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2021-10-21 16:32

“哦?一出事就把同伴卖了嘛?”磁性幻剑虎不听这个,依然带着戏谑的神情说道。

它没有去追云岩,不是因为追不上,是它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追。

那个人类身上的气息有点浓厚,可是那又如何?

在刚刚不经意间,它已经为对方种下了一道剑气。

现在,那道剑气应该在侵蚀着对方的身体,影响着对方控制着风元素。

云岩……怕是走了多远了。

秦宁立即将手伸进了口袋,捏紧了自己炼制的火爆符。

她思考了一下,幻剑虎不仅攻击力极强,并且防御也是极为的深厚。身板在幻兽阶层,都是数一数二的。

如果想要击穿对方身上的防御,绝对不能做简单的事情……

如果将火爆符全用上,再加上自己带着风初雪立即逃跑,之后再用真气将这股剑气逼出去。

应该是可以逃脱的,完全的剧本。

可是,她还是有点迟疑。

她在想,如果自己有所异样,对方会不会直接一巴掌把她拍死了……

“行了,乖乖跟我回巢穴,否则不要怪我。”雌性幻剑虎没有立即拍死对方,而是用着淡淡的语气说道。

嗯?没有立即杀死,说明有戏!

秦宁立即点了点头,风初雪还是楞在那里。

对方气势汹汹的而来,却没有立即杀她们,她都做好了被一巴掌拍死的准备了,却遇到了这种事情,有点缓不过来。

“怎么,你有意见?”雌性幻剑虎冷冷的说道,杀气瞬间四伏,凌厉的剑气不断在周围铿锵着。

一道道的剑气以及凝聚,几乎要化为实质。

“没有,立即就去。”秦宁立即拉了一把风初雪,替她回答道。

风初雪这才眨巴了一下眼睛,凑近了秦宁的旁边,用害怕的语气说道:“你说,她们是不是喜欢吃活的啊……”

小姑娘眼圈红红的,她曾经在书本上看过,有些妖兽就不喜欢吃死的尸体,喜欢啃食活人。

但是秦宁却摇了摇头,这次没有一点安慰的意思,只是用着纯正的语气说道:“不可能,幻剑虎这个层次,完全不可能吃我们……”

的确,达到了幻兽级别的幻剑虎,即便是进食,也会挑剔半天。

因为对于他们族群来说,完全没有必要找那种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至少也是二阶左右的妖兽,身上蕴含着些许灵气的血肉,对于其来说才算有点意义。

否则没有任何灵气的血肉,即便是吃进去,也会瞬间被消化,反而会更饿!

秦宁于是拉着怯生生的风初雪王回走,一路上风初雪都拉着秦宁的衣袖,非常的害怕。

秦宁脑海也在不断的思索着对策,她想着,如果想要逃跑,这一路上说不定就是最后的机会。

可惜,在她们身后,那头雌虎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一直跟在身后。并且还一起有意无意的喷溅着自己的剑气,周围的温度不断的下降着。

风初雪都抱紧了秦宁的手臂,又害怕又冷。

秦宁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她想了想,或许只有等某个时机再跑了,这时候跑,根本没有一点的机会。

回到了巢穴,秦宁才知道,那些个猎人小队为什么要失败。

原来幻剑虎身为幻兽层次的高阶幻兽,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灵智,即便是外出交配,也在自己的洞穴口设置了一道剑气制作成的防御剑阵。

这个剑阵和人类剑阵师不太一样,只是单纯的将自己的剑气藏在附近而已,一旦有人靠近,就会被这股剑气撕成粉碎。

此时这里已经有了一地的血肉……

之前的猎人团完完全全抵抗不住这道冷厉的剑气,纷纷被碾碎,只有领头大汉身为三阶的战士勉强存活。

“呵呵,你们也来了啊。”领头大汉一脸的血迹,脸部上有一个鲜明的掌印,只不过是虎掌。

虎掌巨大,这次却有点小,应该是幼虎造成的。

秦宁这才发现,原来在附近还有一头毛色雪白的幼虎。

这头幼虎明显小了很多,只有一人高,身材也略显瘦弱。不过那股剑气却更加凌厉了,并且在移动间,眼睛都有一些剑气在乍现。

“这是……返祖了?”秦宁一愣,立即明白过来。

有些妖兽的后代,是有可能进行返祖,传说在上古时期,很多妖兽都是神兽的分支。

哪怕能够感受到一丝的神兽血脉,对于妖兽来说是足够强的。

要知道,妖兽,是不会主动修炼的。

其实力完完全全靠着祖上继承下来,换句话来说,它们根本不用修炼只需要靠着祖上的传承即可。

“你也发现了?”领头大汉狰狞了笑了一下,嘴里咳出一口鲜血。

“这是一头已经返祖迹象的幻剑虎,可惜啊,如果能够带走,必然是一股强大的助力,说不定足以和八阶甚至十阶的元素师抗衡!”

他望向幼年虎的目光,带着渴望。

然而,幼年的幻剑虎已经有了些许灵智,闻言立即大怒,这个人类不禁敢来偷取自己,居然这种情况还不忘戳垂涎自己。

幼年的幻剑虎立即暴怒,跳跃了起来,狠狠的拍出一掌。

“噗嗤。”

领头大汉瞬间喷出一大口的鲜血,瞬时间漫天都是血雨。

“哈哈哈,没想到,我居然死在这种地方。”领头大汉口齿不清的说道,他的牙齿已经在之前被一同打了出去,五脏肺腑都衰弱了下来。

如果不是身为三阶战士,体内有些许战气萦绕,或许此时已经一命呜呼。

即便如此,他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时间,无比的衰弱。

“我说,都要死了,死之前和我舒服一下如何?”领头大汉斜着脑袋看了秦宁和风初雪一眼,眼神又变得火热起来。

“你是不是想死快点?”秦宁冷声说道,她十分无语,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样,不过,他的秉性,秦宁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不过秦宁可不会坐以待毙,雌虎在把她们干掉之前,她们都是有机会的。

这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袋子忽然动了一下。

原来是阿丑。

“都把你给忘了。”秦宁拍了拍额头,脸上忽然有希望起来。

那头幼虎也注意到了这点,迈着不太灵敏的步伐靠近。

窸窣着脑袋,似乎显得很好奇。

这个人类的袋子居然会动?

它感受了一下,里面有一些温度,应该是有一头生物在里面

秦宁立即拉开了袋子,阿丑立马跳了出来。

“可憋死我了。”阿丑用传音跟秦宁说道,落地之后,还用委屈的语气对着她说道:“以后你再把我放在里面,我……我就不理你了!”

一头小黄鸡,居然带着委屈的神情看着自己的主人。

这不得不说很有趣,幼虎也起了心思,开始靠近阿丑。

“啊?这是什么……咦,幼年的幻剑虎?哈,居然还返祖了,可以可以,以后就作为的小弟吧,我带着你行走江湖!”阿丑拍了拍胸脯,居然用传音传了过去。

而幼虎受到信息,更好奇了,直接扑了过来。

“啊,小弟,你要干什么。我可是老大!”阿丑惊慌的说道,这头幻剑虎目前已经是幼兽级别,而她的实力被压制的厉害,根本不能发挥一点实力。

于是阿丑就不断的在后面拍,而幼虎则在追着。

它迫切的想要把这只小黄鸡抓住,可惜阿丑非常灵活。

上蹿下跳之中,居然躲避掉了其所有的进攻。

秦宁松了一口气,看来阿丑开始可以和这些妖兽.交流的。

她心里逐渐心生了一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阿丑给这些幻剑虎展露一点点自己赤翎金凰的气息,这些幻剑虎应该就会逐渐明白。

到时候,只要他们认可了阿丑……那么可能就算有一点余地。而且这似乎不是多么难的事情,幻剑虎只是一头幻兽,而阿丑则是货真价值的神兽,绝对不是它们可以比拟的。

妖兽的世界,血统为尊。血统强大的妖兽幼年时期,就可以用王的气息压的老一辈的低血统妖兽喘不过气来。

“好,就这么办。”秦宁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而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的风啸。

“可恶!又不是我动的你们的子嗣!”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云岩很无语,他居然在不经意间已经被磁性幻剑虎种下了一道冰冷的剑气,在逃走了数天之后,还是被抓了出来。

直到现在,他也无法逼出这道冰寒的剑气,反而被这股剑气愈发的深入,如今,他的风元素之力都被彻底封锁,形容凡人。

“砰。”他的身体被不屑的抛到地上,云岩脸色无比的苍白。不仅是实力的失去,还有死亡的威胁。

最主要的,还是被和秦宁以及风初雪关到了一起。

风初雪眼圈发红,一双美眸之中满是不敢相信。

“云大哥?”

而云岩如何有脸面回应她,冷淡的瞥过去脸之后,便发现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领头大汉。

大汉双眼满是血迹,只有胸脯还在不断的扶起。

然而云岩看到他立即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恶狠狠的盯着他说道:“都是你,废物。”

他拖着受伤的身躯,勉强的补了一脚,大汉顿时喷出一大口血。

这血液已经非常的鲜红,已经是精血了。

令人意外的是,对方并没有死亡。

“哈哈哈哈,一起死多好。”大汉狰狞道,眼角都已经开始碎裂。

而此时阿丑依然被幼年幻剑虎追逐,阿丑扑腾间都可以带着翅膀在空中转向所以半天都没有被抓到。

“吼!”

惊天动地的虎啸声再度响起,秦宁心中一凌,那两只幻剑虎准时来临。

“哼,都在这了吧。”雄虎低沉的声音响起,用着硕大的虎目扫视着,那恐怖的目光让秦宁感觉到深深的压力。

阿丑也察觉到这股压力,扑打着翅膀回到了秦宁的身边。

“人类,你们想好遗言了吗。”雄性幻剑虎充满杀气的说道。

云岩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带着惊恐。

“怎么办,这只幻兽,打不过吧。”阿丑用神识传音道,这幻兽的威视很惊人。不过幻剑虎还算有规矩,一般不会随意残杀。

尤其是对于那些弱小的种族,幻剑虎一般都会持有怜悯之心。

“你们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了吧。”阿丑之前一直在齐宁身后的那个包裹中,因为体内的虚弱感,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睡,此时刚刚出来,并不太清楚情况。

秦宁闻言,少女的脸庞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她有些迟疑的传音道:“之前啊,那群猎人团的人好像……去准备偷幼年的幻剑虎……”

“什么!”阿丑受到传音,立马跳了起来。

她扭头看了一眼依然带着戏谑之色的幼年幻剑虎,只感觉一瞬间天旋地转。

“忘了忘了,今天算是栽了。”阿丑坐到了地上,面如死灰。

“吼!”这时,又是一道惊天动地的吼着传来。

比之前的雄性幻剑虎更为震撼,应该是雌性的那头回来了。

雌性幻剑虎体内蕴含着无尽的冰寒剑气,所以一到来,周围的温度立即下降了几分。

秦宁注意到,连树叶上的水珠都开始肉眼可见的凝固起来。

“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秦宁的小脸上渐渐涌现出一抹不安,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

曾为秦宁仙帝,哪怕再不堪也不至于被区区一直幻兽压的抬不起头。

她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元神还在禁锢的状态。

这天地的元神锁,以她现在的实力,完完全全不足以挣脱开来,至少要达到金丹期左右,才可以凭借着金丹破元婴的那一瞬间契机,成功挣脱。

然而这具身躯还刚刚踏上修仙之道并没有多久,别说达到金丹了,就连筑基也还在远方。

秦宁想了一想,自己目前能用的底牌或许只有那些火爆的符文……

凭借着火爆符文的多重叠加爆发,或许才能有一线生机……

“不过,也仅仅是一线罢了。”秦宁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有点觉得灰暗。

身为仙帝的她,经历过非常多场的战斗,所以说是骁勇善战,身为女性修士,她的战斗经验可以算得上是佼佼者。

然而,那都是最多跨越一级的情况下,这可是足足胯跨越四五个阶层的,不管是身体还是实力都不处在一个等级线上的。

不过,对方也未必会直接撕裂他们。

毕竟他们并没有参与,秦宁这样的想着。

她看了云岩一眼,云岩也向她投来一些带着深意的目光。

秦宁明白,云岩是要自己打死不松口自己和这群猎人团有多少关系。

而且,这也确实是事实,不应该有和他们牵连上。

“人类,都到齐了吗。”雌性的幻剑虎一到场,那头雄性的都乖乖的缩到了边缘。就连那只幼年的幻剑虎,此时也低着头,不再放肆。

这只雌性幻剑虎明显地位极为尊崇,一双硕大无比的金色眸子带着摄人心魄的威势。

只是简单的迈步,都仿佛天地雷鸣与之共鸣!

雌性幻剑虎渐渐的张开虎口,声如惊雷道:

“人类,你们居然敢动我幼崽,想好怎么死了吗。”

天地剑气与之颤动,是跟随着其的意境。

不过秦宁却从中感受不到那么恐怖的杀意,她的美眸立即一亮,这头雌虎并没有打算杀他们。

至少,并没有打算现在就杀他们。

于是她赶紧上前,不卑不亢道:“前辈,你误会了,其实我们根本没有对你后代的觊觎,之前那群人的动作,只是之前那群人的想法,我们跟他们早就已经分道扬镳了,根本没有一点的交际。”

她的言辞不卑不亢,没有一点的畏惧之意。

雌性幻剑虎巨大的金色眸子微微眯起,有些感兴趣的说道:“你不怕我直接杀你?”

说着,她的身躯逐渐靠近。

那股冰寒的剑气越来越重,当雌性幻剑虎已经靠近到秦宁伸手就能摸到的距离的时候,原本的青翠草地,都已经开始结了寒冰。

当然,如果雌性幻剑虎有意收缩的话,那么并没有如此效果,然而此时对方明显是想要试探一下秦宁。

刺骨的寒意以及凌厉的剑意汇聚在一起,就是天地间最为残酷的杀伐之力。

秦宁的身躯都被仿佛要被冻结,丹田内的那一点微薄的真气被调动,开始流向四肢。

可惜实在太少,不太够看,只能勉强保证不会坏死而已,但是却阻挡不了痛苦的寒冰。

秦宁知道,只要对方再进一步,哪怕没有一点的想法,她都会被冻结的死去。

她修长的手指不由得在袖子内捏紧,两根白皙如玉的修长手指上,夹着数张火爆的符文。

狂暴的火之气传来,秦宁感觉才勉强好受一下。

“你,不怕吗。”雌性幻剑虎威压着。

那股意境,寒冷,逼近死亡!

“我们,问心无愧,为何要怕?”秦宁知道,如果自己的态度太低,对方会直接悍然出手,没有任何原因。

但是如果自己表现的稍微强硬一点,或许结果就是不同。身为秦宁仙帝的她,见识极为广袤,对于这点的把握,还算比较强大。

太过强硬会引起对方的怒火,太低的态度也会引起对方的轻视。

故此不卑不亢,是为最好。

“哦?问心无愧,那么,你要不要试试?我可能会直接斩杀于你。”雌性幻剑虎语气森寒的说道,没有一点的怜悯。

金色的眸子中泛着淡淡的杀机,那股弑杀之意,就连风初雪也感觉的到。

云岩更是立马就察觉到了,他心中顿时涌现出无尽的后悔。

当时已经组织他们的,哪怕只是拦截一下也好。

不然就没有这种事了,谁知道那群人居然如此不收信用,当时如今走出百里之外

是很有机会的。

此时,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意外得到的那份黑市地图,已经泛起了无尽的光芒,似乎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云岩没有心情管这些,他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着,想了一想,最终还是咬咬牙,跪倒在雌性幻剑虎的面前。

“前辈息怒,晚辈知错!”云岩态度恭敬,头都已经磕到了地上。

之前身为苍勒学院的学子骄傲一点不剩下,那股傲然的公子哥气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他只是一个在死亡面前低头的可怜人。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所想,晚辈之前本欲组织,可惜实在敌不过他们人多势众,晚辈也是想要提醒前辈的啊,无奈被威胁了。”

他语气哭腔,几乎要哭出来。

忽然,他抬起了头,用着手指指向了秦宁和风初雪,激动的说道:“是她们,是她们两个女人,对您的幼崽产生了觊觎之心,我也是无奈而为之啊……”

闻言,即便是一向脾气还算好的秦宁也不由得满腔怒火。

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把锅全部甩给别人?

秦宁知道,他们有错,错在没有组织那群猎人,可是,自己和他明明是持着同样的想法,此时却被他诬陷有想法?

秦宁无法忍受,而风初雪也是伤心的捂着双眼,一双美眸满满的不敢相信。

“云岩……你……”

直到现在,她心里的那个云大哥淡然无存,只有一个小人一样的云岩。

她的泪水无法抵挡,不止的流出,不过更多的是绝望。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男主在水里要了女主的小说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上一篇: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