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2021-10-21 16:32

第二天一早,秦宁一行人就复又踏上了旅途。

秦宁的目标表面上是为了拾荒,所以去哪都没关系。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强横的妖兽,顶多几只熊虎视眈眈,不过也被一群人身上的气势喝退。

领头大汉酒醒了之后一直沉默者,并且没有再用那肆无忌惮的眼神看风初雪。

这让小姑娘瞬间松了一口气,不停的在秦宁身边感谢。

但是秦宁明白,事情怎么会如此简单。

她分明i清晰的看见,这领头大汉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云岩的身上。

那种眼神很阴毒,仿佛随时都会倾覆。

而云岩也意识到了这点,干脆更加的靠近了她们。

不得不说,云岩的外貌还不错的,身材也极为高大。

经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后,风初雪似乎对于他有了一些好感。

而云岩也用温和的语气和她交谈,久而久之,风初雪对他也渐渐依赖起来。

而阿丑,则是被秦宁要了一个袋子,装在了自己的袋子里面。

她将之背在身后,在没有达到筑基期之前她的仙灵之府还未开放,只能委屈阿丑先挤在这个小地方了。

而阿丑则是有点抱怨,都被秦宁用眼神瞪了回去。

阿丑这才委屈的躲进了那个狭小的袋子之中,没有办法,此时已彼时。

她曾经身为九天之上,无比霸道的赤翎金凰,什么时候躲进过这么小的地方。

众人也没太在意,风初雪则是被云岩不断的接近着。

尤其是某一天风初雪红着眼圈告诉了他自己家里面发生的事情之后,云岩更是义愤填膺的大包大揽,表示愿意请学院的长老出手救治。

只不过,他越是如此,秦宁是越是感到不安。不过前者随着时间的流逝,居然渐渐变得温和起来。

但敏锐的秦宁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偷偷的瞄向秦宁。

那股灵气的波动令他耿耿于怀,他明白,秦宁身上绝对有他无法割舍的东西。

“吼!”前方传来低沉的兽吼,应该是两只妖兽正在交战。

“别过去。”云岩不爽的说了一句,他的地图显示自己的目的地就是前方,他却无法更进一步。

而此时,秦宁却露出了震惊了神色。

原因无他,自己仙灵戒中一直沉寂着的那颗石珠却罕见的颤动了起来。

云烟也察觉到,自己那份地图正在不断的朝自己发出信号,仿佛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

“进去吧。”领头大汉第一个说道,他能感觉前面有妖兽,不过并没有秦宁和云岩的感觉。

他是单纯的不爽而已,想要赶紧达到目的地回去。

见对方如此爽快,云岩的脸色不由得舒展了几分。

他看向秦宁和风初雪,尽量温和的说道:“前方可能有妖兽,但是不用怕,我们都在,没什么的。”

风初雪依然害怕着,前面的兽吼惊天动地,她一点都不想过去。

但是单独留在这里更危险,哪怕来一只妖兽的幼兽,都足以将她撕裂。

“走吧,放心,有我护着你呢。”秦宁安慰她道,此时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单留下来或许觉得更惨。

几个人浴室继续前进,领头大汉其实也算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猎人,他招了招手,和手下弓着腰慢慢的靠近。

而前面的兽吼却渐渐平息。

“打完了?”领头大汉一愣,说道。

他之所以敢于靠近,就是察觉到两只妖兽在互相进攻时,绝对不会管其他的。

哪怕是两只顶尖妖兽,也不会抛下自己的对手不管的。

到时候他们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即可,可是现在他开始有点拿不准了。

“小声点。”云岩没有低着头,他本来就是风的元素师,每一步都可以做到悄无声息。

他们最终还是来到了两只妖兽的战斗之地,然而靠近了才发现。

这两只妖兽……根本就没有打起来。

是两只实力在幻兽的幻剑虎,体态强大我相当于人类六阶战士或者元素师,并且战斗力足以和七阶一分高下。

不过,这样强大的两只妖兽并没有打起来。

两只幻剑虎,一雄一雌。

正在交配……

那低沉的吼着,不过是正常的……罢了。

看到这一幕,风初雪和秦宁都不由得脸色一红。

“唔……”风初雪直接捂住了双眼,看也不敢看一眼。

几个大汉如今反而气定神闲起来,因为妖兽在进行交配的时候,只要不去惊动,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事情。

“那好,慢慢的绕过去的。”云岩松了一口气,两头幻兽,如若开战,他还真没办法奈何的了。

“嗯。早点赶路。”秦宁点了点头,幻剑虎作为幻兽,这种事情的感染力太强,很容影响周围妖兽的心智。

幻兽之所以被称为幻兽,是因为这个层次的妖兽已经具备了灵智,并且可以利用自己的想法,很多幻兽都是拥有者特殊的能力。

比如换幻剑虎,体内就蕴藏着多道铿锵凌厉的剑气,足以撕裂一切,这也是导致幻剑几乎成为了幻兽中的霸主。

即便是现在,在周围也是若有若无的荡漾着剑意。

铿锵且凌厉无比的剑气无时无刻的不萦绕在附近,因为幻剑虎是受天地剑道承认的一个种类。

“赶紧走吧。”见众人还愣着不动,风初雪难得的出声催促道。

她没有任何的修为,难以抵抗这里的剑意。

这里的剑意都带着森寒的意境,将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个档次。

“吼!”雄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吼着,然后继续换了一个姿势……

众人找准机会,连忙遁行。

“等等,那是什么?”就在这时,猎人团中一个中年猎人忽然眼睛一亮,仿佛发现了什么。

“什么?”领头大汉立即回应道,这个猎人是他的侄子,一向很机灵,并且很少说话,一旦他说话,就代表必然有所发现。

别人的话他可能不在意,但是这个侄子的话他必须听。因为对方绝对不可能随便拿个理由诓骗自己。

“我发现了……等等,那是他们的巢穴吗。”领头大汉的侄子瞪大着双眼,一脸的渴望。

跟随者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在两头幻剑虎的“战斗”之地外,居然还有一处秘密的巢穴。

这个巢穴在一个山洞里面,但是往外延伸的杂草还是出卖了这里面。

高高的杂草,上面还带着一些细小的杂毛。

那毛上带着一些恐怖的剑气,不过,还算比较弱小,如果和之前的那两头比起来的话。
最关键的是,里面同样有一道剑气在激荡着,只是非常的虚弱,差不多只有三阶左右的层次。

“不是年迈的,就是年少的!”领头大汉看了一眼洞穴,口中喃喃了一下。的确,幻剑虎在成年时期,剑气都是非常深厚的,只有是幼兽时期或者暮年才会如此衰弱。

关键是,不管是老虎还是幼虎,都足以卖上一个老价钱。

老虎虚弱,斩杀之后,可以带走他身上值钱的部分。

而幼虎……则价值连城!

要知道,叶家就是因为有一头五阶狂狮的存在,就成为了整个青峰城唯一的霸主,虽说青峰城不足以和苍勒城比肩,但是叶家的实力即便是放在苍勒城,也是前几的存在。

这头幻剑幼虎,成长之后便是更为高阶的灵兽,拿来当家族之宝的话……真的一统苍勒城不是什么梦……

而且幻剑虎极为的忠诚,如果得到信任,真的可以指示其做任何的事情……

“如果是头老虎,我们就一起上,将其斩杀,带走其虎心……”领头大汉没有意识到这点,但是双眼还是放着惊人的光芒,如同两把贪婪的利剑,直直的投射向远方。

“不可能是老虎,幻剑虎一般只会有雄虎和雌虎的存在,”他的侄子则是持着不同的意见,并且用着极为坚定的语气说道:“并且连雄虎都无法长久在里面待着!因为雌虎极为霸道,如果在里面的话……只能是一头幼虎!并且还未成长到幼兽的后期!因为到了幼兽后期,母虎就会让其出去历练!”

“你是说?一头……还未定性的幼年幻剑虎?”其余的手下纷纷擦亮了眼睛,都是带着极为贪婪的神色。

就连云岩,此刻也如同雷击倒了一般。

整个人发愣的站在那里……

“一头……幼年的幻剑虎……天呐,我不敢想象……”

“可是。”云岩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还在“战斗”着的两头大兽,忽然叹息了一声。

“我劝你们别轻举妄动。”他带着淡淡的语气说道,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在意。

“两头幻兽,还是幻剑虎,一旦过来,顷刻间就足以将你们撕裂!”

“那又如何?那两头老虎还在进行那个,还没有多余的时间。如果我们能够抓住机会呢?说不定……那可是一头幻剑虎啊!”领头大汉的侄子带着不屑的目光瞥了他一眼,心说小白脸就是小白脸,一旦胆色都没有。

“还是不要停留吧,那股剑气,太恐怖了……”风初雪嘤咛着捏着自己的衣角,带着极其害怕的语气说道。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小娘么,滚一边去。”领头大汉见风初雪开口,顿时发火,直接吼道。

“你再说一般试试。”秦宁此时挡在了风初雪的面前,用着无比锋利的目光直视着领头大汉,领头大汉瞬间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一脚,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哼。”领头大汉不敢再造次,于是冷淡的哼了一声。

“你们真的想死。”云岩脸色难看的哼了一声,这群猎人团未免太过不怕死,幻剑虎就连七阶的元素师和战士都不能造次,他们怎么可能惹得起对方。

而且一惹还是两头,最关键还有一头雌虎。

在幻剑虎中,以雌性为尊,雌虎的剑气更加狠厉,并且温度更加的低。

一旦被沾染到,就不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就算你凭借着速度逃脱了,也没有办法甩掉身上的那股剑气。

那股剑气会一直粘附在你身上,如同跗骨之蛆。

“哼,这样吧,你们几个先走,我们兄弟几个过去摸,你们走出十公里我们再动手,这样即便出了事情,也干扰不到你们如何?”领头大汉见云岩和秦宁一点都不想参与,直接冷哼一声说道。

“不过,你们可不要想拿好处,这次的收获,全归我们兄弟。”

“我就怕你有命拿,没命花。”云岩也淡淡的说道,直到现在他已经发现,地图上所指示的灵气就在附近,他根本不用再带着这群废物了。

也好,如果这群废物也发现了那样宝物的话……到时候还要麻烦他动手斩杀。

于是他扭过头来,看着秦宁和风初雪说道:“你们两个呢?什么态度?”

秦宁闻言,干脆的摇了摇头,“我不参与。”

风初雪连忙跟着说道:“我也是。”

“好,那我们先走,你们继续。”云岩爽快的说道。

一群人最终分好工,猎人团到了现在已经跟随云岩走了一段时间,所以需要拿一些报酬的。

而云岩根本不差钱,直接丢了一袋金币过去。

“我们走远了再动手。”云岩淡淡的说道,其实他内心极为的激动,地图已经开始颤动了起来。

只要等下甩掉这两个女的,自己就可以径直拿到那份传承了!

“走吧。”秦宁上前拉了啊风初雪的手,三个人继续往前走。

领头大汉看了一眼他们的背影,狠狠的碎了一口。

“兄弟们,富贵的时候到了!”他对着自己的手下振奋着说道。

他的几个手下顿时发出了齐声的呐喊。

……

而秦宁这边,正拉着风初雪继续往前走。

风初雪其实本来已经可以走了,可是因为她实在害怕,所以决定跟随者大部队。

“不用担心,我会带你们走出去。”云岩安慰她说道,他带着复杂的神情看了秦宁一眼。

他现在已经明白,对方的目的绝对不可能是来拾荒的。

搞不好,她一身废物的气息,也是故意显露出来的,或许她身上别有修为!

不过,现在他们=仍然需要抱团走,因为不知道前面有没有恐怖的妖兽出现。

“我去一个地方,就看一眼,之前就回去,放心,我会带你们一起回去的。”云岩继续安慰道。

可惜的是,他们走了还没有五分钟,身后就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

“吼!”

虎啸山林!其威慑力可见一斑,整个山脉都在这一瞬间仿佛摇动起来。

“怎么回事,不是说等我们走了一段时间再动手吗。”云岩脸色立即难看起来,仅有几分钟而已,身后的虎啸就已经传来。

说明那群人根本不守信誉!差不多等他们消失在视野里面之后,就动手了!

“快走!”云岩焦急的说道,心里不断的咒骂着那个领头大汉。

绝对是这个贪婪的家伙,如果不是他,自己在眼前说不定就可以找到地图上锁指示的那个地方了。

秦宁脸色也变得焦急起来,她连忙拉起风初雪,奔跑起来。

“吼!”

身后的虎啸越来越大声,还伴随着一些惨叫声。

不用想,就猎人团那些人的实力,在幻剑虎面前,完全不够看。

“他们应该能够拖一会。”云岩只能这样安慰自己道。

可惜的是,很快,那些惨叫声就渐渐平息了下来。虎啸也渐渐平息了下来,应该是干掉对手,开始变得平静了。

“还好。”云岩惊尤为定,嘴上虽然这么说,还是不断的往后看。

秦宁也不断的回头,她练气中期还没有神识,只能靠着感知不断的感受着。

那股剑气是之前无比的狂暴,仿佛要撕裂一切,现在却安静下来。

“结束了吗?”秦宁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只猎人小队实在太过贪婪。

“前……前面……”

风初雪面无血色,忽然颤抖着说道。

秦宁和云岩同时看向前方,只见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他们。

见到正面的幻剑虎,着实令人感到惊叹。

巨大的身躯,并且富有肌肉的美感。

那狰狞的虎头,却有仙灵一般的剑气萦绕。

只是在其出现的时候,因为剑气太过森寒,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个层次。

“这是……雌虎……”云岩绝望的说道。

如果来的是一头雄虎,他还可以勉强抗衡一下,但是眼前的是一头雌虎……

雌虎的攻击力太强,并且攻击性也很强……

实在是……无法抗衡!

云岩在心里简直恨死那个该死的猎人头子了,他也没有办法了。只是也顾不上什么温和的语气了,直接一咬牙,冷淡的说了一句。

“抱歉。我先走一步。”

随后便利用天地间的风元素,整个人如同飞行一般,居然飞快奔走起来,一瞬间就消失在了两人的眼前。

风元素师速度很快,并且达到五阶就可以飞行,这是雷打不动的铁律。

秦宁一咬牙,望着对方远去背影,并没有多少感觉。

她早知道对方是这样的人,只有风初雪还对着他有些期望。

此时见对方抛弃了自己,风初雪眼圈立马红了。

“云大哥,怎么能这样。”风初雪跺了跺脚,但不敢太用力。因为那头幻剑虎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

“哼,男同伴走了吗,人类的世界真是可笑,女性居然还要依赖者男性,不像我们幻剑虎族,只需要靠着自己的实力就可以了。”这头雌性幻剑虎居然口吐人言,不过也是,身为幻兽阶层,怎么可能不会说话。

秦宁想了一想,自己又没有对它的后代起什么歪心思,完全不用担心。

于是她咬了咬牙,迟疑了一下说道。

“前辈……其实,我们跟之前的那只猎人团不是一会的……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联系!”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上一篇:女人梦见山体垮塌好吗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