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深夜不停要我全文阅读/(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2021-10-21 10:45

我话音未落,王艺就发出了一声一声尖锐的叫声,宛如呼啸而起的烟花。

她惊恐地看着我,双手揪着头发,嗓音都抖了:“你别说了!我头皮发麻了……陈丰,你可别吓我啊!是、是真的假的啊?……”

我继续绷着脸,紧盯着她道:“反正是售楼部的销售员告诉我的,据说还是上吊死的……老人们说吊死鬼一般都有很大的冤情,他的魂还在这房间里……”

“别说了,别说了……啊!……求你别说了好吗?”她立即朝我奔了过来,拉住我的手用力摇晃着,面露惊恐之色。

我突然伸手朝她后面一指,喊道:“看!你后面床下有一只手伸出来了。”

王艺“啊”的大叫一声,立即朝我扑了过来,像只松鼠一样利索地箍紧了我的脖子。

“你别吓我,死陈丰!你明知道我胆子小,你还吓唬我,你安的什么心啊!”她声音颤抖着,双臂依然紧紧箍着我的脖子,将脸埋进我的胸膛。

“你不是挺能耐吗?你刚才不是还吓唬我吗?”我沉声道,并作势要推开她。

她像是揪住了根救命稻草,双臂哪敢松开我的脖子,她带着哭腔求饶说:“亲爱的,我错了!你别吓唬我好不?我错了……”

我嘴角扯了起来,无声的笑了笑,低头看着她道:“好吧,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她抬眼可怜巴巴的望着我。

“先把你的面膜拿掉。”

“好,我现在就取。”说着,她抬手就将面膜拿掉了。

我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以后不许这么扮鬼来吓我了,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嗯,我错了,真的……再也不会了!”她努着嘴,可怜巴巴的说道。

我满意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慈祥的笑道:“这就对了嘛。”

她却还紧拽着我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刚才说这屋子的前主人真的是在这里自杀的吗?”

“你真的信吗?”

她皱眉看着我道:“合着,你也是骗我的?”

“当然是骗你的,要是真的,你觉得我会花那么多钱买这房子吗?”

王艺这才放心下来,只见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似的说道:“好啦,现在我们该睡觉啦,老公!”

“我什么时候成你老公了?”我苦笑一声说道。

她抬手拢了一下秀发,稍稍有些羞涩的说道:“你早晚都会变成我老公的,早晚都是我的人。”

我看着她,张了张嘴巴,没说出话来。

“愣什么呀?睡觉啦,老公。”她又甜甜的喊了我一声。

我耸了耸肩,然后便与她一起躺上了床。

她一上床就钻进了被窝里,将被子把头完全盖住,好像还没有从刚才那件事中缓过来。

她依然是紧紧抱着我,紧得我都有些行动不便了,早知道刚才就不骗她了。、

她胆子真的挺小的,她就是那种又菜有爱玩的典型。

“老公,亲我一下。”她忽然用撒娇的口吻对我说道。

“亲什么亲,都到大半夜了,睡觉吧。”

“睡觉前是要亲一下的嘛。”她继续撒娇道。

“服你了,这么多名堂。”说着,我还是在她前额上亲了一下。

我正要躺下睡觉时,她忽然又给我来一句:“等一下,你还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我疑惑的问道。

“睡觉前,你该向我道晚安的。”她调皮的说道。

我无语了半晌,简单的说道:“晚安。”

她却不满意,摇着头道:“不是这样说的。”

“那要怎样?”我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因为太困了。

“你要说,亲爱的老婆,晚安了。”

我特么是无语了,但为了能早点睡觉,只好依从她道:“亲爱的老婆,晚安了。”

“没热情。”她说,表情有些失望。

我忍住不悦,再次说道:“亲爱的老婆,晚安了。”

“嗯,这一遍比上一遍好一些,但不要那个‘了’字试一试。”她笑看着我,好像非常在意。

我真的快疯了!

只好取掉了那个“了”字,又对她说了一遍,这才通过了她的审核。

“老公,抱我。”她又说着,并将脸拱进我的怀里。

签]我一下怒了,大声道:“你还有什么要求,能一次性都说完吗?”

她却仍是笑脸盈盈的看着我,似乎根本不觉得我已经生气。

她依旧笑嘿嘿的说道:“没有了,这是最后一个。老公,你抱着我睡呀,都怪你刚才吓我,我真怕。”

你害怕,我怕了你还差不多。

暗自抱怨了一句,我还是搂着她终于进入了梦乡。

这个晚上,我七七八八的做了很多个梦,甚至还梦到这屋子真的死过人,还是一家三口。

我还梦到了安澜,就像一部被剪碎的纪录片,记录着我和安澜相遇相识相爱的精彩瞬间。

……

次日清晨,我醒来时,王艺已经不在床边了。

金色的晨曦已经透过窗帷的缝隙投射进来,洒落在床单上。

我怔怔的望着雪白的屋顶,感觉有些疲乏,脑袋里昏昏沉沉的。

由于昨晚做了一夜的梦,梦里都是安澜。

现在醒来后,我心中又无限的失落。

我仰靠在床上,点上支烟吸了起来。

清晨的阳光已经洒落在床上了,青蓝色的烟雾缭绕在明净的阳光中,袅袅绕绕,就像我的思绪。

正胡思乱想着时,房间门被打开了,王艺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你怎么一起床就抽烟呀!赶紧灭了,出来吃饭。”

我机械式的点了点头,看着她的背影走出房间。

忽然心里觉得好内疚,我不得不承认,王艺对我真的很好。

她甚至把她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交给了我,可是我和她睡在一起,却梦见另外一个女人。

这算不算是同床异梦啊?

霎时,一股内疚的情绪淹没了我的心。

事实上,自从我跟她在一起后,我心里就十分矛盾。

我的心仿佛被两股相对的情绪折磨着,对安澜的懊恨却又对她念念不忘;对王艺的负疚与自责。

直到王艺再次前来卧室叫我,我才终于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后就去外面吃早餐了。

吃着早餐的时候,王艺就开始跟我讲今天的一些工作安排,她需要统计一下这个月的所有财务数据,也让我好好配合她。

说到工作上的事时,王艺就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尽管她不像安澜那样是个商场中的女强人,但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

她还给我安排了工作,让我去准备一下明天商务峰会的一些资料,比如给商家介绍我们的公司的资料等等。

她甚至还要去帮我订做一套西装,可以说不仅是在工作上还是在我的生活中,她都是无微不至的。

到公司后我们就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公司里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继续聊了一会儿后,王艺就去洗澡了,我一个人坐在外面看晚间新闻。

忽然发现微信里有一条消息,是来自添加好友的消息。

我点开一看,竟然又是那个程璐发来的,请求添加好友消息。

下面还附上了一句话:“大叔,你怎么把我删了呀!我不就是想让你帮我个忙给我找个技术学嘛,就这你都把我删了?”

我懒得理会,直接拒绝了她添加好友。

可没一会儿她又再次发来添加好友的请求,又附上一句话:“你可真小气,就那么怕我吗?我又不是妖怪。”

我终于忍不住回了她一句:“你别加我了,咱们没什么关系,你要学什么也跟我没关

翁公深夜不停要我

系,自己看着办。”

之后无论她再怎么添加我,我都不没有再理会了。

也不知道付志强那边如何了,前几天他带李静去北京做手术了,我打算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拨通他的电话后,没一会儿就被接通了,我立刻向他问道:“强子,李静手术做了吗?”

电话里,付志强语气激动的说道:“哥,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就是想告诉你手术很成功,但是医生说还需要在医院观察几天。”

听到这话,我心里也顿时高兴起来,说道:“那就好,你就好好在北京陪着李静吧,我们等你们回来。”

“嗯,哥,就是太谢谢你了,你又是借钱给我,又是帮我联系床位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

我笑了笑道:“不说谢了,等回来后好好工作来报答我吧。”

“会的,我肯定会的,以后大鱼就是我的家。”

“呵呵,好了,先不说了,你好好陪李静吧。”

结束了和付志强的通话,王艺也正好从浴室里出来,她穿一件白色的睡裙。

“和谁打电话呢?”一出浴室,她就向我问道。

“这你都听见了?”我笑看着她道。

“刚出来听见你说好好陪着谁,谁呀?”

我无奈一笑,说道:“是付志强,他说李静的手术很成功,我让他好好陪着李静。”

“真的吗?手术成功了?”王艺一听这话也激动起来。

“嗯,”我点点头道,“还是北京的医院牛逼啊,这都能治好。”

“关键李静那是后天造成的,如果是先天性估计很难治疗吧?”

我耸耸肩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你洗的什么沐浴露啊,怎么那么香呢?”

我一边闻着,一边向她靠近。

“你别靠近我,赶紧去洗了来。”

我哈哈一笑,忙说:“好好,我去洗了来,你乖乖等着我。”

飞快地跑进浴室后,三下五除二的洗好了。

等我出来时王艺却不见了,刚才我进去时还在客厅坐着呢,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小艺,小艺……”我一边用干毛巾擦拭着湿润的头发,一边喊着她。

可怎么喊都没听见她的回声,这是什么情况?

我顿感不妙,急忙往楼上卧室跑,打开卧室门,里面依然空空如也。

正当我愣神时一个黑色的脑袋从卧室阳台下方探了出来,那脑袋半低着,漆黑的长发遮住了整张脸。

紧跟着探出来的是一副白色的身影……

一个女鬼!

而且,这女鬼用双手好双膝着地,正慢慢向我爬过来……

雪白的裙裾,长发披脸,面色纸白,神情狰狞,只有那对黑白眼珠在黑发头里转来转去……

乍一看上去,我吓了一跳!

我扔掉手中毛巾,冲她道:“拜托!你学什么不好,偏学贞子,真要命……”

她身着一袭白沙睡裙,了脸上敷着面膜,一头故意弄乱的头发,看上去真跟惊悚片里的女鬼差不多。

我承认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我的心脏紧了一下。

“陈丰,陈丰……我来找你啦!”她继续装着,拿腔作势,一字一顿发出幽暗的语调。

“少来了,你不是一直很怕这个吗?怎么还晚上角色扮演了?”

她慢慢站起甚至,捣着小碎步向我走来,嘴里幽幽的低语道:“我是贞子,我来陪你过夜好不好?陈丰,我来陪你啦……”

我无语般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还小吗?你几岁啊?小朋友。”

漆黑的长发遮住她的面部,烁烁的目光从她发帘的缝隙射向我,双臂依然笔直地向前伸着,十指上还抹了鲜红的指甲油。

我忍不住乐了,摸了一下鼻子,笑道:“你涂个红色的指甲油就当自己是贞子啦?实话告诉你,《午夜凶铃》123,我都是半夜三更独自看的,你以为我胆子那么小吗?”

她不管我说什么,还是保持那样的姿势,继续向我靠近。

走到我面前时,她突然抬手撩开了脸上的头发,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还有两颗瘆人的白色獠牙。

我吓得往后跳了一下,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起来。

定睛一看,那是两枚口香糖,乍一看还真像是两颗獠牙。

这臭丫头,鬼点子可真多哈!

将我被吓到,王艺顿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的。

“怎样?我装的像不像?”她边笑边抬手撩开面前的黑发,然后又将那张戴着面膜的脸伸到我面前。

“你好好看看嘛,像不像贞子,哈哈哈……”

身着白裙,贴着面膜,披头散发从阳台爬进来,嘴两边还有两颗獠牙。

任谁也会被吓晕过去吧?

我心里很火,想骂人,忍住了,如果我真的怒了,不就证明被她吓到了么。

我瞟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演技太好了,你完全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她哈哈哈的笑着,得意洋洋的说道:“那我新做的指甲好不好看?”

“什么时候做的?就我刚才洗澡的时间吗?”

“对呀!我是不是很快?”她骄傲的说道。

“不是吧?我洗澡不到十分钟,你就做好指甲了?”

她又笑了起来,古灵精怪的说道:“你真好骗,这是假的指甲片。”

说着,她一片片的将指甲片从指甲上拿了下来。

我皱眉看着她道:“真的是,大半夜的扮鬼,你瘆不瘆人啊?”

“你不是说你不怕鬼么?那还怕瘆人?”

我挺了挺双肩,大声狡辩道:“害怕与瘆人是两回事好吗?大半夜你扮什么不好,非得扮鬼!”

“我本来就是一只鬼呀!”她调皮地向我吐了吐舌头,笑说,“我是淘气鬼,你也是鬼,你是胆小鬼!”

说着,她掩嘴再次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行,嚣张是吧!

我心里暗笑一声,稳了稳表情,看着她正色道:“我跟你哈,我刚才的确怕了。”

“哈哈,承认了吧!”

“嗯,不得不说我真的怕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一脸好奇的看着我,问道:“为什么?”

我轻轻叹口气说道:“当初我买这房子的时候,销售员说原价要八百多万。”

“你不就是买成八百多万吗?”

“那是对外说的,实际上我只买成三百万。”

“为什么?”她又是一脸的好奇道。

“因为……”我忽然沉声道,“因为销售员说这房子的前主人,在这房子里自杀了!”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怎么防止狗卡在里面
上一篇:我念大悲咒修出了神通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