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十大炼体功法

2022-01-19 18:48

听到狐小莲的话,我赶忙问这东西古怪在什么地方,我怎么一点也察觉不出来。

狐小莲把东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然后把一股气息灌入其中,那本来普通的一把钥匙瞬间产生了变化,钥匙竟然慢慢地溶化,然后形成一只狐狸的模样。

“嗤嗤嗤……”

那红彤彤的狐狸周围还冒着气,看着就很烫。

狐小莲收了气息,那东西“咣当”一声掉进盒子里,青铜钥匙上的温度也是瞬间恢复如初。

我惊讶道:“这是幻术?”

狐小莲说:“是的,这钥匙有着很强的迷幻作用,所以我们粗略的查探是查不出什么来的。”

“我是狐妖一族,精通魅惑之术,所以对幻术也是有着超强的感应,这也是我能够发现其中奥妙的原因。”

我点了点头说:“还是你厉害。”

狐小莲继续说:“这钥匙和狐有关,说不定也和东北的五仙有关,这次行动,看来黑皇藏的东西不简单,你不拿这钥匙,还有可能真的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

我们一路上没有怎么休息,一直在倒替着开车,次日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才进了哈尔滨。

因为提前打了招呼,所以陈子安、陈子平两个人亲自来了高速路口这边接我们。

随行的,还有陈楠昕。

见了面,陈子安就把我请到了他的车上,随我一起上车的,还有狐小莲。

我的其他同伴则是还坐在我们的车上。

上车之后,陈子安就对我说:“宗大朝奉,黑皇前辈让您带来的东西,您带来了吗?”

我说:“带来了。”

说罢,我把箱子给了陈子安,同时说了一句:“你迎接我的规格越来越高了。”

陈子安接我的车是加长的林肯,里面还有红酒、茶水。

陈子安没有打开箱子,而是先对我说了一句:“宗大朝奉这是在埋怨我以后有些怠慢了吗,我在这里向您赔不是了。”

我笑着说:“无妨。”

如今我在荣吉的地位,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陈子安这才开了箱子,看了看里面的钥匙后,显得有些忌惮说:“希望那位老前辈,能让我们顺利取走黑皇前辈的东西吧。”

我好奇问:“黑皇前辈的东西,有人守着?”

陈子安说:“是一个狐仙前辈,那位前辈守着黑皇前辈的宅子很多年了,除了黑皇前辈,还没有一个人,进过那院子,就算是我,每次也只是站在大门外远远地往院子里瞅几眼。”

我道:“看样子,那位狐仙前辈,很不好打交道了。”

陈子安点头说:“是的。”

陈楠昕此时也说了一句:“我也去过一次,那会儿我还小,我想翻墙进去,结果被一阵妖风吹落下墙壁,摔断了腿,床上躺了仨月,而且还被妖气缠了很久,发烧了一个多星期。”

陈子安接过话说:“是啊,最后还是我去求情,那位前辈才散了妖风,你才捡回一条小命来。”

我问陈子安:“黑皇前辈的住处,距离市区远吗?”

陈子安说:“是有些远,今天咱们先休整一天,明日动身。”

我说:“我赶时间,就不歇息了,换个车,咱们直接动身。”

陈子安想了想,然后点头说:“好,我这就安排换车。”

最后我们换了一辆SUV,然后便动身向着哈尔滨东北方向的香磨山水库去了。

而黑皇前辈的老宅子,就是水库北面的深山里。

车子一边往那边开,我就好奇问了陈楠昕一句:“那里那么远,你小时候怎么会跑那边玩啊?”

陈楠昕说:“您还不知道吗,我们陈家的大本营就在那附近,山中有一个大阵,我们就藏在山里,和荣吉本部的村子差不多。”

“我跟你说,我们那个村子有五仙守护,隐秘的很,除了我们陈家的人,以及我们陈家的客人,外人根本进不去。”

我笑了笑说:“那是挺神秘的。”

陈子安就说:“别听小孩子瞎说,没那么神秘,这些年,一些高手进出我们陈家的大本营,也是很平常的事儿。”

因为一些山路不好走,我们抵达那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沿着山路又转了很久,才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我们进了陈楠昕说的那个小村子。

那村子是典型的东北老村子的模样,十分的朴素。

不过比起我们荣吉本部,看着还是稍微现代化一些的,这里停着很多的拖拉机,而且都是新买的。

见状,我就好奇问了一句:“这些拖拉机是干嘛的?”

陈子安就笑着说:“是拉建筑材料的,我们最近准备新加一些房子,用汽车往山里跑太显眼,而且不好走,所以就弄了一些拖拉机。”

我点了点头笑道:“看来,你们陈家人丁兴旺了啊。”

陈子安似乎不打算和我细聊他们要盖什么的事儿,而是指了指村子西北的方向说:“那边有一个小山坳,黑皇前辈的老宅子就在那边,我们现在过去吧。”

村子也来了一些人迎接我们,不过都被陈子安给打发了。

我们一行人走了十多分钟就进了那条小山坳。

里面有一条石板路,十分的干净,看样子时常有人打扫。

沿着石板路往前走,很快我们就能看到那栋石头房子了。

房子上的青瓦,看着有些破旧,院门并不高,成年人,手搭在围墙上,一个翻身就能进去。

大门不大,一辆拖拉机都进不去。

黑漆木门,门上还贴了门神,不过门神像已经有些泛白了。

门框上没有对联,一旁贴了一张符箓。

我隐约看到,那是普通的祈寿符,用途不大,不过坚持使用,是能够改善一些自己的气运,多多少少增加一些寿命的。

门前两个石狮子,不大不小。

而整个院子被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息笼罩,在那股气息的笼罩下,我总觉得挡在院子的正前方有一个无形的气门。

陈子安走在前面,一边走,他一边说:“你们跟着我,我停下来的时候,你们也停下来。”

陈子安缓缓伸手,一边在掌心聚气,一边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好像看不到那道气门,只能凭着自己的气去感知。

见状我就问陈子安:“你在找一道无形的气门吗?”

陈子安惊讶道:“宗大朝奉,您看得到?”

我笑道:“我有天目。”

说着,我就拽着陈子安快走几步,来到了气门前,我对陈子安说:“就是这里了,你一伸手,就能摸到那扇门。”

陈子安惊讶地看着我说:“宗大朝奉,您的实力,比起上次来东北,可是强的太多了。”

我笑着说:“没觉得。”

说罢,陈子安取出青铜钥匙说:“只有拿这青铜钥匙开了这五行的气门,院子里的狐仙前辈,才不会为难我们,若是我们直接穿过气门,进院子,那我们就会落入前辈的幻境之中,或者直接被前辈一顿暴走,运气不好的丢了性命,也不能怪责前辈。”

“这气门开了,里面的幻境就不会伤害我们了。”

说话的时候,陈子安拿出青铜钥匙,开始在钥匙上运送气息。

几分钟后,钥匙才缓缓开始动了起来,和狐小莲启动钥匙的情况一样,那钥匙化为一只青铜狐狸。

不过我这次开了天目,就发现,并不是钥匙真的变了,而是周围气息配合着一些独特的气息流动,干扰了人的视线,让人觉得那是钥匙溶化了之后形成的。

其实则不然。

钥匙根本没有溶化。

那气体的气息包裹着青铜钥匙在门口飞了一会儿,却被一股妖风给击退了。

“咣当!”

钥匙落地,门并未打开。

陈子安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里面的前辈,好像并不想让我们进去。”

我捡起钥匙,对着院子说了一句:“前辈,我是荣吉现任的大朝奉宗禹,特来取黑皇前辈留下的一些东西,烦请行个方便!”

说着,我把钥匙给了狐小莲,让她开门。

狐小莲顷刻间就启动了钥匙,身为狐妖的狐小莲,速度要比陈子安快很多。

可那钥匙再次被妖风吹开。

守着院子的狐妖,似乎并不打算让我们进去。

我皱了皱眉头说:“我就知道这钥匙没用。”

此时李成二问我:“宗老板,接下来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我再和里面的狐仙前辈絮叨几句,行得通,我们就拿钥匙开门,行不通,就砸门吧。”

我拱手再次自报家门。

此时里面就传来一声悠悠的声响:“滚!”

我深吸一口气说:“砸门吧!”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听到我这么说,同伴也都点了点头。

坐上大巴返回省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们随便找了一个小饭店吃了点东西,便返回来别墅那边。

我们刚进别墅,我就接到了薛铭新的电话。

电话接通,就听到薛铭新问我:“你要查葛西安的旧部?”

我说:“许立告诉你的?”

薛铭新说:“自然是,许大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

我问:“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

薛铭新说:“我就是和你说一声,这事儿以后直接和我交接就行了。”

我问:“这是许立的安排,还是欧阳震悳的吩咐?”

薛铭新道:“是许大领导的安排。”

这许立也是聪明,薛铭新和欧阳震悳的关系也不错,他把任务给了薛铭新,也算是缓和了和欧阳震悳直接的矛盾,许立想要权力,可却并没有着急,他还是有些城府的。

我没说话,薛铭新便在电话那边问了一句:“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是欧阳老领导让我问你的。”

我问:“什么事儿?”

薛铭新就说:“是有关尸祸的事儿,自从龙虎山之后,尸祸便不见了踪影,他跟了你,你总得有个交代吧,不能让他危害世间。”

我笑着说:“你去告诉欧阳震悳,尸祸我们荣吉安排的很好,让他不用担心。”

薛铭新那边也不追问,就说:“有你这句话我也就能交差了。”

我还没说话,薛铭新又说:“宗大朝奉,许大领导和欧阳老领导之间是有些分歧,但是我不希望你利用这个分歧来破坏我们X小组的安定。”

我说:“放心好了,X小组出现动乱,对江湖不利,我是有点小心思,可不会蠢到让X小组再次出现动乱。”

薛铭新那边“嗯”了一声说:“好了,没别的事儿了,后面有什么问题了,咱们再联系。”

挂了薛铭新的电话,我也是深吸一口气,我把尸祸藏那么好,欧阳震悳竟然还惦记着,他真就是看的近,紧盯着眼前这点事儿不放了。

说起尸祸,当日在龙虎山,大战结束后,我就见到了尸祸,碍于他祸根胎的身份,又是三十六祸之一,所以我留在龙虎山的时候,我就已经安排荣吉的人将尸祸带到了荣吉的总部。

然后安排到了总部的村子里。

他现在算是被软禁了,不过我也给他配了手机,联系他还是很容易的。

尸祸后顾自己也没有什么意见,目前在那边过的不错。

另外,参加药茗桀葬礼的时候,我也去见过尸祸,不过都是秘密去的,外人并不知道。

接下来的几日,我的生活算是进入了平静期。

白天的时候,在别墅睡觉,要么去一趟典当行,晚上的时候就去夜当画画符,一切仿若都回到了我刚做大朝奉的时候。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时间就来到了四月初,这一日我们正吃饭的时候,爷爷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赶紧接了说道:“您终于肯联系我了,你再不联系我,我都以为你和我爸要和我断绝关系了呢。”

爷爷在电话那头儿说:“我们倒是想要和你断绝关系,让你去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这关系已经断不了,好了,不和你废话,我们直接说正事儿,我和你爸这些天带着黑皇出了一次海,对了,跟着我们一起去的,还有跟你一起回省城的那位骑士协会的乔恩·凯撒。”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还带了骑士协会的人,这事儿还牵扯到了西方?”

爷爷说:“是的,黑皇的逆生长激活了一种不稳定的因素,这种东西一直藏在他的身体里,是一种可以引诱天机的存在,所以这次上界的家伙才能找到机会下界来,否则的话,真仙是没有那么容易下来的,就算能下来,也要像白衣真仙那样,实力大损。”

我好奇说:“这么说,只要真仙肯损耗实力,就能下界了,那还是麻烦的。”

爷爷说:“并不是,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我也说不清楚,那白衣真仙懂,可他不愿意多说,以后有机会了,你问他吧,我们来说黑皇的事儿,有一件事儿需要你帮我去办。”

我问:“关于黑皇的?”

爷爷说:“是的,明天,最多后天,张承志就会往省城送一样东西,你到时候拿了东西去一趟东北陈家,把东西给了陈子安、陈子平,他们就会带你去黑皇老宅子,那里藏着黑皇留下的一些手稿,你全部拿出来,然后送到荣吉本部村子去,在大槐树下面给烧了。”

我疑惑道:“怎么听起来有些绕啊,凭借我大朝奉的身份,不用东西也能去找陈子安、陈子平吧,再说了那手稿拿了,不研究,反而烧给大槐树,这是为何啊,不关联啊!?”

我一头雾水。

爷爷说:“你就不要多问了,按照我说的做,等你送到大槐树那里的时候,你就全懂了。”

说完,爷爷深吸一口气。

我预感爷爷又要挂电话,就赶紧问:“对了,您还没说,你们出海做什么了。”

爷爷深吸一口气说:“去了一趟客家的老巢,不得不说,徐坤把客家经营的不错。”

我问:“客家也要回归吗?”

爷爷说:“理念不同,回归不了,或许以后你可以做到吧,至少目前,徐坤不改变他的行事风格,我是不可能让他回荣吉的,另外,他现在自己也不会想着回来,他的目标也是大朝奉,除非你能把大朝奉的位置让给他。”

我笑着说:“这就有点困难了。”

爷爷则是继续说:“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记得我交代的事儿,别耽搁太久。”

我说:“好。”

爷爷这才挂了电话。

看了看吃饭的众人说:“你们都听到了,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这次去东北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这次我就带御四家和狐小莲去,其他人就留在省城,该干嘛,干嘛。”

蒋苏亚虽然也想跟着,可听到我的安排后,也没有说出来。

她在心里还是知道尊重我的。

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是讨论了一下有关黑皇的问题,结果自然是讨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至于这里面牵扯到西方的事儿,爷爷没有细说,我能感觉到,并不是爷爷要瞒着我,而是他自己也没有完全弄清楚。

[标签

:p标签]次日下午,张承志就来了别墅这边,还给了我一个盒子。

临走的时候,他就说:“抓紧时间去办,我先走了,那边还有很多大事儿等着我呢。”

我则是赶紧问了一句:“你们接下来会去什么地方?”

张承志想了想就说:“我们应该会分头行动,你爷爷这次留在国内,行踪的话,我不太清楚,你父亲的话,我们要去欧洲,和那个乔恩一起走,从魔都那边的机场走。”

我问:“能和我说说,你们这一行的事儿吗?”

张承志说:“乔恩说,让我给他保密的,虽然我看不上那家伙,不过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就不能食言,对吧。”

我点了点头。

张承志又对我说:“宗大朝奉,你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了,以后很多事儿都会落在你头上,你有个心理准备。”

我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放心好了,我已经有了准备了。”

等着张承志离开了,我们也没有废话,直接开车启程奔着东北去了。

去之前,我也是给陈子平、陈子安打了电话,告知他们我们这一行的用意。

张承志送来的盒子,我一直没有打开,出发之后,我在车上打开,就发现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把铜铸的钥匙。

这不是什么古物,而是现代工艺赶制的一把普通青铜钥匙。

箱子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

箱子本身也没有什么问题。

拿着手里的钥匙我疑惑道:“这钥匙上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符文,更没有什么气息,就是一把普通的仿制钥匙,这东西有什么重要的。”

说话的时候,我把钥匙递给同伴们看了看。

众人都瞧不出什么端倪来。

最后狐小莲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就说:“宗老板,这东西有古怪……”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小婷好滑好紧好湿好爽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原文
上一篇:梦见要坐牢但没进去最后醒了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