鲲鹏,你这老狗,竟敢占老夫便宜。”

鲲鹏定睛一看,阴恻恻笑道:“原来是你这缩头乌龟出世了,难怪拔度门破的这么快。”

冥河老祖跳脚道:“鲲鹏,为何抢我战果?”

鲲鹏摊手道:“我可没有抢你战果,我是要抢青华的地盘,这儿难道已经被你占据了么?”

冥河道:“不是老夫夺取拔度门,你安能轻易闯入?”

鲲鹏笑道:“何必那么大的火气,你纵有亿万血神子,也不过是你的身外化身,说到底,你就一个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儿,我们可不行啊,不占块地盘,我亿万妖众,如何生存?”

鲲鹏叹息道:“他们太能吃了啊,个个都是大肚汉,尤其是那些兔子精,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地维秘境被他们打的到处都是洞,草根儿都快啃光了,本座再不开辟一块天界沃土,可真养不起他们了。”

冥河大叫道:“那你也不能抢我的地盘。”

鲲鹏道:“行行行,不跟你抢,你抢到的就归你,我抢到的就归我,咱们各凭本事。”

鲲鹏说罢,把大手一挥,喝道:“孩子儿,放兔子!”

计蒙、英招两员大将扬手掷出一具妖骨天梯,瞬间化作一道彩虹般的康庄大道,一直铺向人间,地维秘境里去。

片刻功夫,就见密密麻麻不见其尾的无数只兔子精,欢呼雀跃着,沿天梯奔上天来,呼啦啦地就洒播出去,窜得到处都是。

冥河老祖怒极,舞动双剑就向鲲鹏扑去:“老夫跟你拼啦。”

鲲鹏祖师哈哈大笑,就与冥河战在了一起。

老对头了,彼此实力相当,知根知底,这一战打得旗鼓相当,永远也别想分出个胜负来。

超渡门的普慈真人、救苦门的救苦真人,也相继败下阵去。

东华帝君亲自率领诸剑仙攻城,守军虽然擅长协同作战,可是彼此实力差距太大,也是抵挡不住的。

幸亏天庭虽然怕大量军队的调动,引起陈玄丘等人警惕,只派了些高端战力,意图伏击。

但是这其中就有十天尊暗中策应。

十天尊才是青华上帝货真价实的十大弟子,十人有合击之法,一旦合体,战力不逊于青华上帝本人。

因而,由十天尊掩护着东极星域的天兵,还能做到有序撤退。

不过,妙严天宫失守,却已是不争的事实。

天庭的大军,就埋伏在八千里之外。

一俟陈玄丘伏诛,他们就要伏兵四起,狙杀阿修罗大军和东华大军,最好能把东华帝君也留下,才算功成圆满。

但是此时青华帝君已经拖着勾陈、抱着紫微,逃到伏兵处,对蓄势待发的天兵天将急急下令:“撤!快撤!不要做无畏牺牲,立即撤退,陈玄丘已经成圣了。”

成圣?

众天兵一听顿时面色如土。

这就像只能打常规战的,碰上个扔原子弹的。

对付圣人,是无法用数量弥补质量差距的呀。

一时间,天兵天将,兵退如泻水,呼啦啦一退万里,当真是闻声而逃。

东方妙严天宫,方圆十万里。

当陈玄丘和朱雀辞、日猋、婆雅,还有东华大帝、四海龙王,无当圣母、朱玄一、婵媛等人杀到妙严天宫的宫城核心地带时,里边满坑满谷的都是兔子精。

兔子精们人手一支小旗,插的到处都是。

只有冥河老祖那一路人马还没到。

冥河老祖与鲲鹏祖师,萝茜陀与计蒙,毗摩芷多罗与英招,还有双方的部下,犹自在大打出手。

陈玄丘匆匆赶去,喝止了双方。

虽说妖族也是反天联盟成员之一,关于今日之战,第十金乌也曾说过,会配合陈玄丘一起行动。

可是,如今他们的举动,分明就有投机取巧、抢占胜利果实之嫌。

陈玄丘心中也是不甚痛快的。

他不悦地向鲲鹏祖师问道:“妖皇何在?”

鲲鹏祖师笑吟吟道:“妖皇陛下正驻守地维,此番配合大帝作战的行动,由鲲鹏负责。”

陈玄丘一听,就知道这种趁火打劫的举动,不是第十金乌授意。

只怕是鲲鹏祖师自行改变了计划,由配合征讨,变成了趁机攫取胜利果实。

鲲鹏祖师这是算准了陈玄丘纵然不满,也不会为了东方长乐世界一隅之归属,就与妖族决裂,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

陈玄丘的确不会不顾大局,就此与妖族决裂。

不过,若任由妖族继续这样占便宜,只怕下边发生争斗时,他也弹压不住了。

利益分配问题,本就该先行谈好的。

只是因为之前“应龙天妃”独掌妖族,双方没什么可谈的。

所以,就占领天庭一事,他与东华帝君、西王母皆有商议,甚至和金灵就金鏊岛未来的位置都有所沟通,唯独与妖族没有商议。

想到这里,陈玄丘淡淡一笑,道:“十金乌善战而不畏死,不是坐享其成的妖皇。鲲鹏前辈虽有爱护之心,但是保护的这么好,可并不利于十金乌坐稳妖皇之位。

妖族占据了妙严天宫内城,陈某不为己甚,但就接下来的行动,陈某与贵族,却必须得有所约定了。还请鲲鹏祖师,速请十金乌上天来,我们共议接下来进逼中央天庭之策。”

陈玄丘与鲲鹏祖师说话时,计蒙和英招就躲到了后面。

这两位大妖都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对鲲鹏祖师的阴招有些不以为然。

尤其是陈玄丘对其有恩,二人更无颜见他。

听到陈玄丘这么说,二人再也捱不住了。

计蒙立即现身道:“妖帅大人,修罗大帝所言甚是,如今已经顺利占据东方长乐世界,接下来如何行止,还是请妖皇陛下移驻妙严宫,与修罗大帝共议局势为好。”

英招马上道:“我去请妖皇陛下!”

说罢,不待鲲鹏祖师有所反应,英招已驾云而去,直奔地维秘境。

鲲鹏祖师仗着老资格,有意挤兑十金乌,把他们拱起来当招牌,却不想他们实际参加伐天之战,不然威望越来越高,将来就不好控制。

不过,下次再想用同样的手法占便宜,本来也可能了,再想阻止十金乌亲自出面,也没了理由。

尤其是,一旦进逼中央天庭,就得全力以赴,而柳生等新投的大妖,又只认妖皇一人,这一次他们甚至不愿与自己同行。

想夺权,也

得待妖族足够强大时,不然一个破烂家底抢来做什么?还不如回北溟海去做个寓公。

想到这里,鲲鹏也不再阻止。

昊天宫内,自四御潜往东极,昊天上帝就在等候大捷的消息。

这几日,他甚至没有心思邀请麻姑仙子来为他烹茶,欣赏那倩美佳人动人心魄的优美风情。

北极糜烂,东极又突然出现了一支庞大的阿修罗大军。

原本觉得东王公、西王母的造反是螳臂挡车、十分可笑的行径,现在竟然有了成功的可能。

天帝真的开始有点患得患失起来。

他托着腮,正在胡思乱想,宫前突然一阵喧哗。

“青华上帝,请容小臣禀……”

“滚开!”

随着太白真君滚地葫芦一般的身影,青华上帝、紫微上帝、勾陈上帝人人带伤,狼狈不堪地冲了进来。

昊天上帝一瞧这副模样,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急不可耐地道:“三位帝君,计划……可已成功了?”

勾陈上帝耷拉着一对臂膀,惨然道:“昊天道兄,必须得请鸿钧祖师出山了。因为……陈玄丘,已经成圣!”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7为什么是中国最吉利的数字
上一篇:国家为什么不承认鬼神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