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40岁的女保险员

2021-10-21 15:36

起了疹子的季大才子季崇欢捂着脖子有气无力的看着前来放饭的狱卒。

青菜豆腐还有一碗骨头比肉还多的真骨头汤。

清汤寡水的季崇欢看了就想吐,待看到那一大碗骨头汤摆在自己面前时憋了多日的怒气终于炸了。

“你们是不是收了那些武将的好处?”季崇欢捂着脖子,一双眼睛双目圆瞪,愤怒的看向过来分饭的狱卒,“故意磋磨于我!”

磋磨?正在分饭的狱卒愣了一愣,看向这两菜一汤有些不解:“季二公子何出此言?”

“你成日给我吃的什么破烂货?”见狱卒一脸怔神的样子,季崇欢以为自己戳中了狱卒的心思,心中一喜,底气越发的足了,想也不想便伸脚踢翻了狱卒手里的饭菜。

他这般胡乱一脚下去,不设防的狱卒顿时被饭菜溅了一身,虽说饭菜从做好到拿到京兆府大牢走了一路,已经不烫了,被汤水溅了一身倒也没有伤到,只是这般莫名其妙的被油水饭菜的溅了一身,任谁的脾气都不会好的起来。

“季二公子什么意思?”狱卒站在原地,脸色难看的看向季崇欢。

季崇欢却觉得自己愈发占理,指着那打翻在地的汤水饭菜,质问了起来:“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东西,狗吃的都比这好,你们分明就是收了钱财磋磨……”

话未说完便被一道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

“哦,季二公子是当真这般以为的?”

晁不错带着几个同僚走了过来,脸色难看。

季崇欢看着走过来的晁不错愣了一愣,眼角的余光瞥向跟着晁不错一同过来的几个人。

有些眼熟,想来是以前进出过安国公府的。他素日里对这些官员并不感兴趣,是以也未在意。毕竟这些人又不能同他一起谈诗作词,关注这个做什么?

不过即便不曾关注过,可晁不错身旁那位他是认识的,不是别人,正是家里的熟客,长安赫赫有名的大理寺卿纪大人。

来人都是相熟的,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祖父的面子上想来也会站在他这边的,毕竟他眼下全然在理。季崇欢这般想着,挺了挺腰背大声道:“不错,这难道不是事实?这样的菜式……”

“这样的菜式怎么了?”晁不错冷下脸来,若不是看在安国公二老和季世子的面子上,他怕是要忍不住当场翻脸了。

“我倒是不知道这里的菜式如何磋磨季二公子了。”晁不错背着双手上前两步,对被翻了一身汤水饭菜的狱卒道,“你先下去收拾收拾,本官亲自来同身份尊贵的季二公子说说道理。”

狱卒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晁不错没有继续上前,只是隔着一地的狼藉看向季崇欢,神情微妙:“季二公子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着他坐着,那晁不错站着的关系,季崇欢只觉得以往瞧着和气的晁不错

,此时的气势莫名的有些压人,让他……让他怪害怕的。

这种害怕也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就是莫名的叫人有些慌张。

“这里……这里是京兆府大牢,”季崇欢吞了口唾沫,本能的开口回道。

“原来季二公子也知道这里是京兆府的大牢啊!”晁不错声音温和,说到这里,忽地一顿,下一刻声音陡转,“你当我这里是日日酒席饭菜的客栈不成?”

“季二公子要做富贵闲人是你的事,你要挑三拣四也是你的事,同晁某无关。你若是好好做你的富贵闲人不犯事,至于被关到这个地方来?”晁不错冷笑了起来,“你要挑三拣四,日日酒席饭菜大可去客栈,在京兆府的大牢里便也只能吃这些!”

在一脸冷笑的晁不错面前,季崇欢缩了缩脖子,莫名的有些害怕和懊恼。

早知便不说了,青菜豆腐骨头汤什么的忍几日好了,这晁大人发起火来的样子真是怪吓人的。

“不对,我还是说错了,”晁不错看着打翻在地满满肉骨头的骨头汤,顿了顿再次开口道,“这些狱卒确实不懂事,既关入了京兆府的大牢便只有一个姓季的嫌犯没有什么安国公府的公子了。人人份例理应相同,季二公子这一碗抵得上旁人三份了,是应当一视同仁。”

这话说的季崇欢脸色一白:这意思是就这几块没多少肉的骨头还是多给他了?

一想到接下来即将被分到的饭食,季崇欢到底还是忍不住出声抱怨了起来:“怎么……怎么可以就给这些东西?你们这是虐待嫌犯……”

“这叫虐待?”晁不错居高临下的瞥了眼那被打翻的两菜一汤,冷哼,“季二公子生在高门大户,不知人间疾苦。寻常百姓人家两菜一汤哪里差了?老安国公上战场时两日只食一块干饼的日子也过得,到了季二公子这里,享了祖辈挣下的荣光,却忘了祖上为挣荣光吃过的苦头了?”

“不是晁某自负,我京兆府大牢的伙食在整个大周的大牢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季二公子既然要求公平,晁某便给你公平。”晁不错说着对收拾完了自己,去而复返的狱卒道,“这里没有什么季二公子,只有嫌犯季崇欢,今后需记得一视同仁,明白了么?”

狱卒垂眸点头应了一声“是”。

叮嘱完狱卒之后,晁不错再次看向季崇欢:“季二公子若是不想要这样的公平,本官听你说狗吃的都比这好?”

说到这里,晁不错转身,背对季崇欢偏了偏头:“季二公子若是不想要公平,晁某便如你所愿,同狗食换一换也成!”

季崇欢白着脸缩着脖子不吭声了。

这等纨绔子弟就是欠收拾!看着乖觉了的季崇欢,晁不错转身离去。

……

……

看着那鸡蛋、苹果、橘子、板栗、白菜一锅炖得菜,杨仙芝胃里一阵反胃。

她素日里虽然也矫情,可在宝陵大牢里关了那么多天,又得亏季崇言寻来的嬷嬷教导,这矫情暂时也被压的差不多了。

可即便如此,看到这样一锅炖的饭菜还是忍不住反胃。

这样的菜当真没几个人吃的下的。

一晃,她已经在宝陵县衙大牢里呆了月余了,听说季世子回了一趟京此时还没回来。

日子越发过不下去,便越发的不甘心,若是不叫季世子栽在她身上,怎么对得起她这月余所受的苦?

自动无视对门姜家那只癞蛤蟆流着口水的痴望,拿着手里分到的饭食,杨仙芝看向在牢门外守着嚼着野草看话本子的追风。

看话本子这个嗜好还是近些时日追风才养成的习惯:毕竟在大牢这里守着还挺无聊的。

近些时日,那杨小姐老是盯着他看,叫人怪害怕的,总叫他觉得自己被觊觎了。

正这般想着,那关在大牢里的杨仙芝开口唤他了:“追风小哥,世子什么时候回来?”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怎么解决的?

一件闹不完的事怎么可能解决的了?纪峰脑中思绪万千:这可是打心底里的看不顺眼导致的,随便哪一点小事都有可能转变成大事,怎么可能解决得了?

季崇言倒是也没有瞒着纪峰,开口解释了起来:“城外芙蕖山庄是我季家的产业,山清水秀,景致宜人,很适合修养和居住。”

这个纪峰自然是知晓的,是以当即点了点头。

“我同祖父说因着那个外室小丽的事,二婶和二叔关系不睦,该好好培养一番感情,莫要让人打扰。城外芙蕖山庄就是个好地方。”季崇言说道,“是以,那日当晚我便将他二人送到了芙蕖山庄,二叔二婶也同意了的。”

纪峰:“……”

想也知道这同意想来是不甘不愿的同意的。

不等纪峰开口,季崇言便再次开口了:“之后便是寻人去杨家亲口对杨大夫人魏氏同杨大小姐传达了二婶二叔的去处,让他们有事直去芙蕖山庄找人就是了。”

“随后,我还吩咐了家里的管事、护卫和暗卫,二婶二叔这几个月去庄子上散心了,没我的命令莫让他们进府。”

“季崇欢在京兆府尹大牢,芙蕖山庄在城外,总之,不管杨家要找哪个都不会再叫他们扰到祖父了。”季崇言说道。

纪峰:“……”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高深莫测的办法,原来却是干脆利索的解决了闹出麻烦的人。

如此……呃,虽说不够仗义,却当真是暂且解决了这个麻烦。

眼不见为净嘛!

“好……好办法!”纪峰抽了抽嘴角,说道。

季崇言“嗯”了一声,合上了手头大匠坊的进出记录,道:“这记录里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纪峰闻言,收回了放到季家家长里短上的心思,回道:“我先时就同你说了,调换彩炮的人手段很是厉害,我怎么寻都寻不出问题来。”

他也奇怪,那些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季崇言拍了拍手里合上的大匠坊进出记录,顿了顿,问纪峰:“这些库房记录记录了多久?”

库房记录吗?纪峰看了眼季崇言手里的记录,道:“知晓我们要细查,大匠坊库房已经调出了所有近三年可查的记录了,所以应当不是这方面的问题,要不就是库房记录的几个小吏有问题……”

“也不定是记录小吏有问题,”季崇言看着手里的库房记录,道,“纪大人,你有没有想过那批有问题的彩炮或许三年前便混入库房了呢?”

“可那一批彩炮明明是时新的,”纪峰听罢想也不想便摇了摇头,道,“才出现的。”

“模样是时新的,可内里……”季崇言说到这里,顿了顿,提醒纪峰,“否则哥舒老将军也不会一眼便察觉出不对劲了。”

模样改了,内里却是二十年前的六角箭弩。

“这批所谓的彩炮外观同寻常的烟花诧异不大,”季崇言说着拎起手里的彩炮,从外表看同寻常的烟花外筒别无二致,“只需一两个工匠混入其中,将一早混入其中的六角箭弩外观稍加修改便能混入彩炮之中,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也不需要如何手段精巧的工匠。”

纪峰听的脸色一肃。

“库房日常进出工匠太多,从这一点上难以查证,我建议还是从二十年前那些山西窑矿的六角箭弩查起。”

关于这一点,纪峰已经派人去往山西窑矿查证了。

“据哥舒老将军所言,这一批六角箭弩是被投入军中使用的,彼时前朝军队数目编整虽说不少,可能第一手接触到这一批新制箭弩的应当是前朝大靖精兵。如此的话,这样的军队应当屈指可数。”

“哥舒老将军这样的军队有,那个‘跑跑将军’,葬送了前朝百万精兵的‘战神’杨颇军中也有。哦,还有如今的抚顺侯,前朝的梁大将军军中定然也有,我再想想还有哪个……”

“赵家军。”季崇言开口,提醒纪峰,看着纪峰脸色一僵,他提醒纪峰,“纪大人总说莫要因为关系亲近而有所疏漏,有些案子里,恰恰就是关系最亲近的那个人犯下的案子。”

“以赵家军的地位,一定能拿到新制的箭弩。”季崇言说道。

纪峰顿了片刻,僵硬的脸色稍缓,摇头道:“自然,陛下所率兵马一定能拿到那批箭弩。不过陛下定然不会用这些东西来害自己,所以可以排除了。”

季崇言听纪峰说到这里,目光闪了闪,却没有出声。

他相信陛下不会拿这些东西来害自己,可赵家军其实不止陛下这一支。

不过这话,他没有开口戳破。

只是顿了片刻之后,才道:“山西窑矿是魏家人挖煤的那个矿吧,他们挖的怎么样了?”

这话似只是随口一问,纪峰听罢却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道:把魏家人弄去挖煤矿的还不是你?

“当然是越挖欠的债越多,水土不服什么的,费了好大一笔药钱。”纪峰说道,“魏家人锦衣玉食惯了,自去了山西窑矿日日争吵,成天嚷嚷着日子活不下去了,要回京来着。”

季崇言:“……”

顿了片刻,他对纪峰道:“如此,待得我那二堂弟和杨大小姐成亲时,纪大人记得提醒我给魏家人送些份子礼去,总是亲眷,杨家忘了魏家,我季家却是不能的。”

这话一出,纪峰便忍不住看向季崇言,道:“杨大小姐都同季二夫人争成这样了,这亲事……”

“这亲事当然要继续下去的。”季崇言冷声道,“婚姻岂是儿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姓之好,岂是季崇欢想结就结,想不结就不结的?”

纪峰:“……”

季家这小子从来不胡说八道,他既然这么说,这桩亲事想来是改不了了。

可还未成亲杨大小姐同季二夫人都已经动了手,这若是成亲了……他都已经能想象的到长安第一才子季大才子成亲之后鸡飞狗跳的情形了。

也不知道这位季大才子夹在其中有没有本事周旋了。

一边是地下煤矿挖煤,一边是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啊 完整版/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上一篇:京城被雷劈死的国师李
返回顶部小火箭