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斗法真实事件我们输了吗

2021-10-21 16:30

遗忘之力,姜云其实并不熟悉,更没有认真的去修行过,但他在幻真域的一座幻境之中认识的一位名叫风北凌的人族修士,却是精通。

说起风北凌,也是一位奇人!

虽然他被困在了人尊布置的幻境之中,但是却凭借着自己独有的遗忘之力,不但能够保持清醒,而且还硬生生的修行出了十一条大帝之路!

以至于在姜云帮他从幻境之中脱困的时候,他就迎来了自己的大帝劫。

也多亏了人尊发现他的存在,并且有兴趣让他取代当时坐镇幻真之眼的云曦和,将他带回了幻真之眼。

甚至,又特意给他开辟了一个没有时间流逝的空间,让他去稳固境界,这才让他最终成功的度过了大帝劫,更是一跃成为了法阶大帝!

在人尊攻打梦域的时候,风北凌因为感激姜云对他,以及他所有后人的援手之恩,同时也要报答人尊的救命之恩,他选择将自己的修行感悟送给了姜云,并且自废修为,从而境界大幅度的跌落,还身受重伤。

本来人尊是想杀了风北凌的,但是修罗钦佩风北凌的为人,特意出手相救,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

而风北凌送给姜云的,就是他的遗忘之力!

姜云虽然掌握了这种特殊的力量,但是却没有在意,更是没有去真正动用过。

然而,他没想到,此时此刻,这块印章之中所蕴含的大量符文,最终组合出的力量,竟然就是遗忘之力!

甚至于,这些遗忘之力,在姜云看来,还不如自己掌握的要细致高深。

也就是说,言己阁所制作的那种可以瞒过三尊神识的所谓印章,实际上,就是通过遗忘之力所凝聚出的一道印决。

就像是炼妖印一样!

印决的作用,并非是瞒过三尊留在他人体内的印记,而是让三尊的印记,忘记所看到的一切!

姜云几乎是神情呆滞的看着手中的这块印章,一时之间根本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脑中是乱成了一片!

良久之后,姜云才渐渐的回过神来,自言自语的道:“言己阁这个神秘的组织,是师父让我找的。”

“那块令牌,也是师父交给我的。”

“师父的原话,说言己阁是他的一位好友所创建的。”

“言己阁所掌握的这种特殊的印决,却又由遗忘之力凝聚而成,并且言己阁也是在极力遮掩这遗忘之力,不敢让外人知晓。”

“遗忘之力,是风老哥精通的力量,而师父和风老哥又是好友……”

“难道,其实风老哥,原本也是真域的强者,正是他开创了言己阁?”

“真域之中,所有的修士,哪怕是三尊,都不知道师父的真正来历,那有没有可能,是因为风老哥用他的遗忘之力,让整个真域,都忘记了师父和他自己的存在!”

说到这里,姜云的眼中不禁为之一亮。

如果自己的这个推测是正确的,那不少的疑惑,尤其是关于师父来历的问题,都是有了合理的解释!

师父和风北凌,他们曾经都是真域的强者。

他们的名气,应该也是极为的响亮。

甚至于,他们的实力,恐怕都不比三尊要弱多少。

不然的话,风北凌也不可能抹掉真域所有生灵关于他们二人的记忆。

师父在无意之中发现了所有生灵都是置身在一个局中,他怀疑布局之人就在真域。

为了破局,师父就找到了风北凌。

两人商量之下,决定离开真域,去往真域之外,寻求破局之法。

并且,他们还要让自己二人彻底从真域生灵的记忆之中消失,只有藏身暗处,才有可能将布局之人给揪出来。

因此,风北凌出手,抹去了两人在真域的所有痕迹,前往了真域之外。

有可能,他们前往真域之外的时候,地尊还没有打造出四境藏。

也有可能,他们就是藏在四境藏之中,离开了真域。

之后,风北凌不知为何,进入了幻真域,而师父则是进入了四境藏,和魇兽合作,开创了古之四脉,为梦域诞生出生命,奠定了基础。

同时,师父为了防止他的记忆被布局之人知晓,察觉出他的真正身份,所以又将自己一分为四,更是将部分记忆封存在了古之禁地。

“古之禁地又和法外之地相连,那有没有可能,师

父就是开创法外之地的人,是曾经的法外之主!”

“一个法外之主,一个言己阁之主!”

姜云的思绪到此为止。

因为他感到了不寒而栗,已经有点不敢再想下去了。

如果自己的这些猜测都为真的话,那师父和风北凌的身份,真的是丝毫不弱于三尊。

可即便如此,这两位也仍然是置身局中,这么多年过去,都无法破开这个局。

那布局之人,不管是谁,其实力绝对是强大到难以想象。

甚至于,对方未必就是三尊,而有可能是真域中的任何一个生灵!

或许,对方平日里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但却在暗中观察着每个生灵的一举一动。

一旦发现有人想要破局,他才会暗中出手,从而始终维持着这个局的稳定。

深深的吸了口气,姜云强行的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问题,而是将目光重新集中到了手中的印章之上。

“言己阁如今的阁主,或者说,能够制造出这种印章之人,他必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记得一些被人抹去的东西。”

“只要找到他,应该就能知道我的推测是否正确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学会这印决,至少能方便我在真域的行事!”

既然姜云已经弄清楚了这印记就是一种印决,而他又掌握着遗忘之力,那么学会这道印决,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梦境之中,仅仅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姜云就已经学会了这道印决,并且干脆就为其命名为遗忘之印!

“现在,就试试看这遗忘之印,是否真的有效果了!”

话音落下,姜云的面前已经出现了卢本心。

卢本心已经被姜云封住了魂,只要不解开封印,他就会一直昏迷下去。

犹豫了一下,姜云伸出手来,结出了遗忘之印,朝着卢本心的眉心,重重的拍了下去。

就如同炼妖印一样,遗忘之印只是虚幻的东西,所以轻易的表没入了卢本心的体内。

遗忘之印来到了卢本心的魂中之后,微微一颤,散发出一团光芒,就一动不动。

“这就行了吗?”

这毕竟是姜云第一次施展遗忘之印,所以也并不是十分能够确定它的作用。

不过,到了这个地步,姜云除了继续试验下去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因此,姜云不再犹豫,自己的神识也是冲入了卢本心的魂中,开始对其搜魂。

整个过程,姜云是一心二用,一边翻看着卢本心的记忆,一边注意着遗忘之印的反应。

他发现,遗忘之印看似是静止不动,但却是在不断的释放出遗忘之力,充斥在卢本心的魂中,应该是在不断的抹去自己对卢本心搜魂的这段记忆。

就在姜云盯着遗忘之印的同时,地尊域,某个世界之中,有着一片湖泊,一名胖乎乎的老者正握着鱼竿,在湖中垂钓。

忽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我们要找的人,已经出现了,老家伙果然是将力量教给了他!”

“我将他的位置告诉你,你去一趟,能活捉自然最好,不能的话,就杀了他!”

“但无论如何,那面令牌,必须拿回来!”

喜欢道界天下请大家收藏:

姜云站在那里,身上不断的散发出魔修的强大气息,故意只是用目光注视着乌骨教的两位教主,也不开口说话。

两位教主被姜云看的是心中发毛,片刻之间,那位副教主终于忍不住,“噗通”一声,直接朝着姜云跪了下去,脑袋紧紧的贴着地面,表现出了极为谦恭的姿势。

副教主的举动,顿时让他身后那些乌骨教众,纷纷效仿,一个个的全都跪在了姜云的面前。

等到所有教众全部跪下之后,正教主最终也是只能在内心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同样跪了下去。

到此为止,整个乌骨教,纵然不能说是已经完全臣服于姜

云,但至少是不会再和姜云为敌。

姜云也是冷冷的开口道:“给我找一处安静的地方,我需要闭关几天。”

听到姜云的这个要求,众人不禁都是一愣,颇为意外,姜云竟然要在这个时候闭关。

但很快,他们就回过神来,有人的脸上甚至都是露出了一丝庆幸之色。

因为,这就意味着,姜云暂时不会要了他们的命。

尤其是那位副教主,更是忙不迭的开口道:“大人,我的住处就相当安静,绝对不会有人打扰。”

“大人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就去我那里闭关,我还可以给大人护法。”

堂堂人族极阶大帝,一教之主,竟然心甘情愿的要去给一个妖族修士护法,如果放在平日,这位副教主的举动恐怕都会引起众怒。

但是现在众人非但没有愤怒,反而一个个的暗中责怪着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开口。

姜云面无表情的道:“起来,带路!”

副教主急忙站起身来,伸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座山谷道:“大人请随我来,我的住处就在那里。”

说完之后,副教主就在前方为姜云引路。

之前姜云就已经发现了,这方世界虽然都是已经被魔气充斥,但的确是有着不少的建筑物。

其中,又以两座山谷中的建筑物最为庞大。

因此,他相信副教主没有骗自己,便跟在了对方的身后,向着山谷走去。

至于其他的乌骨教众,姜云根本都是不去再理会。

既没有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也没有让他们离去。

这让乌骨教众不禁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眼看着姜云的身形终于从他们的视线之中消失,乌骨教的正教主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伸手一指一名中年男子道:“你现在偷偷离开,去请风云门的人。”

“就说我们被妖元宗攻占,请他们速派人来救援。”

被点名的这位中年男子,面色顿时一变。

他岂能不明白,教主手中就有着能够联系其他宗门的传讯玉简,哪里还需要特意派人去搬救兵?

教主让自己离开,搬救兵是假,真正目的是要试试看,自己离开这方世界,会不会引起姜云的愤怒。

虽然男子并不想去,但是他也没有胆量违抗教主的命令,只能一咬牙,身形腾空而起,冲向了天空。

连同教主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立刻抬头,目光集中在了这个男子的身上,看着对方的身形很快就来到了天空之上。

这方世界虽然被他们乌骨教给封锁了起来,但是这种封锁对他们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效果,可以随意进出。

然而,眼看着这个男子已经加快了速度,就要冲破天空,离开这方世界的时候,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了一股浓郁的魔气,化作了一只手掌,直接向着男子,一掌拍了下去。

这男子虽然都已经做好了会有埋伏的准备,但是当他真正面对这只手掌的时候,却是发现心中的那股恐惧之感再次油然出现,让自己根本就没有逃走或者出手的能力。

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只手掌重重的拍在了自己的身上,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开始一寸寸的龟裂,直至化为了无数的碎片。

所有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乌骨教众,面色已经是变得更加的苍白。

显然,姜云早就料到他们会想着离开这方世界,所以暗中布下了埋伏。

乌骨教教主收回了看向天空的目光,手中转而出现了一块传讯玉简。

当他捏碎了玉简,却是毫无反应之后,他也终于明白,姜云何止是不让他们离开这方世界,而且是如同他们一样,将这方世界给完全的封锁了起来。

更让他无奈的是,姜云用来封锁世界的东西,就是他们乌骨教自己释放出的那些魔气!

事实的确如此。

姜云当然不可能让这些乌骨教众去联系其他人,寻求帮助,所以干脆就借助于魔气,简单的将此界封锁。

甚至于,姜云都已经想过,自己干脆就先将这乌骨教作为自己临时的根据地。

至少在这里,自己不用担心会受到任何人的监视。

既然无法离开,连向其他人求助都做不到,这些乌骨教众自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等待着姜云来宣判他们的命运,不敢再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此刻的姜云,已经置身在了一间密室之中。

在亲自布置出了一座隔绝阵之后,姜云这才拿出来安彩衣送给自己的玉简,将神识渗入进去。

玉简之中,果然有着一道印记,其形状也和言己阁的标志极为的相似。

这印记,其实就是一块印章,如同阵石或者符箓一样,由他人以特殊的力量制作出来的。

不管是谁,只要将这块印章打在他人的身上,就能发挥出印记的作用。

姜云取出印章,放在了手心之中,轻轻的上下掂了掂,颇有些分量。

接着,姜云用目光对着这块印章认真的打量了片刻。

然后,姜云才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慢慢的进入了印章之中。

固然姜云需要这道印记,但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印记中存在的某种特殊力量。

因为那种力量,能够瞒过三尊的神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姜云想要看看,自己能否掌握这种力量。

如果能的话,那他以后在真域行事,可就要方便的多了。

而且,他也不需要再去向言己阁讨要这种印记。

虽然言己阁对他的要求是有求必应,但非亲非故,姜云也不能老是麻烦人家。

随着神识进入印章,姜云立刻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无比庞大的符文世界。

这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符文,并且是杂乱无章的排列着。

初看之下,除了觉得眼花缭乱之外,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名堂。

姜云也清楚,制作这种印章之人,显然考虑到了其他人会像自己这样,去将神识渗入印章,想要弄清楚其内的力量,所以故布疑阵,不给他人分辨的机会。

如果换成其他人的神识,看到如此繁多又没有规律的符文,恐怕立刻就会将神识退出,放弃探索。

但姜云是钻研各种符文的大行家,越是繁杂的符文,他越是有兴趣。

因此,他干脆进入了梦境,开始去分析这些符文之间蕴含的规律,尝试着将符文组合成某种特殊的力量。

就这样,在梦境之中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姜云总算是将这些符文重新准确的排列成了一种完整的印决。

自然,组成印决的力量,他也已经清楚。

只是,此刻的他,非但没有丝毫成功发现秘密的喜悦,反而是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因为,这力量,赫然是遗忘之力!

喜欢道界天下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六亲缘薄的人前世造了什么孽
上一篇:中国十大必看纪录片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