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号测吉凶

2021-10-21 12:43

肖冬忆回家时,已接近十一点,刚推开家门,就看到父母坐在沙发上,陆小胆枕在父亲腿上,听着动静,也睁眼看他。

然后,

两个人,加一只猫,对他进行了三堂会审。

“冬冬,你老实告诉我们,你是不是背着我们谈恋爱了?”

“我没有。”

“我刚才分明在你电话那头听到一个小姑娘的声音。”肖妈妈质问。

“那是我的租客,我去公寓取几本书而已。”

“租客?”肖妈妈显然不信。

“她是时渊女朋友的闺蜜,小姑娘刚毕业,只身一人在燕京,要租房子,我公寓正好闲置,就租给了她,人家才二十出头,你们都在想什么啊。”

肖妈妈:“二十出头怎么了,年龄又不是问题,时渊怎么能找个刚毕业的小姑娘,你怎么就不行?”

“他比我小。”

“虽然你年龄比他大。”

“但是,你看起来……”

肖妈妈皱眉,低咳两声,“也确实比他老。”

而且虽然年纪大,还不成熟,又不稳重!

肖妈妈想到这个,瞬间开始头疼,也难怪自己儿子至今没有女朋友。

“……”

肖冬忆错愕,这是当妈的人,该说的话吗?

他好说歹说,父母才相信,对方真的是他租客,当他回房后,才注意到手机上有周小楼十几分钟前发的短信。

【肖医生,您到家了吗?】

第一次,有女生关心他这个问题,他回复信息:【已经到家了。】

【那您早点休息。】

您?

这种敬语常用于晚辈对长者,周小楼也觉得自己老?

——

另一边,周小楼还在和苏羡意发信息,讨论明天的约会事宜,整个人嗨到不行,这就导致陆时渊跟女朋友躺在同一张床上,却只能自己一个人睡。

两个小姑娘聊得热火朝天,根本不搭理他。

“意意,很晚了,该休息了。”他出声提醒。

“那你先睡吧。”

“你明天不上班吗?”

“我还不困。”

“……”

睡在他的身边,却在讨论另一个男人。

陆时渊忽然觉得,自己搬出来住,好像搬了个寂寞。

此时,他手机震动,肖冬忆的信息:

【你觉得我老吗?】

陆时渊无语。

大半夜的,这只猹又在犯什么蠢?

【你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

肖冬忆还真的对着镜子打量半天。

他,

看起来也还行啊,挺耐看的。

哪儿有那么老!

就在他照镜子时,母亲在外敲门,提醒他别忘了明晚的相亲。

“什么相亲?”肖冬忆愣住了。

“我之前打电话告诉过你,你刘阿姨介绍的,你自己同意的,电影票我都给你订好了,明晚吃了饭,再带她去看个电影,促进一下感情。”

“……”

“我把女孩的微信推给你,你们回头自己联系。”

肖冬忆完全忘了这回事,他只记得自己答应了周小楼明晚见面。

相亲这种事,多是长辈撮合,不好推辞,他只能在第二天一早,给周小楼发信息,和她约了改天见面。

周小楼一早就像是打了鸡血,工作起来都倍儿有干劲,结果收到肖冬忆的信息,整个人都蔫了。

连餐厅她都订好了,居然被放了鸽子。

她今天特意化了妆,精心打扮,就等着下班就跟他约会。

肖冬忆,

你这个天杀的!

你活该单身,单身一辈子,老娘不伺候了。

她敲打着键盘,好像把这个当成肖冬忆,使劲敲打,不能生气,跟一个不解风情的老男人置气没必要。

苏羡意趁着午休间隙,给她打电话,“晚上要和肖叔叔见面了,激不激动,兴不兴奋?”

“不见了!”

“什么?”

“找什么男人,耽误我赚钱!”

“……”

“等我有了钱,我要找更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要他这种老男人干嘛!谁稀罕他。”

苏羡意不明所以,昨晚还一口一个宝贝,现在就弃之如敝履?

直至她后来看到群消息,才了解原因。

谢驭在群里问肖冬忆,【你今天调休,要跟我去试伴郎礼服吗?】

【什么时间?】

【晚上,我下班时。】

【恐怕不行,我晚上被安排了相亲,父母催得紧,没办法。】

许阳州瞬间发出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包,还问他在哪儿相亲,要不要自己去拯救他。

肖冬忆通过母亲,已添加了女方的微信,两人简单聊了几句,没有共同话题,难免尴尬,估计见完这次,就没有下次了。

【行啊,到时候你来救我,就在……】

肖冬忆将相亲餐厅告诉给许阳州。

结果许阳州却直言:

【离我家太远,不去。】

【……】

【逗你的,我肯定去救你,等着我!】

苏羡意将肖冬忆相亲的

事,透露给了周小楼。

“原来是家里安排了相亲啊。”

“地点离你上班地方还挺近的。”

“在哪儿啊?”

周小楼觉得,肖冬忆相亲与自己无关,自己也没资格掺和,却又担心自己出师未捷,他就被人给抢走了,毕竟相亲都是基于双方家里只晓得前提下。

如果彼此有好感,可能今天相亲,明天就能去领证。

下班后,她觉得自己应该回家,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

在心里暗示自己:

我就去看一眼。

看看那女生好不好看,然后我就走!

周小楼尚未走进那家餐厅,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肖冬忆,对面坐着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的女生,温婉娴静,和她不是一个类型。

果然很漂亮。

正当她准备回家时,却看到那女生身边还坐了个孩子。

而肖冬忆正一脸懵逼。

因为对面的相亲之人,开口就问他:“你能接受我的孩子吗?”

肖冬忆疯了,怎么个情况!

“他是我和前夫的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很乖,很听话。”

他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也……

没想过这么快当爸爸啊。

谁来救救我!

许阳州,你这憨批,你不是说要来救我吗?你人呢!

——

晚高峰,许阳州此时正被堵在半路,哼着凤凰传奇的歌:“呦呦呦——”,倒是一点都不着急。

他又哪里知道肖冬忆此时的水深火热!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寒风凛冽,星光黯然,一如此时周小楼的心情。

灰败颓丧。

方才燃起的一簇小火苗被某人一句话浇熄,此时凉风袭来,竟觉得浑身凉嗖嗖的,意意说他是个猹,这哪里是猹,简直就是个朽木啊。

一点都不解风情!

难怪单身这么多年。

她低头走路,盯着自己的鞋,无声叹息。

肖冬忆感觉到身侧小姑娘的异常。

好像忽然就颓丧起来。

难道……

是被代斌吓着了?

此时,他手机震动,母亲打来的电话,“喂,妈。”

周小楼闻言,低垂着头,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怎么还没回来?”虽然儿子已三十,在母亲心里,仍是个孩子。

“有点事,马上就回去。”

“不是医院的事吧。”

“不是。”

肖冬忆在和母亲打电话,走路步伐稍缓,原本周小楼还与他并肩而行,很快就错开两步,走到了他前面。

“那就好,时渊的新家怎么样?我听说微微要结婚了?之前不是说订婚嘛……”

“这件事我回家再跟您说。”

“我以前有个同事,就是刘阿姨,你还记得吗?”

“记得。”

“她说要给你介绍对象,让你明天去跟人家见一面。”

“我知道了。”

“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回复你刘阿姨了啊,明天晚上,你再带人家小姑娘去看个电影。”

“嗯。”

肖冬忆虽然不想相亲,但也不代表,相亲就遇不到合适的人。

去见面,是给自己机会,同时也让父母安心,所以如今这些相亲,他也不会刻意拒绝。

……

此时,

从后面忽然有灯光扫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哔哔——”声。

肖冬忆偏头就看到一辆电动车从后方驶来,他本能往边上退,周小楼心不在焉,反应慢了半拍,他微皱着眉,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其往边上扯。

猝不及防间,周小楼被这么一扯,差点撞到他身上。

电动车从两人身侧驶过,没有半分停留,肖冬忆低头盯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

肖冬忆松开手,周小楼也乖乖退到一边。

当他准备再度和母亲打电话时,发现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怎么回事?

母亲经常说完自己的事,就把电话挂了,肖冬忆习以为常,也没在意。

跟着周小楼回到公寓,开门进屋,虽是自己的房子,如今却多了其他人生活的痕迹。

客厅放置着干花香薰,沙发上有可爱抱枕,就连入室玄关处的地垫都更换成了温暖粉嫩的颜色。

自己的地方,融入了别人的东西,那种感觉,有点微妙。

“肖医生,拖鞋。”周小楼从鞋柜中,取了双男士拖鞋给他。

这让肖冬忆有些错愕。

她一个单身小姑娘,哪儿来的男士拖鞋。

周小楼许是看出他脸上的困惑,解释道:

“这是小呈的拖鞋。”

“苏呈……”肖冬忆垂眼看着拖鞋,“他常来?”

“还好,毕竟他姐住这里,偶尔会过来。”

“如果苏琳走了,你一个女生独居,还是要多注意些,别给陌生男人开门,或者让他们进屋,不安全。”

作为房东,肖冬忆还是很关心租客安全的。

“我知道。”周小楼点头应着。

肖冬忆进书房拿书,周小楼则去厨房烧水,然后就站在书房门口,盯着他看。

他里面穿了件浅灰的V领毛衣,脖颈处露出白色衬衣立领,外面搭了件长款防风外套,低头翻找书籍资料。

光影在他身上交织,有种扑朔温暖的迷离感。

她家肖爸爸真的挺帅。

许是注意到她的视线,肖冬忆偏头看她,“我就是取两本书,很快就走,不会耽误你休息。”

“没事的,不急,你慢慢找。”

“……”

周小楼说完,低咳两声,“那个,水开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肖冬忆并未喝水,取了书就准备离开,周小楼送他到门口。

“不用送,这里我比你熟。”

周小楼点着头,笑着看他,“肖医生,你明天休息吧,有空一起吃饭吗?”

这么多年,想请他吃饭的女生也有。

只是没有一个人像她这么直白且坦荡,扎着马尾,冲他笑着。

俏生生的。

他遇到过的女生,有些是冲着陆时渊来的,与他说话,总是客气又扭捏,倒没一个,像她这般热忱又大方。

玄关处的灯光在她眼底晃动着,好似化为一团小火苗,将她眼睛照得很亮。

紧盯着他,一瞬不瞬。

倒是让他心下微动。

他这年纪,早已被生活消磨的没了激情,哪儿像她这般热情如火。

“你帮了我这么多次,今晚也多亏有你在,上次吃海底捞还是你请客,我挺不好意思的。”周小楼解释请客缘由。

肖冬忆也没多想,点头应了。

关门瞬间,周小楼嘴角轻翘,抑制不住的狂喜。

终于可以跟他单独出去了,太好了。

她压抑着,不敢叫喊出声。

兴奋得拿出手机,迫不及待和苏羡意分享这个好消息。

——

苏羡意此时还泡着脚,陆时渊则坐在她边上,手中拿着厚实的肿瘤医学相关书籍,当她接到周小楼电话,还没喂出声,就听到那头传来某人尖叫声。

“啊——”

声音极具穿透力,就连陆时渊都听得一清二楚,眉头微皱。

这小楼姑娘又怎么了?

“周小楼,你冷静点!”苏羡意觉得自己耳朵都要被她震聋了。

“我真的控制不住,我太兴奋了,啊——”

“你是尖叫鸡吗?”

“……”

什么?

尖叫鸡!

周小楼瞬间安静,“苏羡意,你不解风情。”

“你大半夜的这么亢奋,当心被邻居投诉。”

“你懂什么,我明天要和肖爸爸约会了。”周小楼语气中,透着嘚瑟。

“你怎么约到他的?”苏羡意诧异,这两人晚上吃饭时,也没说上几句话啊。

“这个你不用管,你帮我问问陆舅舅,我家肖爸爸喜欢吃什么,我好提前看餐厅。”

苏羡意看向陆时渊,直接把手机免提打开,两人挨得近,他自然听到了周小楼的声音,只低声说了句,“他喜欢吃瓜。”

“吃瓜?”周小楼蹙眉,“其他的呢?”

“他口味偏清淡,你可以选择……”

陆时渊毫不保留说出了肖冬忆的喜好。

挂了电话后,苏羡意托腮看他,“二哥,你这是在给小楼助攻?”

“我只是给她和老肖一个机会。”

陆时渊并不是个喜欢强行拉郎配的人,周小楼喜欢肖冬忆,这点他看得出来,接触久了,他也清楚这小姑娘的性子,率真直接,热情又坦荡,是个挺好的女生。

她和肖冬忆是否真的合适,他不清楚。

但愿意帮她一把。

至于两人能走到什么地步,他就无法干预了。

苏羡意点着头,将脚从泡脚桶内取出擦拭。

“身上有出汗吗?”陆时渊询问,“泡到微微出汗比较好。”

“出了一点汗。”

“天凉后,我发现你的手脚经常是冰冷的,多泡脚对你身体好。”

“我知道,可是……”苏羡意打量着自己的双脚,“二哥,我怎么觉得用艾草泡完脚后,我的脚好像黄了?”

“有吗?”陆时渊挑眉,“可能是你的错觉。”

“是吗?”

苏羡意抱着手机,又开始帮周小楼出谋划策,就没再关注艾草泡脚问题。

两人已经在讨论明天该穿什么意思,化什么妆容。

周小楼躺在床上,转辗反侧,激动地难以入睡,拿着手机,思量着,要不要问一下肖冬忆是否平安到家……

而肖冬忆此时正被父母压着,进行会审。

“冬冬,你老实告诉我们,你是不是背着我们谈恋爱了?”

“……”

肖冬忆一脸懵逼,大半夜的,爸妈闹得又是哪出啊。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
上一篇:曾仕强证明投胎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