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剑典主角上他妈

2021-10-21 13:58

赵蓁笑着站起来:“走吧,热闹也瞧够了。”

李姣姣摇了摇头:“这帮小兔崽子,比咱们当年可是差远了。”

“那是因为没有明镜这样的正义之士。”最后四个字咬紧了说,颇有一股讽刺意味。

李姣姣哼笑一声:“少给她脸上贴金,她也就吓唬吓唬……。”

嘴巴忽然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双眼

大睁,沾的双眼皮贴因为眼周幅度过大而微微脱落。

赵蓁也瞧见了,勾了勾唇;“小看她,你就惨了。”

“疼疼疼……。”黎玉尖叫起来,心中异常惊骇。

“你这个贱人,你给我放手……。”

她还没看清对方怎么出手的,她抓着张云芳的那只手就被对方抓住了,速度太快了,几乎一个眨眼间而已。

把她的左手绕过脖颈抓到了背后,黎玉甚至听到了关节咔嚓咔嚓作响的声音,另一只手轻轻扣着她的右肩,像一口大钟扣压下来,压的她动弹不得。

其他人全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张云芳崇拜的望着明镜,还不忘上去踢黎玉一脚解气。

“欺凌弱小,是最无耻之行,佛曰凡造五逆十恶业者,死后必堕无间地狱,何谓无间,时无间、身形无间、受苦无间、趣果无间、命无间。”

“大铁围山千百所地狱,其中有十八座大地狱,阿言大火,鼻言猛热,猛火入心,名阿鼻地狱,你们平时经常拿此开玩笑,想必不会陌生,阿鼻地狱周匝一万八千里,墙高一千里,俱为纯铁所造,熊熊烈火从上而下,从下而上燃烧不息,千百夜叉恶鬼牙齿如剑、目若闪电,手执铁戟刺入罪人的口鼻、腹背,将罪人抛向半空翻来接去,铁鹰啄食眼睛,铁蛇缠绕头颈,百个肢节内全部钉入长钉,拔出罪人的舌,用牛耕犁,抽出罪人的肠子锉斩,熔化的铜水灌入罪人口鼻,用炽热的铁丝缠绕罪人的身体……。”

明镜清冷温柔的声音仿佛在讲述一个故事,然而在场的每一个人下意识打了个寒颤,随着她的话语,脑海中开始有了想象。

明明头顶骄阳,清风拂耳,却让人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冷气自脚底板灌入,直入天灵盖。

明镜松开手,黎玉脸色苍白,“噔噔”后退了几步。

明镜目光一一扫过,其他几个小姑娘全都一脸苍白,张云芳也是紧张的吞了口唾液。

柳暮雪本来嘻嘻哈哈的,脸色也不由得沉重下来。

李姣姣握了握拳头,“她在妖言惑众什么呢?”

一群十几岁的小姑娘,坏也坏的简单,什么都写在脸上,自然不如已经成年了的李姣姣和赵蓁。

李姣姣看向赵蓁,发现她也蹙眉不语,似乎真的被吓到了的样子。

“你……你骗人。”黎玉底气不足的反驳道。

“十恶者、杀生、偷盗、邪婬、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欲、瞋恚、邪见,你不畏惧后世果报,却不该教唆他人行不善、行十恶,罪加一等。”

明镜目若清明,立于清风骄阳之下,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金光,眉目慈悲且威严,令人不敢直视,恨不得匍匐于地。

黎玉骇了一跳,噔噔后退数步,跟黎玉一行的其他三个女孩全都脸色苍白,有的愤恨的瞪着黎玉,有的求救般的看向明镜。

“命终直堕无间地狱开始,直至百千劫,没日没夜,就有几万次的死亡和几万次的复生,一刻不停歇,直至业报穷尽,才能转生至其他地方感受极苦之等流果,不论生于何处,皆会转成盲者、残疾者、劣种人等,生于边地不闻三宝之名,出家人不造口业,信不信自在心间,只是倘若你们临命终之时,阿鼻地狱现前,到时,悔之晚矣。”

明镜不再看黎玉,看向三个受惊的女孩子,三人中有一个女孩子鼓足勇气走过来,“我……我不是故意要欺负别人的,是她让我这样做的。”

黎玉愤恨道:“你们是不是傻,她是骗子,吓唬你们的。”

“诽谤阿兰若,罪上加罪,千佛难度,定堕阿鼻地狱,永世远离解脱道。”随着明镜沉定的声音落地,仿佛命运的审判,黎玉面无血色,怔在原地。

目光落在面前三个小姑娘身上,明镜笑着摸了摸她们的脑袋:“从此之后,一心向善,不可再生恶念,再造恶行,佛祖感知你们的诚心悔过,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即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说到这里,明镜忽然怔住了。

下品下生莲花中,莲花长劫不开,众生在莲花中历三障,犹如三禅之乐,十二大劫之后……

“姐姐,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求你不要让我下阿鼻地狱。”

小姑娘眸光那么明亮,本该是鲜活的,却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明镜手指拂过她的眼睛,笑道:“佛祖在你的心里,你做什么,想什么,他都知道,所以,你该求的不是我。”

小姑娘蹙着的眉头忽然舒展开了,她笑道:“我知道了姐姐。”

明镜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崔雨濛,我是明尘和明提的同学,不过她们在一班,我在七班,姐姐我好羡慕明尘和明提,有你这么好的姐姐。”

明镜笑了笑,转身离去,崔雨濛看了眼跪坐在地上的黎玉,哼了一声:“你就做坏事下地狱去吧,没人会救你的。”话落拔腿去追明镜。

张云芳反应过来也追了上去。

明镜忽然扭头,看向站在一边看热闹不知看了多久的李姣姣和赵蓁。

李姣姣手心冒汗,第一次觉得明镜这个人是如此的可怕。

她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几句简短的话语,就颠覆了她的世界观,她不由得真的去想,真的有地狱吗?

她虽然没做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可从小到大,恶念是真不少,只要一想到明镜描绘的阿鼻地狱,脑海中极富想象力的画面,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知道这个概念,却只当是那些和尚骗人的,世界上哪儿来的神佛地狱。

然而明镜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你相信,那是真实的……

她不由得慌了。

“蓁姐……她是不是故弄玄虚?吓唬我们的?”

赵蓁没有回答她,她直视着明镜的眼神,只是没多久便败下阵来,有些狼狈的逃离了。

不远处,祝湘湘脸色煞白的坐在马背上,望着逐渐走近的明镜,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明明正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却偏偏让人浑身发寒,手脚冰凉。

明镜无视她,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

“明尘姐姐,我……。”

“我叫明镜。”

“明镜姐姐,你是出家人吗?”

“算是吧?”

“哇塞,好厉害啊,那姐姐你可不可以收我当弟子,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好好孝敬师父。”

明镜脚步忽然停下,垂眸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崔雨濛一脸诚恳的说道:“姐姐,我……我是真的想拜师,求求您收了我吧。”

这时张云芳走过来,“姐姐,我也想拜师。”

崔雨濛偷偷瞪她一眼,你凑什么热闹?

张云芳很坚定的说道:“我是认真的,师父。”

话落直接跪了下来。

崔雨濛二话不说也跟着跪了下来。

柳暮雪笑的肚子疼,指着两人说道:“你们知道出家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剃度,你们舍得你们漂亮的头发吗?”

崔雨濛和张云芳脸色同时一白,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一头秀发。

崔雨濛头发又长又多,张云芳是短发,但头发长的也挺好。

崔雨濛犹豫之时,张云芳心一横,“我愿意剃度,只要师父愿意收我。”

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大家收藏:

明镜进去了有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出来了。

祝湘湘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下楼,怯怯的问道:“明镜,你跟霄爷很熟吗?”

明镜含笑看了她一眼。

祝湘湘心口一跳,不自觉垂下了目光。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随口问问,你不想说就算了。”

明镜缓步下楼,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祝湘湘追上去,“明镜……我……我其实早就想找你了,妈妈她最近身体不太好,我想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回家看看妈妈吧,她也许见了你,身体就会好一些了。”

明镜点头:“有时间我会回去的。”

她看明镜这么好说话,就有些得寸进尺了:“你骑术那么好,可不可以教教我。”

话落似乎感到有些唐突,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

她以为明镜怎么着也会答应了,毕竟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臭丫头明镜都能耐心的教她骑术,马场这么多人,明镜又重名声,如果两人关系和睦,对谁都是有益无害。

自从京州回来之后,她就想明白了,争她是争不过明镜的,不如搞好两人之间的关系,对她只有无穷的益处,现在她还存了点自己的小心思。

谁知明镜只是温柔的笑了笑:“刚才教你的就是马场的金牌教练,跟着教练的步骤来,脚踏实地,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学有所成。”

话落径直走入了马场。

祝少丹打马走到祝湘湘面前,翻身下马问道:“你跟着她干什么去了?”

祝湘湘抿抿唇:“少丹我问你,明镜跟霄爷很熟吗?”

“没听说过啊,她刚才是见霄爷去了?”祝少丹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不是吧不是吧,霄爷不会那么肤浅吧。

明镜要是踩了狗屎运被霄爷看上,还不得更嚣张了,得骑在他脖子上拉屎拉尿吧。

祝少丹忽然觉得天地一片昏暗。

我命休矣。

祝湘湘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如果霄爷喜欢她,那就再好不过了,明镜值得的。”

“那你呢。”

“我?”祝湘湘苦涩一笑:“我不过是个假千金,论身材论容貌论聪明才智论家世我都不如明镜,我有自知之明。”

祝少丹看看不远处的明镜,再看看面前凄风苦雨的祝湘湘,“谁说你不如她的,在我心里你比她强多了,有个成语怎么说来着,妄……妄什么薄?”

祝少丹烦躁的抓抓脑袋,怎么都想不起来。

“妄自菲薄,让你不好好学习,连个基本的成语都不会?”祝湘湘无奈的说道。

“对对你不要妄自菲薄,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功夫下得深,铁杵也能磨成针……。”祝少丹开始故意卖弄起他那点微薄到可怜的学问。

祝湘湘懒得理他,一点都不靠谱。

“明镜。”柳暮雪骑在马上,看到明镜,立刻策马跑了过来。

柳暮雪学习能力十分强大,现在已经能完全自由驱策了。

她端坐在马上,居高临下望来,手帕蒙着半张脸,露出一双弯弯如月牙一般的眼睛。

“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可是这里的场地还是不过瘾,有一天我们去蒙古的大草原上骑马吧?”

那才是真正的自由的气息。

明镜牵着烈风,翻身上马,远远看着这边的人被明镜上马的潇洒漂亮而惊叹。

不管练过多少遍,都学不来明镜的潇洒利落。

明镜坐在烈风背上,望着远方的地平线,清风拂过耳畔,浅浅微笑:“好。”

“架。”

一声清喝,马蹄飞跃出去,矫健的身影逆风而去。

柳暮雪哈哈笑了一声,策马赶了上去。

“等等我。”

祝湘湘远远的望着,眼底流露出一丝羡慕。

现在骑马这项运动在江州这么火,出去她要是说她不会,真是有些没面子了。

而且看明镜马上驰骋的风姿,她也很想体验一把。

咬了咬牙,祝湘湘克服恐惧,再次爬上了马背。

两人一口气跑出去很远,明镜考虑到柳暮雪的身体,放缓了脚步,慢悠悠走在草地上。

“那个霄爷,没有欺负你吧?”听她那语气,仿佛对方欺负了她,就要找他拼命去。

“没有。”

听着明镜轻描淡写的语气,柳暮雪哼了一声。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不远处好像起了冲突,围着一圈人,远远的还有女孩的哭声。

柳暮雪立刻来了精神,“有热闹了。”

骑着马一头扎了进去。

围着三四个人,大家的马都在一边闲散着吃草。

“你今天要是敢打我,我爸爸一定饶不了你。”

人群包围圈中,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楚楚可怜的抹着眼泪,眉眼却透着倔强不服输。

“你家里就是一个开小破公司的,有什么了不起的,给我打。”一个穿着蓝色骑装的小姑娘恶狠狠的指着她说道。

几个同年龄的小姑娘二话不说就朝女孩身上招呼了去,女孩也不服输,和几个人扭打在一起,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挂了彩。

柳暮雪瞧着稀奇,这里已经是马场的尽头了,栅栏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农田,一条铁路横穿而过,不远处有供客人休息的小亭子,柳暮雪视力好,记性也好,这打眼一瞧嘛,巧的很,是李姣姣和赵蓁。

俩人悠然的喝着茶,对这边的欺凌场面袖手旁观。

柳暮雪出离愤怒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竟然还有霸凌场面,像话吗?

自诩正义感爆棚的柳暮雪摔了一马鞭子,骂道:“都给我住手。”

“啪”的一鞭子甩出去,倒把几个正在施暴的小姑娘吓了一跳,同时停下动作看向她。

被打的小姑娘很聪明,立刻一骨碌爬起来要跑,被那穿蓝骑装的小姑娘抓住了头发又给拖了回来。

雪花有点受惊,不安的喷着热气,柳暮雪安拂性的拍了拍它,咳嗽了一声,指着几人说道:“你们干什么呢?人多欺负人少,害不害臊?”

[标签:

p标签]那蓝色骑装姑娘瞪着柳暮雪,一脸不善的说道:“我警告你,你别多管闲事……。”

“呵……。”受到威胁的柳暮雪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本小姐当年称霸的时候,你们还穿开裆裤呢,真是关公面前舞大刀,赶紧给我放人。”

小姑娘立刻扯着嗓子喊道:“姐姐救我~呜呜。”

刚一出声就被蓝色骑装小姑娘捂住了嘴。

明镜走过来,听到这道声音,凝眸看去。

小姑娘也看到了她,双眸中绽放出狂喜,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然咬在对方手上,对方吃痛松手。

“明尘姐姐,我是明尘的同学,上次在学校我们见过的。”

唰唰唰,瞬间所有的目光全部朝明镜射去,没有一道目光是友善的。

尤其是穿蓝色骑装的小姑娘,也是个熟人儿。

黎玉。

不过那眼神却忌惮颇多。

明镜翻身下马,一步步走过去,几个小姑娘一时被她的容貌气质所震慑,呆愣在原地。

黎玉眸光又恨又怕。

她后来才知道原来明尘和明提的姐姐就是大名鼎鼎的明镜,虽然年龄还小,她不知道明镜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但是她家引为靠山的姑父倒了,姑姑卧病不起,父亲迁怒于母亲和她,母亲又因为肇事罪现在还在看守所,她这些天都是在外婆家过的。

她敏感的察觉到,这一切的变故都是因为明尘的姐姐,那天见到的那个美的犹如谪仙一般的少女。

明明没有比她大几岁,却下意识的让她觉得她是一个比父亲还可怕的存在。

她从学校退学,找不了明尘和明提的麻烦,窝了一肚子的火,今天和几个姐妹来马场散心,遇上了张云芳,她便把满腔的怒气都发泄到了张云芳身上。

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碰到明尘的姐姐。

明镜站在黎玉面前,黎玉下意识拖着张云芳后退了一步,“你……你别过来。”

“把人放了。”

邪恶的种子在幼小的心灵里、开花了。

喜欢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女生和男生一起差差30分(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上一篇:他拿舌头进去我下面好爽 傻子的春天龙根全章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