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月老400第三结局

2021-10-21 14:36

“好累啊,我尽力了,小川。”

王永富说着,爬到一边去。

他说话的声音都显得那样无力,爬起来更是有气无力的。

这喇嘛本身道行也还行,而且手段和法宝不少,本身就很难收拾,再加上杀猪匠,实在是强。也是有王永富的辅助,才和斗成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王永富帮不上忙,我就严重了。

所以,必须要速战速决,不能再失手。

心里这么决定之后。

借这个机会,我猛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阴阳铜钱剑之上,直接法力加持,控制着阴阳铜钱剑,向黑衣喇嘛射了过去,精光大盛。

黑衣喇嘛看到铜钱剑飞来,一直以来还算从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慌的神色。

无奈的是,八卦镜就在他头顶悬着,将他禁锢着,无论使用什么术法都会被八卦镜的金色光芒消耗一空。

危机会让人不惜一切代价。

我不惜咬破舌尖,要他的命。

而这个时候,喇嘛为了保命,竟然割开了了自己的手腕,让血液流淌,同时用梵语念诵经文,噼里啪啦的也听不清楚。

很快,在他的诵经声中,一尊黑菩萨的虚影出现,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喇嘛的鲜血。

同时,八卦镜在黑菩萨出现的一瞬间竟然嗡嗡直响,震动得厉害,这让我险些控制不住。

这家伙,到底有多少邪门的手段!

我不禁感叹。

这黑衣喇嘛道行倒是平平,但他的手段是一招接着一招,我以为已经可以干掉他的,但哪里知道,他又搞出这么一招邪门的术法出来。

这让我显有些乏力。

同时眉头紧皱,有手段也就动了,但这手段,我不敢相信这喇嘛竟然把自己当成了祭品奉献给邪神。

而且即使喇嘛赢了,他也会成为邪神的傀儡,永生不得自由。

看着这黑菩萨,王永富有气无力的叫道:“小川,小心啊。”

铜钱剑这时也飞到喇嘛身前。

随之,黑菩萨双手合十,铜钱剑就被定在了半空,不得寸进。

铜钱剑如此,而八卦镜的响声越来越大,也跟着震动起来。

那尊黑菩萨气势越涨越高,气息越来越强,那趋势,马上就要突破镇封。

我知道,一旦让这黑菩萨掀翻了八卦镜,可能不只是我,怕是王永富以及秦家的所有人都得遭殃。

真是十万火急。

情急之下,心念急转,我突然想起从王永富那抢来的诏书,虽然那东西差不多只够用一次,但在这种情况下,也不顾不得那么多了,生死为重。

如此,我立即从工具包里将诏书拿了出来,看着上面传国玉玺的印章,心中大定。

手捧着诏书,法力加持,高声道:“阴阳家弟子陈小川为守天道,正人道。护佑秦家上下不受妖人所害,以华夏玄门阴阳家之名,恭请传国天运相助。”

这一下,就看这诏书如何了,我心里一底期待,毕竟,面对那黑菩萨,这已经是超出了普通人的道术范围,我拿着爷爷的法器,也没什么用,根本不是一个档次,除非我能召唤出祖师还差不多。

但祖师乃正统,哪里是这么邪恶手段能召唤出来的。

别说召唤出来,就是下坛坐镇,那就已经不得了。

话音落下,很快,在我的期待之下,传国玉玺的玺章从诏书上飞出,虽是一道虚影,但栩栩如生,犹如凤凰神鸟腾飞,又似神龙翱翔天际。受命于天,承载国运。

更是携载着磅礴的气息,对着那尊黑菩萨镇压了过去。

这!!

我也没想到,这诏书威力竟然如此之大,这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如此看来,怕是稳了。

毕竟,区区一尊黑菩萨,又没突破封印,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比得上传国玉玺从古自今蕴涵的庞大气运。

就算是突破封印,也没什么屁用。

果然,一切如我料想的那般,一时间,黑菩萨不但没有冲破封印,同时,在磅礴的国运气息压迫之下,根本就承受不住,身上出现裂纹,而且,裂纹在不断增加,不断扩散。

很快,黑菩萨全身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看到这个情况,我心头松了口气,现在这个情况,必然是稳妥了。

看着随时会崩溃的黑菩萨,感觉到自己的祭献渐渐失效,起不到什么作用,黑衣喇嘛终于是崩溃了。

他睁着大眼睛,惊慌失措大叫道:“怎么可能是传国天运,传国玉玺早已失传,不可能,不可能。我还没有抢到舍利子,我还没有成佛,我不会死在这里,绝不会!”

着大吼,喇嘛渐渐抓狂。

人一抓狂,就会拼命,狗急了也会跳墙,就是这个道理。

如此之下,喇嘛一咬牙,疯狂地催动血液向黑菩萨流去,妄图用自己的血来给黑菩萨加持,然而,这无疑是垂死挣扎。

不过,这倒也是有些作用的,黑菩萨竟然自我修复,裂纹在渐渐减少。

“哈哈!毁灭吧!”

喇嘛大吼着,一时间,在他的催动下,他的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快。

如此之下,黑菩萨的裂纹休息得七七八入,身影也越发的凝实。

这!!

黑衣喇嘛想干嘛,他这是想把自己的血全部掏干吗,他这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我被震惊到了。

不过,现在的喇嘛已经疯狂,不能用常人来看。

而这样一来,结果就难料了。

突然,黑菩萨一下子就顶开了八卦镜的镇封。

但随后,一条在天际翱翔的神龙,带着国之气运冲着黑菩萨杀了过去,几个翻腾,就把看似强大的黑菩萨冲击的粉碎。

柳暗花明,我松了口气,这菩萨也不过是纸老虎而已了。

黑菩萨粉碎之后,铜钱剑没有了阻挡,几乎在同一时间猛然飙射,直直地刺中了喇嘛的心脏,将其三魂七魄绞得粉碎。

而且,那神龙在打散了黑菩萨之后,掉头飞向了装着杀猪匠灵魂的钵盂。

这一遍,喇嘛已经亡,杀猪匠绝望:“不,不要。小道娃,不对,陈天师,求求你饶我一命,只要您饶了我,我马上就去阴间报道,再也不找秦相永报仇了,我发誓。”

听着杀猪匠的求饶,我冷漠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饶。你今天的下场全是你自己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不!”

杀猪匠一声长嚎,眼睁睁看着神龙穿过自己的身体,飞进钵盂中。

一时间,好似彗星撞地球,钵盂上的邪气顿时被净化一空,然后炸裂开来,那些无辜的魂魄在此时也得到了解脱。

浑身冒出阵阵黑烟,身体迅速淡化下去,杀猪匠这恶鬼器灵在这个时候终于被彻底解除了。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我现在的道行自然不比昔日,虽然是简单的阴阳追魂刀,但刀体较以前比起来非常的凝实,仿佛有实体一般,其实杀伤力自然强于以前太多。

同时,之所以用追魂刀,是有一好处,现在双方正面斗法,用追魂刀,有追踪作用,对方不可能躲,只能应接,接不下,那就完蛋。

所以,这一刀过去,我是用自信的,同时也是检验一下这喇嘛的道行和手段究竟如何。

然而,就在飞刀打过去之时,一道散发着滚滚阴气的黑影挡在了喇嘛身前。

“嚓!”

追魂刀砍在那黑影之上,同时震散了四周的阴气,使黑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这!我疑惑地看向这道黑影,不曾想到,这黑影赫然就是之前的杀猪匠。

但是杀猪匠形态大变,身上套着一件有无数动物魂魄组成的魂衣,魂衣核心竟然是一男一女的面孔。

这!!

突然间,我分辨了出来,这一男一女在当初顾小梦给的视频中看到过,正是那对死在小岩村的网红情侣。

同时,我也这才明白,为什么喇嘛要杀死小岩村的牲畜,甚至杀掉进小岩村探险的那对情侣,就是为了杀猪匠身上这件魂衣。

“奶奶个凶,这么多魂魄,这得害多少性命!”王永富破口大骂,就连他也为之愤恨。

然而,看着我和王永富,杀猪匠显得很是兴奋,大笑道:“只要杀了你们,把你的魂魄融入魂衣之中,那这件魂衣会更加的强大,然后,再看着秦相永慢慢痛苦而死,啧啧,心头舒服啊!”

该死!!

看着杀猪匠身上的魂衣,我怒

不可遏,用活人魂魄炼制,还想要我和王永富的魂魄,这更加坚定了要灭掉这两个大恶的决心。

而此时,杀猪匠嚣张的说道:“小道娃,你先前阻拦我报仇,现在我就要拿你和旁边的臭道士魂魄炼制魂衣,相信你们这些玄门中人的魂魄比普通人的魂魄更加强大,魂衣效果也会更好吧!”

这杀猪匠已然入了魔道,之前我还想着能不能将其送入轮回,现在我要让他灰飞烟灭。

“哼,你做梦!”

我当即就是一声暴喝,立即就动手。

然而,杀猪匠手掌一挥,阴气化成无数的杀猪刀在空中漂浮着,黑衣喇嘛也用梵文念诵着咒语,从钵盂中幻化出了无数的罗刹鬼众向我们冲了过来。

奶奶的,这喇嘛的钵盂里究竟有何不凡,又到底装了多少东西。

冲击来得太多,来不及攻击,我赶紧绾诀,法力加持阴阳樊笼。

然而。

“嚓嚓嚓!!”

令我没想到的是,只一波冲击,我的阴阳樊笼就出现裂纹,马上就要毁掉。

不妙了!

见状,我绾决结印:“乾坤无极,天圆地方,始末阴阳,五行流光,天地阴阳为我使,乾坤五行任我用,五行分,火立出,阴阳分,五行之火燃阴阳,邪魔鬼怪皆焚光,法来,急急如律令!”

这时无数罗刹也冲到近前,但是我根本没有怂。

“敕!”

我向前方施展出了阴火术。

“噗哧”一声,最前面的罗刹就陷入了一片绿色火海之中,被引燃。

随之,调动阴阳,阴阳之火迅速蔓延。

很快,火焰淹没了所有的罗刹,罗刹们在火焰中痛苦哀嚎,化为一团团阴气缓缓消散在空气当中。

“来来来,我加点料。”

见此,王永富立即下手,竟然咬破舌尖,一口血水喷在了之中。

这家伙,是想凭这一下子灭了喇嘛。

果然,火势大涨,迅速蔓延。

两个呼吸的时候,大哦便烧到黑衣喇嘛前。

“哈哈,去死吧。”王永富大笑。

然而,就在大火要到喇嘛身上的时候,喇嘛手捏莲花宝印,口念佛号。

如此,他身上衣物无风自动,仿佛一朵黑色莲花徐徐绽放,火焰靠近的瞬间就悄无声息的熄灭了。

这!!

我料到这喇嘛没有那么好解决,可棘手程度超过我的想象啊!

“这!奶奶个凶的,这波亏了亏了。”王永富本想着借我这一手段干掉喇嘛,哪里想到会失算,此时那是一阵心痛刚刚他喷出的一口血。

而我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喇嘛手段颇多,这样斗下去,一时半会怕是分不出胜负。

想了想,趁着喇嘛抵挡阴火术的时机,我低声对王永富说:“胖子,待会硬刚这喇嘛,不过,我要你帮我挡住杀猪匠的攻击。”

“这!!”

王永富有些迟疑。

王永富迟疑不定,我只得再加一把火,低声道:“你只用挡住一个瞬间就行,而且,这喇嘛手段颇我,不剑走偏锋,可能干不掉他。”

犹豫了一下,王永富用力的点头,终于是答应了。

此时,黑衣喇嘛正应对阴火,我赶紧拿出爷爷留下的阴阳铜钱剑和八卦镜等待着时机。

就在黑衣喇嘛扑灭阴火的一瞬间,我跳了起来,双手绾诀,法力加持,左手将八卦镜打出,扔向了黑衣喇嘛的头顶。

“乾坤无极,定!”

法决加持,八卦镜在黑衣喇嘛头顶散发出无尽的金色光晕,犹如牢笼一般将其死死禁锢住。

这一下,杀猪匠大惊,要是黑衣喇嘛死了,他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一时间,杀猪匠急忙出手,再次凝聚阴气杀猪刀,随之操控着所有的杀猪刀向我砍来。

这个时候,是靠王永富的时候了,而我,还是比较放心王永富的。

果然,王永富答应了我,便没有退缩,立即掏出了七张纸符念,咒道:“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奉请守护诸神,加护慈悲,急急如律令!”

法成之后,王永富将符咒全都扔到了我的身边。

这一瞬间,在王永富潜力的加持下,七张纸符发出光晕,越来越亮。

很快,化成了七团光芒组成了北斗七星的形状护住了我的全身。

这!!

我心里微震,这家伙不知又从哪里搞到这样的符。

来不及多想,此时,那些飞来的杀猪刀还没到我身边,在符光之下便全部消散一空了。

但是,王永富却像被抽空了身体一样,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很显然,使用威力如此强大的术法远超过王永富现在的道行,他现在的情况是法力消耗过度。

这样的话,接下来王永富怕是帮不到我什么忙了,我隐隐有些凝重。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国色天香社区手机免费观看*【粗长灼热快速捣出白沫H】
上一篇:女生和男生一起差差30分(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