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官为夫的女人嫁给什么男人

2021-10-24 09:13

“姐姐,像安王这样有权势的男人全天下都没几个,我听父亲说,安王殿下对你很是喜欢呢!听说安王还要去请旨娶你为安王妃,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叶乐仪听说这个消息之后,立马就来叶秋这里嘲讽开了,句句不离福气两个字。

“这么好的福气,还是留给妹妹你好了。”叶秋看都懒得看她。

“别啊,安王殿下看上的是姐姐你又不是我,若我是姐姐,现在肯定欢喜的不行。”

“妹妹不必气馁,一切皆有可能。”

“姐姐这是欢喜的太害羞了吗?女大当嫁,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叶乐仪,你娘在我这里吃过的亏你忘记了?你娘没告诉你别来招惹我?”叶秋冷冷的看着她,“不管我将来怎么样,你要知道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妹妹是来祝福姐姐的,姐姐怎么生气了呢?”叶乐仪到底是害怕叶秋这个混不吝的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等姐姐大婚那天,妹妹一定送上丰厚的嫁妆送姐姐出门。”

天色渐暗,叶秋召唤出小金乌:“帮我去宫里送封信,看着皇上的圣旨写好了再回来。”

“娘娘,今天是淑妃的生辰,卓公公说皇上今日要去淑妃那儿。”

孟燕然命太监熄了灯笼:“那就不等了。”

刚进寝殿,她便看到一只红色的小鸟站在窗台上,羽毛这样红的她还是第一次见,便多瞧了两眼,这一瞧,便发现这红色小鸟的嘴上叼着一个信筒。

这小鸟也是十分的通人性,见她进屋,就将信筒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又去窗台上站着。

“这是给我的?”她十分惊愕,然后好奇的打开。

“是叶姐姐的信,你就是叶姐姐养的小鸟吗?真不愧是叶姐姐啊!真是厉害。”

她夸赞一番后拿起信看,看着看着就生起了气来:“他们居然敢如此欺负叶姐姐,那安王也配!不过只是改个字而已,姐姐能化解灾难吗?”

孟燕然提笔回信:“不过既然姐姐这样吩咐,自是早就想好了办法,小红鸟,麻烦你将信送回给姐姐,我一定完成任务。”

说完她开始叫宫女们进来:“帮我从小厨房端一碗汤和两碟糕点来,本宫要给陛下送去。”

“娘娘……”

“犹豫什么?本宫的话也不听了吗?”

“可是卓公公说淑妃那边……”

“不过一个妃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现在本宫才是最受陛下宠爱的女人。”

“是,娘娘。”

孟燕然将一个嚣张跋扈的宠妃形象演了个十成十,完全不怕自己这样的举动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或许旁人不懂她为什么要这样去帮一个只认识了几天了的人,但外人永远不知道的是那几天的相处叶姐姐给她带来的改变有多大,这或许就是知己吧!

而且除了这个,在进宫前叶姐姐送给自己的丹药也在这深宫帮了自己不少的忙,叶姐姐不过是让她帮个小忙而已,她怎能推辞?

孟燕然赶到御书房时恰巧碰到安王喜滋滋的从里面出来,她庆幸自己来的还不算晚。

“陛下~”

“爱妃怎么来了?”

“臣妾听说陛下今日一直在于安王商议国事,怕陛下累着,特意给陛下送来人参鸡汤,这可是臣妾今日炖了一天的成果。”

“爱妃有心了。”

“陛下喝一口,尝尝味道怎么样?”

“爱妃亲手炖的,自是不差。”

孟燕然亲自端过去,然后顺势看到了正准备写的圣旨上:“陛下这是要给安王赐婚?”

“可不是?朕是真没想到朕这个哥哥居然又看上了一个小姑娘,虽说人家姑娘年纪小了点,但对方家世不显,配安王勉强也行了,难得是安王自己喜欢。”

孟燕然听着手都拽紧了,随即撒娇道:“臣妾都还没见过圣旨怎么写呢,还以为都是陛下您说,臣子们书写的,没想到是陛下您亲自动手。”

“哪能每次都是朕亲自动手,只是都这个时候了,再叫那些臣子进宫也不太好,朕懒得等他们,安王迫不及待的要娶,朕便亲自写了。”

“那既然今天陛下的臣子们不在,不如就让臣妾代笔如何?臣妾保证写得一字不差,趁这个时间,陛下赶紧将汤喝了,免得凉了。”

“那行,朕来说,爱妃来写。”这位皇上没有丝毫犹豫。

“就写礼部郎中叶润初之长女秀外慧中、才貌双全、品行端庄,朕甚喜,特赐婚于安王为正妃,结两性之好……”

“呀,臣妾漏写了一个字。”孟燕然自责的惊呼。

陛下侧头一望,不在意的摇头:“无事,爱妃别担忧,意思都是一样的,安王早已和叶爱卿说过了,他知道是嫁哪个女儿,再说寻常人家也都是先嫁长女。”

“既然这样,那臣妾就不改了。”孟燕然三下五除二将剩余的写完,心里松了一口气。

心想,这差一个字,差别可大了,若是写的长女,那嫁给安王的只能是叶姐姐,可只写叶润初之女,那叶姐姐的那个妹妹也能嫁了。

圣旨一旦宣下,很少有反悔的余地,要是姐姐因为什么原因嫁不了,叶郎中的此女不就必须得嫁了吗?

呵,敢算计姐姐,既然觉得安王这么好,就让你们最爱的女儿去嫁吧!

次日,圣旨宣下,叶家没有一个人听出毛病,婚礼赐在明年三月,叶秋被叶家人安排在家中刺绣待嫁,不许出门。

“娘,你怎么给她准备这么多嫁妆?她配吗?”叶乐仪不满的问。

卢吟香却是笑着点着账册:“看起来这些是很多,不过都是些看起来富贵实则用不了多少钱的便宜货罢了,你放心,家里的财产娘还要用来给你置办嫁妆,以及给你弟弟将来娶媳妇用的,怎么会用在叶秋身上?”

“娘这样说女儿就放心了,不过她要是闹起来怎么办?”

“她还能怎么闹?这些东西看起来不体面吗?娘都是按照规格置办的,再说有哪个待嫁女亲自

查看自己嫁妆的?”

叶乐仪的担忧果然没有成真,直到快过年,叶秋连问都没有问。

喜欢戏精打脸日常请大家收藏:

叶秋今日打扮隆重,一出门在白雪的映衬下就罔若神仙妃子一般,连叶乐仪都瞧花了眼。

按理说有这样一位关系不好的嫡姐,叶乐仪应该嫉妒,但只要一想到叶秋接下来的结局,她就丝毫没有这种心思了。

她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叶秋,就好好享受为数不多的好日子吧,以后可没这样好过了。

如今皇室荒唐,百姓们民不聊生,一个长公主府都修葺的富丽堂皇,几乎是十步一景,似乎怕她这个小官之女不懂,宫女们还高傲的向她介绍这些亭子的柱子用的都是金丝楠木。

不仅这些,院子的假山用的也是太湖石,还有那些腊梅,也说是才移栽的,每年到了不同的季节就会移栽不同的植物,保证每月都开不同的花。

看着这些劳民伤财的举动,叶秋为这个朝代的百姓表示悲哀。

或许是安稳太久了,这个朝代的人特别爱享受,所以才参加赏雪宴的人特备多,不过人虽然多,但是叶秋的出场还是让大多数人为之惊艳。

“这是谁?”

“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副打扮,她想做什么?”

“好不知规矩,不知道今日是长公主的主场吗?”

众人窃窃私语打量着叶秋,叶秋毫不在乎,她今日虽然穿得明艳,但是气质清冷,站在那里,活脱脱一株傲雪红梅。

长公主一来就瞧见了她,显然她也是知道她就是被叶府送来给安王过目的,所以并没有因为她容貌姣好打扮艳丽而心有不满。

“听说叶小姐以前一直被养在江南?果然与我们京中的女子不同,这皮肤就是水嫩些。”

“长公主认识这位叶小姐?”

“这是礼部郎中叶大人的嫡长女。”

“叶府什么时候还有一个嫡小姐了?不是只有一个叶乐仪吗?”

“你们忘了,叶大人现在的夫人是续娶的。”

“想起来了,难怪这位叶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她娘当初刚进京的时候也是惊艳了不少人。”

“说起那位李夫人,真是可惜了。”

“小声些,别被听见了。”

叶秋的身世大家现在算是弄明白了,之后众人再见她怜悯的有、不屑的有、无视的也有,但是还是思量的更多,再怎么漂亮,亲爹也不过一个五品小官,今日才第一次在宴会中亮相而已,为何穿着如此浓重?长公主为何又亲自照拂?

想起皇室近年来的荒唐,聪明人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恨不得离叶秋更远些,生怕牵连到自己。

“尝尝这用红梅花蕊做的糕点,虽然俗套了些,但好在味道和香气都不错,尝尝。”长公主语气温和的和叶秋说话,就像一个亲切的大姐姐。

“还有这茶,也是用红梅烘制的,然后用了梅花上的雪熬水来泡,你尝尝喜不喜欢。”

叶秋似不好意思:“公主这里的东西自然是极好的。”

再怎么答应帮自己皇兄的忙,叶秋也不过一个五品小官的嫡女而已,长公主寒暄了几句便推给她一壶酒。

“下雪天喝酒最好,这酒也是梅花酒,窖藏了一年,今早刚挖出来,你有口服了。”

长公主亲自敬酒,这世上没几个人敢不喝,叶秋暂时也不想惹麻烦,见她一口喝下,长公主便没什么兴致再和她说什么了。

这酒度数很高,叶秋刚喝完,身后的宫女就给她倒上,一副定要将她灌醉的样子。

几杯下肚,她脸色变得有些潮红,长公主顺势道:“见你有些醉了,不若先去后室更下衣吧。”

叶秋见状退下:“是臣女失态了,请公主不要见怪。”

叶乐仪眼睁睁的看着叶秋被宫女带下去,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算起来还是便宜了这位长姐,安王再怎么不堪,那也是一位王爷啊!嫁过去至少也是侧妃,要是王爷喜欢,说不准就是王妃呢!

叶秋自己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临什么,不就是见人吗?她见就是了。

宫女带着她七拐八弯,终于在一个拐角处遇见了早已在此等候的安王,见着她,安王的眼睛登时就瞪圆了。

安王照例说应该和叶润初差不多的年纪,但或许是因为平时伙食太好的缘故,整个人特别的圆润,而且眼底的青黑也证明平时在那事上不怎么节制,连脚步都是虚

的,看着比实际年龄大了十岁不止。

他眼神中赤裸裸的透露着不怀好意,还明知故问:“这位小姐是?”

“回王爷,这位是礼部郎中叶大人的嫡女。”宫女飞速的回答。

“好好好!”他无比满意的点头,“原来是叶大人的女儿,好久没找叶大人喝酒了,明日本王就上门拜访。”

叶秋垂下去的眼神冰寒,幸好安王也知道今日不是乱来的时候,放任她请安之后也没做什么过激的举动,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些什么。

叶秋净手之后回去宴会上,只见刚才的陪她一起去的宫女凑在长公主耳边神神秘秘的说了几句话,然后长公主笑得更开怀了。

叶秋想估计是安王见着她太满意,所以也许了安排这场宴会的长公主什么好处吧,这是所有人都在拿她当做货品在卖啊!她真的如看上去的那么好欺负吗?

次日安王亲自来了叶府,叶润初喜不自胜,居然又在府中安排她与安王相见,还支走了所有的下人。

“民女给王爷请安。”她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但她越是如此清冷,安王的兴致就越大。

“不用这么见外。”安王笑呵呵的,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这副模样,也难怪原身前世会抑郁而终了。

“听你父亲说以前一直养在江南的道观?”

“是。”

“受苦了受苦了,你这么娇滴滴的,也不知道你父亲怎么舍得,不过来了京城就好了,你有福气,以后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安王意有所指。

“王爷客气。”

“你这性子就是太清冷了些,不过没事,以后有男人暖暖就好了。”

叶秋听完恶心的隔夜饭都快吐了出来,这样的好事,还是留给叶乐仪吧!

叶润初想通过女儿攀附权势,嫁哪个女儿不是嫁呢?叶府又不是只有她叶秋一个嫡女,大家不乐意没关系,她会想办法成全的。

喜欢戏精打脸日常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男男浴室吸乳play特殊军种 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
上一篇:公路文糙汉文有肉女强男强小说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