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在水里要了女主的小说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2021-10-21 16:33

一道蓝袍身影从天而降,蹁跹宛若仙人。

他抬起手,只见那纤细白皙,不输于女子的手掌中,正握着剑柄。

那是一柄黑色玄剑,体态优美,极为完美!

在他的身后,有一股浩瀚的剑意在凝聚,在彷徨。

就是那股剑意,抗住了幻剑虎的寒冷剑气,将那股剑气彻底击溃,消散。

天地间瞬间宛若天地回春,绽放出宛如心生一般的暖意。

这股剑意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极其温柔的,秦宁那边被滋润,而幻剑虎这边也只是简单的打断。

“你是谁?”即便对方没有一点的杀机,雌性幻剑虎也是瞬间后退了半步。

“吼!”她低沉的吼声响起,那只离开的雄性幻剑虎连忙赶来。

“吼!”两头幻兽级别的幻剑虎联袂对持着,却没有一点先动手的想法。

因为他们都感觉到,这个人类,身上的气息深厚汪洋如大海!

这时候,那道蓝袍身影也刚好降落,一切都发生的刚刚好!

秦宁脸上的表现也凝滞了,她心里的火爆符文不由得松开。

“没事吧。”那道磁性的男声继续响起,随后那道身影便转过了身。

白皙的脸庞,俊秀的面容。一个年级很轻的男子出现在这里,他的身躯极为瘦弱,仿佛要被风一吹就消散。

然而他的双眼却透着一往无前的剑意,让秦宁备受鼓舞。

这是一个让人看一眼,就感觉到很安全的人。他的面容虽然精细比女子,但是他的气势却盛大如君王!

这是谁?

秦宁不由得怔了,对方一股剑意就喝退身为幻兽顶尖的幻剑虎,实力可见一斑。

然儿她却不记得什么时候结实过这样的强者?

不对,这张脸有点面熟。

她仔细一看,蓦然明白过来,这不是自己刚刚降临的时候,出现的那个神秘男子吗?

对方的气息她根本无法看透,而且还帮了自己一把。

如今,却复又出现。是巧合吗?她不信,她立即明白过来,对方是为了她而来。

而她有什么让对方牵挂的吗?她明白不了,只能怔怔的望着。

而在她发愣的时候,那两头幻剑虎却坐不住了。

他们原本想带着怜悯的想法,直接结束这一切,以后再深入山脉,不想要打扰其他人。

然而却被一个神秘的人类强者所阻拦,这个神秘的人类强者的气息实在太过深厚滂沱,他们无法看透。

雌性幻剑虎一双金色的眸子透出深深的不安,对方一剑击退她的剑气,让她感受到深深的压力。

哪怕她的那股剑气没有全力为之,却也是付出了足足八十分的努力。

她自信那道剑气,七阶左右的人完全接不下来,她是存着一击完全结束的心思的。

而她的不安很快被幼年的幻剑虎所察觉到,小家伙立即露出了张牙舞爪的面容,甚至喷发出了一股薄弱的剑气过去。

这剑气十分的薄弱,却带着无比的霸道之意。

仿佛要凌驾于苍天之上,要在九天之上逍遥!

“小家伙,剑气不能随便对别人发哦。”蓝袍人并不在意,微微伸出手来,便将那股剑气消散。

他只是佛佛了袖子,从头到尾,没有一点格外的动作。

雌性幻剑虎眼中的凝重立即变得沉重起来,重如陨石一般的压力让她心口,她明白,今日之事,说不定无法善了。

“回来。”她低过头,对幼年的幻剑虎吼了一句。

幼年幻剑虎回吼,似乎要和这蓝袍人较量一下。

雌性幻剑虎瞬间有些愠怒,她现在都没有把握胜过对方。

她气势一凌厉起来,幼年幻剑虎就得乖乖就烦,回到了雄性幻剑虎的身边。

这两口子便松了口气,开始正视眼前的蓝袍人。

而蓝袍人此时正在秦宁的面前,他之前一直站的很直,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弯腰,此时已经弯了下去。

他拉起秦宁的手,因为他的身量太过高大,只能如此,秦宁少女的身躯幼小玲珑,被他握着,瞬间脸色一红。

“你干嘛。”秦宁娇怒道,连忙甩开。

不知道为何,对方的出现,让她原本无比的恐慌开始平息了下来。

她再也一点的畏惧,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如此的给人以安全感。不只是他的实力,主要是他的态度。

他仿佛很亲和秦宁,被甩开之后,并不气恼,只是笑了笑,乖乖的后退半步。

“我只是担心,你会感到害怕。”

蓝袍人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他的声音不是如何的轻柔,反而带着一点男性的阳刚,却又没有那么刚烈。

总之,一切都在刚刚好的时间,在刚刚好的态势。

他的笑容,他的语句,都温和的如同春风。

让人的心都安抚下来,尤其是他的双眼。

坚定有力,仿佛什么事情都不在他的话下。

“你不必怕,有什么事情,说开就好了。”蓝袍人轻笑道,随后他又看了一眼一直在哭泣的风轻雪,不由得有点怜惜。

他走过去揉了揉对方的额头,并且送入一道真气与之给养。

他没有接触风初雪的身体,只是从空气之中传输。

然而这一动手,瞬间让秦宁的神色一凌。

对方绝对是一个修仙者!只有修仙者才能够操弄真气,才能够做到如此的轻松写意。

而且这还是一个不弱的修仙者,秦宁不由得诧异起来。

“人类,你是谁?”雌性幻剑虎见蓝袍人没有一点理会他们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恼火。

她身为幻剑虎里面的强者,既然是到哪里都会受到尊敬。

然而眼前的这个蓝袍人却似乎没有一点的想法,要不是畏惧他的实力,他早就开始颤动了。

“在下白玉。”闻言,蓝袍人,也就是白玉回过了头,语气平淡道。

然后他就走了过来,站在秦宁的面前,如同一张大伞,为她抵挡风雨。

“我希望,这件事能够结束,你也知道,你并没有把握胜过我。而我,却又十足的把握胜过你。”白玉语气平淡,但是措辞却充满冷漠。

两头幻剑虎便一怔,开始思索。白玉说的没错,他们两个联手,其实都不一定有全然胜利的把握。

白玉表现的平淡,语气的狂妄,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这才符合他们心中那个强者的印象,只有绝对无双的强者,才会对一切,都持有着这种态度,是轻视,也可以说是不在乎。

因为他的实力足以全盘拖住,不流露出一点的痕迹。

雄性幻剑虎内心的狂热有点被激发,他一直渴望和一个强者作战。

“可是,我孩子的事情,不能泄露。”

他语气森然道,他的血是热的,战意高昂。

然而白玉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如果你有把握,你就来吧。”

说着,提起了自己的那柄玄剑。
男主在水里要了女主的小说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玄剑在手,白玉的气势又变换了起来。

之前那让人如同沐浴春风的气质消失的淡然无存,只有一股凌厉的杀机在不断的弥漫着。

他抬起剑,天地的剑意随之引动。

“铿锵!”

道道带着苍茫气息的剑意不断的浮现,在他的身后,立即出现了一个苍茫的剑影。

在一刻,白玉仿佛都变得十分的古老,他像是一个来自于远古的苍茫剑客。他手中的玄剑充满着杀意,充满着让人折服的力量!

无双的强者!

而两头幻剑虎也深吸一口气,勃发出了自己的剑气。

冰寒的剑气也开始浮现,两道无双的剑道开始争锋。

双方都是用剑的高手,一个是天生,一个是后面修炼。

说不出哪个更好,或许白玉的气势更为强盛一些。

那道剑影铺天盖地,遮天蔽日。

如同狂暴,如同天地。

双方立即准备战斗起来,秦宁顿时也醒悟了过来,她立马跑了上去,站在风暴的中心。

“不要,不要动手。”她的声音有点虚弱,两股剑意风暴的中心可不是那么好站的。她并没有恢复仙帝的修为,只是一个练气中期的小小修仙者而已。

她薄弱的修为甚至无法支撑,更别提其他的了。
“你干什么。”白玉顿时流露出恼怒的神情,但是秦宁瘦小的身躯在两股剑意风暴中无疑是十分的脆弱,如同大海孤舟,随时可以被颠覆。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将自己的那股剑意散去。

顿时间,两头幻剑虎感觉到压力骤减。

雄性幻剑虎硕大的眸子在秦宁身上停留了几息,不过并未有什么动作,在和雌性幻剑虎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两者同时选择二偃旗息鼓。

天地间的剑意风暴骤然消散,如同暴雨乌云,来去很快。

双方都散去了神通,白玉立马跑到了秦宁的身边,将其继续护在身后。

而两头幻剑虎依然带着惊尤为定的神情,白玉的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其只是简单的一股剑意而已,却如同滔天末日,那剑意比他们与生俱来的剑气还要强盛一些。

从前,他们认为自己在这片大陆上已经算是顶尖的一行,光是对剑的掌握,足以排进前十。

可是,遇到了白玉之后,他们才明白什么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白玉的剑意几乎能够将天地撕裂,尤其是当白玉开始认真的时候,那感觉,仿佛下一刻就可以将眼前的一切都斩断!

这是一尊绝世的剑道强者!两头幻剑虎如此想着,不仅有了一些后退的意味。但是当他们的步伐往后退了一些之后,却好像触动到了什么,决定的站住了,没有再继续后退。

雌性幻剑虎深吸一口气,语气淡然的说道:“你是一位绝世强者。”

“我们相信你,你可以带着他们离开,不过,我希望他们能够彻底忘掉这里。”

“这是自然。”白玉冷淡道,不知为何,在除了对于秦宁以外,他对于眼前的其他事物看待都如同浮云。

哪怕是这片大陆顶尖的幻兽,他也是淡然处之,虽说实力是一方面,但是心里因素也着实恐怖。

他似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一往无前,没有一点的惧色。

事情到这一步基本可以算是准备收场,秦宁顿时松了一口气,开始正视起眼前的这道蓝袍身影来。

白玉这个名字她并无影响,只是凝望着对方的身影,却感受到一股浩然的仙气。

对方显然是知道她的,她甚至怀疑,在她刚刚来到这片大陆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

不过,他为什么要如此呢?

秦宁有些不解,而此时的白玉正对着两只幻剑虎进行着教育。

“你们的实力很强,属于幻兽中的顶尖,我看,再过不久,就足以踏入更高阶的层次了,你们的实力,完全没必要待在这里。”说到这里,白玉不由得微微皱眉,他的剑眉极其俊朗,且带着冷色。

“你们还是搬到伸出比较好,那样,也比较适合你们不是?”

闻言,两只幻剑虎神色却没有任何的动容。

雌性幻剑虎向前踏出了一步,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不是我们不想离开,而只是因为,我们要守护主人。”

前半段的话让秦宁有些皱眉,不过听到后半段,她整个人彻底都震惊起来。

“主人?”

秦宁立即诧异出声,能够将两只巅峰幻兽幻剑虎收入坐下,实力也足以排在这片大陆的尖峰了吧?

不过,幻剑虎这个种族,极其高傲,怎么可能会轻易屈服于普通的人类的强者?不要说是顶尖强者,即便是最强的王者,他们应当也不会轻易屈服。

也正是因为如此,能够让一头幻剑虎臣服,完完全全是很难做到的事情,除非在幼年时期,就给予耐心和关注,让幻剑虎逐渐感动。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只是太少,太难。很多强者都急于提升自己的实力,除非是真心有机缘或者耐心,否则一般没有时间去精心的打理。

就在这时,两只幻剑虎又抛出了更具震撼性的话语。

“其实,我们夫妻,原本算弱的。”雄性幻剑虎说道。

秦宁闻言,整个人都不好了,虽说在仙魔大陆时期,她抬手就足以将这种阶层撕裂,但是在这片大陆,他们应当也算顶尖的强者行列才是。

见秦宁流露出不相信的表情,雄心幻剑虎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因为,我们是主人,是一位,召唤师!”

召唤师。

秦宁神色一怔,这个职业在她的记忆之中浮现了一下。

有点久远,应当是在仙魔大陆的时期吧,召唤师也是极其稀少的存在。

他们承载着天地的道则,对于灵物有特别的敏锐嗅觉,能够驯服灵物,提升灵物,召唤灵物。

每一位召唤师都是都足以称得上天纵奇才,不提召唤师严苛的入门要求,光是那些漫天的召唤符文,就足以让一般修行者识海炸裂。

召唤师。多么神秘的一个存在,即便是在仙魔大陆,也是众多宗门的座上宾,他们隐匿在云雾之间,不常出世。

莫非,在这凡人大陆,也有一尊?

秦宁情不自禁的看了白玉一眼,对方的存在,对于这片大陆来说,不也是极其神秘的么?白玉的境界她足以估算的到,至少也应当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了。

“你是说,召唤师么。”白玉没有注意到后方,听到雄性幻剑虎的话语,也是有些一愣,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冷冷的神色望了过去。

“没错。”这时,雌性的幻剑虎也出声了。

“我们夫妻,原本在幻剑虎中,也算极其弱小的一脉,血脉凋零,甚至在很久之前,我都不能够凝聚出很实质的剑气来。”

想到往事,雌性幻剑虎硕大的金色眸子中,开始有些迷离。

“曾经,我只是一个被遗落的血脉,成年之后,也只有六阶。”

“我曾被族群里面的其他人欺凌,霸道,作为一只雌性幻剑虎,我甚至无法掌控自己的丈夫,只能选择与丈夫下。”

“直到,遇见了我的主人。”

提到那个人,雌性幻剑虎不由得激动起来。

“他可真是天纵奇才,不过是少年的年纪,居然做到了很多惊奇传颂的事情,据说,年纪轻轻已经达到了……七级召唤师!”

在召唤师之中,共分为九个层次。

其中一级为入门,过了五级之后,便为大师,六级为宗师,七级,为召唤王者。七级的召唤师可以召唤天地间他们所想要的一切灵物。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 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视频免费
上一篇: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